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九十一章 小公鸡打鸣

时间:2018-06-17作者:辛老五

    台前,主持人用着慷慨激昂且带着煽情的语调在报幕。

    青春的交响绽放华丽的激情,校园的纯真挥洒最美的真挚,在这灯花与微笑构成的舞台,在这温馨与永恒铸成的圣地我们欢聚在一堂,共同度过这个美好而难忘的时刻,流金岁月,三年的生活已经匆匆而逝,我们在这里学习在这里成长四季更迭,任万物瞬息万变,我们未曾改变,一段深深的情,一颗感恩的心,让我们在最美的年华里,共同谱写最动听的青春乐章……

    演出就此拉开了帷幕。

    第一个节目是常年一贯制的我的祖国大合唱,挑起了幕布一角的霍海放眼望去,是一群穿白衬衫、系红领巾、脸颊涂成了猴屁股的初一学生,即便是这个时代的音响效果并不算好、但略显稚嫩的合唱却还是在竭力表现出昂扬和雄壮,令他也有了刹那间的失神,少年时的他似乎也曾经站在这样的队列之中,恰巧开始变声的嗓子、令台下欢成了一片,自然也让音乐教师的脸黑成了锅底。

    不太记得那一次的文娱汇演自己挨了怎样的批评,但在自家老娘的眼里、却是自家小公鸡开始打鸣儿了,于是那段时间早餐里多了颗白水煮蛋、且老娘投注过来的目光也显得复杂了许多,让少年时的霍海很是受到了一段时间的惊吓,最终在惶恐和不安之中迎来了他初中生涯的第一个暑假。

    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生们、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公鸡们,即便是其中有走了调的、却也依然扯着嗓子在努力着,于是台下的笑声也就彰显着善意、充满了鼓励的意味……

    年轻的身体、苍老的灵魂,此时此刻霍海有着羡慕、有着感怀,唯独没有所谓的什么集体荣誉感,他觉得自己便彷如是个没有买票、溜进场内的观众,贪婪的注视着、认真的倾听着,直到撤换布景的动静伴随着台下如雷般的掌声响起时,他这才不由得吁了口气。

    小品,相声,舞蹈……

    节目陆续上演,或是精彩、或是滑稽、或是优美,以过来人的眼光去欣赏、倒是自有一番韵味。

    “咦?你怎么躲在这儿?你也有节目吗?”

    身后传来的询问声令霍海转过了身,见怀里抱着小提琴盒的古静漪一脸惊奇,不记得前一辈子她曾经出现在舞台上、不由得奇怪道。“你也有节目?”

    古静漪鼓起了脸颊。“怎么?不可以?”

    “你都可以、我自然也可以啊。”

    “我是真的可以!”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古静漪想思索了一下可就促狭的笑了起来。“节目单上没你的名字,难不成你是作为布景出现的?”

    这很打击人好不好?

    见他瞬间黑了脸、古静漪掩口笑了起来。“怎么?让我说对了?”

    “狗眼看人低!”

    “什么?”古静漪是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愕然惊呼了起来。

    “别以为抱着个琴盒就能代表专业!拉的好、才是真的好!”

    “下一个节目,初三一班的小提琴独奏梁祝,请用热烈的掌声欢迎……”

    头顶上的喇叭里传来了报幕员的声音,古静漪飞起一脚想要踹他、但却被霍海一个敏捷的闪身给躲开了,气的牙痒痒、但也不敢在这里耽误,丢给他一个你给我记住的怀恨眼神、挺起胸便登上了大礼堂的舞台。

    被誉为有太阳的地方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的梁祝,曲调悠扬、哀婉凄艳、动人心魄,多情自古成离殇,梦里蝶飞扬,霍海可没想到古静漪竟然会演奏这曲子,他曾经认为这首曲子是每听一遍都有新的惊喜、每听一遍都会有新的感悟,虽然她只是小提琴的独奏、没有乐队那一层层伴奏的精致和细腻,却也诠释出了这悲伤而升华的爱情故事!

    霍海觉得以她的年龄而言绝对是下过苦功的,但令台下的学生们在渡过了屏气敛息的震惊之后、却是就此展开了讨论。

    “这女生是谁呀?拉的这么好?”

    “好像是个插班生,一班的那个钢牙妹……”

    “一班的,好像白子念还为了她出过头、扇了七班那个刘海大耳光呢……”

    “丑死了!白子念怎么忍心看上她啊,简直是毁三观啊……”

    霍海感觉到了那琴声似乎因为台下的议论而出现了瑕疵和疏漏,忍着笑将凑过来的张念怀拽了过来,将搁在脚边上的那一捧鲜花塞进了他的怀里之后可就不等小胖子反应过来、猛地一把将他给推了上去。

    “霍海,你……”

    张念怀惊呼着,跌跌撞撞的靠近了古静漪这才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台下的学生们目睹了这一幕、可就瞬间全场哗然了。

    古静漪被吓了一跳,本已经到了尾声的琴声、自然也就戛然而止,转过脸见张念怀捧着鲜花竟然距自己只有半步之遥,愣了下目光越过了他、可就瞅见了那个躲在帷幕后面、冲着自己比划了一个型手势的始作俑者,之前台下的议论就气的她想要杀人了,明白到自己表演不可能完美的谢幕了,小心的先将小提琴放回了琴盒、等直起身来可就劈手夺过了那束鲜花,先是一脚踹在了张念怀的小腿上、令他痛呼弯下了腰,然后可就猛的将那一束鲜花砸在了张念怀的脑袋上!

    前一刻还是优雅且娴静的小提琴手,下一刻却是暴怒的恐龙,报幕员惊的手里的话筒掉落在舞台上,那刺耳的锐声响彻全场、令台下的学生们一个个慌不迭的捂起了耳朵。

    “真的不是我的错啊,是霍海把我推上来的……”

    张念怀惨叫着一瘸一拐的抱头鼠窜,而跟在后面追进了后台的古静漪见霍海已经不见了踪影,颓然将手里的残花砸进了张念怀的怀里、便蹲在了地上用双手捂住了脸。

    张念怀一叠声的道着歉,等发现古静漪是在啜泣、也就不由得慌了神。“对不起啊,真的不是我想要给你捣乱的,是霍海把我推上去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狠狠将眼泪擦掉,古静漪仰起脸怒道。“死胖子!是不是所有的男生都是看脸的?”

    “不一定啊,霍海说小男生才看脸、长大了就会去看腿了……”

    古静漪懵了,在张念怀充满了歉意的目光注视之下、伸手捡起地上那已经破败不堪的花束,站起来便在张念怀一叠声的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的惶恐呼喊之下,将手里的花束再一次的劈头盖脸的抽了过去。

    “看腿?看腿?我让你看、我让你看、我让你一次看个够……”

    也不知道是后台音响控制室里的人有意还是无意,别在古静漪衣领的麦克风竟是在此时被打开了,古静漪的咆哮、张念怀的惨叫通过大礼堂的大喇叭响彻了全场,让台下尖叫声、口哨声、起哄的声响也随之而反馈回后台,手里攥着只剩下光秃秃花杆儿的古静漪突然意识到,她原本所指望的毕业前的完美独奏、这下子算是彻底泡了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