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九十七章 遗传

时间:2018-06-23作者:辛老五

    ,精彩小说免费!

    “薇薇啊,白糖放哪儿了?”

    “左起的第三个罐子……”

    随着‘刺啦’一声响,一股油烟飘进来的同时、还有着锅铲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以及母亲的失声尖叫,虽然母亲已经压着嗓子了、但那声音仍然令司蕨薇合上了眼、不自觉的叹了口气,等厨房里的动静终于小了下去、这才想起来要将窗户完全打开,等重新坐下来便瞅着桌上那本崭新的牛津字典、等着厨房里的母亲的下一个问题到来。

    “薇薇啊,有荷花的那个大盘子放在哪儿了?”

    “碗橱第二层的最里面……”

    “哦哦,找到了、找到了,干嘛放在最里面呀?都看不见的……”

    “妈!那盘子太大了、也太重了,平时都用不到的……”

    “薇薇啊,吃饭除了要填饱肚子以外,一定要尽可能的让一道菜可以色香味俱全,摆盘也是门学问,咱们家的餐具少、也就这个荷花盘子像点样儿点,等你考完试了、妈抽个时间带你去采购,英国的骨瓷餐具邗州没的卖,不过真要是想一整套全买下来,妈现在可能也买不起哦……”

    不明白母亲今天是怎么回事儿,不但晚饭前就回了家、还买了一大堆的食材,自己的钥匙丢了、自行车锁撬掉了也需要换新的,但惯来严厉的母亲却只是叮嘱她以后要小心就没了下文,然后还把自己推进了里屋、让自己安心复习,她自己破天荒的系上了围裙亲自下了厨,若不是依然会找不到油在哪儿、忘了白糖是哪个罐子装着的、非要用最漂亮的那个荷花的大盘子盛菜,司蕨薇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动筷子呀,难不成还要我给你布菜?”

    司蕨薇木讷着应了,拿起筷子夹了块鱼肉,送进嘴里尝了尝、确认是母亲的手艺,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哎呦!差点忘了红酒还在那屋里醒着呢!薇薇啊,你先等会吃,等一下、等一下……”

    司蕨薇愕然抬起头,见母亲拿来了两个高脚杯、真准备给自己倒酒了,瞪大了双眼、赶忙将那高脚杯的杯口给捂住。“妈?你干嘛呢?”

    司妈怔住了。“怎么了?”

    司蕨薇见母亲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内心有些崩溃了。“妈!我还没到能喝酒的年龄呢!”

    “哎呀,红酒的度数低、算不得是酒啊,你张叔叔说只有白酒才算是酒,啤酒是漱口水、红酒相当于是饮料……”

    又来了!

    司蕨薇黑着脸将高脚杯给放回了碗橱,回来坐下便双手交叠在胸前、瞅着母亲道。“妈,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我撑得住!”

    “哎?你这孩子……”

    “没关系的,不管出了什么大事儿,我都有承受能力的,别怕,直说吧!”

    司母怔住了,瞅着一脸戒备的女儿片刻,噗嗤一下子就乐了,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了一小口品了品、还是忍不住乐了。“行吧,那你就先说说捧着那么一大束月季花上了台的那男生叫什么,你跟他是怎么个情况?”

    司蕨薇先是一怔、跟着可就不禁的狂喜。“妈?你去大礼堂看文娱汇演了?”

    “该看的、你妈我都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你妈我也看见了!不许隐瞒、不许骗我,ok?”

    “妈!”

    司蕨薇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不过母亲真的去看了她的独舞这件事儿、令她内心喜悦压过了羞涩,只是司蕨薇一想到万志刚伸手过来的那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司蕨薇泛红的脸颊立刻就褪去了血色。

    见女儿惊讶、欣喜,然后脸色却变得煞白、眸子里也隐隐有着惧意,司母暗自叹了口气、走到了女儿的身后将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用越发轻松的口吻询问那献花的男生到底是谁?

    不知怎么的,搁在肩膀上的那只手令司蕨薇的心情迅速平静了下来,想了想才道。“那男生是十班的,叫万志刚,我跟他没什么的……”

    “那男孩子个子蛮高、也蛮帅气的嘞,我听你们的同学说他是校草?”

    “恩……”

    “他爹是银行的行长、他妈是电视台的台柱子,本人又高又帅、还是学生会的负责人、成绩在年级里也是名列前茅的,条件真的是很不错耶……”

    听见母亲又在模仿那些电视剧里的口吻,司蕨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妈!你说什么呢?”

    “不错,这个万志刚条件是蛮不错的,不过你妈我呀、还是觉得后楼的那个霍海倒是有点令人刮目相看啊,”说到这里司母转到了司蕨薇的面前,盯着她的双眼认真的道。“对了,你可千万别告诉妈,说你们三个真的是一起搞了那什么小品,妈是不会相信的。”

    “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了,脑子里突然间就一片空白了,只觉得害怕、觉得心慌,直到敏敏过来把我扶起来了,我才恢复了意识……”

    认真倾听着女儿的讲述,司母点着头、用目光鼓励着女儿说出一切,等她说不出什么了、这才握住了女儿的双手。“薇薇啊,这好像是咱们家的遗传,你妈也出现这样的症状,你外婆当年也出现过这样的症状,这似乎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应激障碍,不过你也别过于在意,这种应激障碍并不会过于影响你的生活,只要不是有男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你表白、导致你突然间成为被特别关注的焦点,那就不会有问题了……”

    司蕨薇懵了。“应激障碍?这种病是遗传的?会有怎样的症状啊?”

    “妈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反正你知道咱们家的人差不多都有这种问题就是了,等妈找到了权威的解释、再来解释给你听吧,总之你要记住一点,习惯了也就好了、自然也就不会有问题了,明白不?”

    司蕨薇微羞,困惑且茫然了,但司母似乎也不欲过多的解释,等吃完了饭、母女俩并排站在水池一个洗碗一个负责擦干的时候,司母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一样说,等中考结束了、要记得喊后楼的那个男孩子一起吃了饭,表示一下感谢。

    司蕨薇怔住了。“啊?感谢霍海?”

    “今天要不是他冲出来帮你解了围、你妈我可就要出面了,我看你的情况不是很好,担心你会喘不上气来的,甚至严重的话可能会窒息的,”司母说着将最后一个洗干净的碗递给了女儿,看了看、又看了看她,这才若有所思的道。“不对呀,你今天穿的这身衣服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你是不是买了新的内……”

    司蕨薇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不许问!”

    司母怔了下便嗔道。“我是你妈!问问怎么了?”

    “不许问啊!”

    捂着耳朵嚷嚷着跑进了属于自己的小屋,但桌上那本崭新的牛津字典、却是勾起了司蕨薇内心深处的羞耻,脸上烧的的慌、耳垂也红的有些通透,她紧紧的抿着嘴、还鼓起了脸颊,生了好一会儿的闷气,斥了句‘不要脸’又用试卷集将那本崭新的牛津字典给盖住,这才打开文具盒开始写作业、做试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