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112章 意外

时间:2018-07-10作者:辛老五

    ,精彩小说免费!

    咚、咚咚……

    “呦,今天不砸门了呀,敲的这么轻……”

    霍妈说着开了门,可见外面站着的除了小胖子张念怀之外、还有周家的丫头,一时间不由得怔住了。

    “阿姨好……”

    周亚敏强忍着落荒而逃的念头、打着招呼直接进了屋,狭长的客厅里有旧沙发、有衣帽架、有餐桌、有电视柜,南边是厨房、北边是阳台,一台半新不旧的电视机用蒙布盖着,虽然这个家里没有冰箱、没有微波炉、没有组合音响,但看起来却远比自己的家里要清爽和整齐,见霍爸从里屋探出张疑惑脸、赶忙又喊了声‘叔叔好’。

    霍爸有些感慨。“还真的是亚敏啊,你可好长时间都没过来串门了……”

    “学习紧,没时间串门了呀……”

    周亚敏心虚的回应着,幸好霍爸似乎也只是随口一说,而霍妈用眼神询问张念怀、换来的却是茫然,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这才像是想起来了一样赶紧冲着儿子那屋嚷嚷。“小海!周亚敏跟张念怀一起过来了,你可别光着个脊梁就……”

    趿拉着拖鞋、穿着条短裤从屋里走了出来,霍海听见了老妈的这话、但也不可能再退回去屋里去了,给了老妈一个抱歉的表情、目光越过了红着脸的周亚敏,他见站在后面的张念怀是一副苦瓜脸,大致能猜到原因也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同样是剜了一眼张念怀、瞪了一眼霍海,周亚敏这才走过去张望他的屋子,见书桌上有试卷、有讲义、有文具盒、有台灯、有水杯,但小房间干净且整洁、与其相信这是男生的屋子、倒不如猜里面住着的是个爱干净的女生,于是周亚敏扶着门框惊呼了起来。“不是吧?怎么这么干净呀?阿姨,您每天都帮他收拾的吗?”

    “阿姨倒是想帮他收拾呢,可这孩子说收拾了会乱弄他的书、让他找不到,他的屋我都已经是懒得进了……”

    儿子的房间如此干净且整洁、霍妈可是骄傲得很,明贬实褒、正想好好说道一下,却听见那屋里霍卫国咳嗽着、醒悟她继续待在外面就是在碍事儿的,心里莫名的酸楚了一下但打着哈哈回了屋,本想留条门缝、但在霍爸的目光注视下最终也只好不情不愿的把门给关上了。

    张念怀只要是周末就会过来,知道霍海的那屋有多大、自然也就不会往里面挤,见霍妈走了可就一脸委屈的说,那份资料是被周亚敏给抢走的,真不是他主动给的。

    习惯性的伸手想要扯着霍海进屋里去说,但周亚敏一伸手就发现对方光着个脊梁、实在是不好下手,扬起了那份资料、压低了声音道。“霍海,这玩意儿是从哪儿搞来的?老实交代!”

    “我自己总结出来的。”

    周亚敏火大了。

    昨天她从小胖子手里抢来的这份资料、看了之后觉得特别有用,晚上去找了司蕨薇才确认,语文的古文、诗词背诵没什么出奇的,说是给张念怀这种成绩不好的整理出来让他恶补、倒也是情有可原的,但问题是作文的那三个题目、却很有意思,而化学的几道题则明显是压轴的大题,司蕨薇还说如果在考卷上的真出现了这种题型、那肯定要会难倒九成九的考生的!

    司蕨薇都没把握能够在考场上做出来,周亚敏自然也就起了疑心,一大早先堵了张念怀、把人给揪了过来,结果霍海竟然说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咚、咚、咚……

    又有人敲门。

    待在里屋的霍妈想要出去开门、却被霍爸给一把扯住了,她正奇怪着、霍爸却是扬声道。“小海,去开个门啊!”

    张念怀正准备让到旁边,抬起头见霍海瞪着自己、那意思是让他去开,咕哝着‘靠的近又不是我的错儿,再说这儿也不是我的家’,转身开了门却是被外面敲门的给惊着了,怔了下才道。“司蕨薇?”

    门外的司蕨薇将准备继续敲门的手落了下去,就站在原地。“张念怀?霍海在不在?”

    “在、在呢,周亚敏也过来了……”

    张念怀说着便转过身,见霍海跟火烧屁股一样回了他的屋、还把门给关上了,愣了下可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亚敏没搞明白霍海是怎么回事儿,走过去挽着司蕨薇便奇怪道。“你怎么来了?”

    “最后那道题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见你跟张念怀一起过来了、也就想着来问一问……”

    感觉到司蕨薇有些不好意思、周亚敏又狠狠剜了一眼还在没心没肺大笑的张念怀,超凶的道。“傻乐什么呢?还不去把霍海叫出来!”

    随便找了件t恤衫套上,霍海开了门边整着衣领领子边说。“来了、来了,怎么了?”

    我来了、你就光着个脊梁出来了,司蕨薇来了、你就去穿衣服,周亚敏这心里面的火儿是蹭蹭蹭的直窜上了脑门,要不是还记得这里是他的家、他爸妈都在里屋,实在是恨不得能一脚把这小子给踹飞!”

    冰雪聪慧的司蕨薇此时也隐约猜到了周亚敏为什么会发火,脸颊有些烫、但还是开口道。“霍海,那一道天平两边的稀硫酸中一边放入氧化钙、另一边放入什么才能达到平衡的计算题,到底是怎么解出来的?”

    霍海伸手,司蕨薇很自然的就将昨天抄下来的那道题给递了过去,随着他来到了餐桌旁、见他拿起了纸笔便开始演示如何解,单手撑着桌子便认真的听、认真的看。

    “题目给出的四种物质分别是镁粉、碳酸钙、碳酸镁和铜铝合金,镁粉和碳酸镁是可以跟稀硫酸发生反应、所以只要经过简单的计算、就能得出正确答案。碳酸钙不能跟稀硫酸完全发生反应、所以是最先可以被排除的,这道题的难点在于最后的这个铜铝合金,铜不能跟稀硫酸发生反应、而铝则是能发生反应的,但给出的合金重量正好是同等质量,所以除非合金是纯铜、否则就一定没办法维持天平的平衡……”

    司蕨薇见他边说边进行着验算,解题思路简洁且明了,计算的过程更是一目了然,竟然是用最简单的排除法解决了最难的筛选部分,蹙着眉回想着自己所使用的办法、最终还是觉得他的方法最简单、也最容易理解,一时间可就不由得愣住了,心想难道这份给张念怀的资料、难不成还真是他整理出来的?

    凑过去扶着司蕨薇的肩膀、周亚敏见霍海如此容易的做了出来可就惊讶道。“哇塞?还真给解出来了呀?薇薇,我记得你昨天……”

    手肘在周亚敏的肚子上轻捅了一下、司蕨薇说。“霍海,你这份资料上还有三个命题作文,《那年我十五岁》、《初中生活的苦与乐》都还好理解,但最后这个《走过……》可选择的范围就太广了,老师说今年不会出范围特别大、要求有深度的命题作文的呀?”

    “出试卷的可不会管复习的是什么,想到了什么就出什么,也许是走过什么,也许是经过什么,也许是遇见过什么什么,总之命题作文只要提前考虑过怎么去写,那么对张念怀来说就是提分的机会……”

    霍海轻描淡写的回答、让司蕨薇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他整理出来的这些命题作文、如果真的明天考试的时候遇上了,提前思索过该如何切题、那肯定是比在考场上现想要好,最起码时间方面能宽裕许多。

    而且,他的这三个命题作文,与其说是让张念怀知道该怎么写、还不如说是在开拓他的思路,尤其是这三个命题作文后面的备注、并不比语文老师的讲解差,难不成他的作文水平突飞猛进到了能够指导别人的程度了?

    司蕨薇不相信,或者说打心底里她不愿意去相信。

    一整个早上便在辩论、争吵中度过,那份资料里的细节都被挖掘了出来,周亚敏觉得收获颇丰,但在临近中午司蕨薇走了之后,还是忍不住扯着他问,为什么他会如此对待自己?

    周日的这个早上,霍海原本的安排是让张念怀复习数学的,周亚敏和司蕨薇的意外造访、却是打乱了他的计划,何况小辣椒又是挺能咋呼的,霍海的脑仁都被她吵的有些疼了,此时哪里还能明白她在说什么,自然是茫然以对。

    “凭什么我来了、你就光着个脊梁,司蕨薇来了、你就慌不迭的进屋去穿衣服?”

    “呵呵……”

    “呵呵?”周亚敏气炸了。“呵呵?霍海,你是不是想死?”

    眼前这个撸胳膊卷袖子摆出了一副拼命架势的小辣椒,却是与霍海记忆中那个被生活磨平了棱角、被叛逆的女儿消磨掉了耐心、被不忠的老公伤透了心的中年妇女逐渐重合了,严格说起来小辣椒是他四十多年的老友,即便是双方曾经被城市分隔了开来、但她此时的年轻模样却是让霍海有些伤感,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周亚敏呀周亚敏,你可一定要永远都这么的活泼、这么的率直……”

    周亚敏懵了。

    张念怀大张着嘴、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从里屋出来准备做饭的霍妈也懵了,唯有霍爸却是唇角扬了起来,觉得有必要跟老周坐下来喝个小酒、吃个饭,适当的拉近些关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