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八十四章 天下父母心

时间:2018-06-11作者:辛老五

    瞅着儿子的膝盖、霍妈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若不是刘芸解释的足够快、霍爸拆纱布的动作也足够利落,霍海甚至觉得老娘若是肯再用点力气的话,让刘芸直接把自己送往医院进行抢救,也许他还能有一线的生机……

    看清楚儿子膝盖的伤口、霍爸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儿子在忍痛硬撑,一把攥住了老婆的手腕。小说网..“行了行了,再拍下去、儿子要给你打出内伤了……”

    霍爸不拦还好、这么一拦反倒是令霍妈越发的恼了,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儿子肩膀上。“叫你不学好、叫你不学好!都多大了、还这么的不让人省心?跟你说过的惹不起那就躲远点啊,干嘛要去招惹那种人啊,你哪里惹得起啊……”

    一想到尿了裤子的社会大哥刘滨、他满嘴是血的弟弟刘海,刘芸就觉得整件事儿简直滑稽的像是预先排练过的一样,虽然‘阴谋论’未必适合、但在她的潜意识里总是觉得整个事件巧合的有些令人不安。

    当然了,目前的气氛之下肯定是不适宜提及的,更何况霍海还隐瞒了是自己给他包扎的这糗事儿,于是刘芸赶紧上去将霍妈劝着坐了下来,告诉她那些找霍海麻烦的痞子们不但已经全都落网了,而且这些痞子们搞不好还有其他事儿需要交代,三五个月之内是别想出来了,就算是以后放出来了、也绝对不敢来找霍海的麻烦的。..

    “刘警官,谢谢啊,真的是给你们添麻烦了,这马上就中考了、这小混蛋还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见老娘说着又准备伸手、霍海赶紧往旁边又挪了挪。“妈!真不是我的问题……”

    “不是你的问题?一个巴掌能拍响吗?”

    霍海垮了脸。

    天底下的父母似乎都把这句话视为了金科玉律、颠簸不破的真理,甚至于跟‘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两句并称为了‘神句’,但问题是一个巴掌不但能拍响、而且还可以把人拍的晕头转向!

    不信?

    挨上一耳光、看谁还敢说一个巴掌拍!不!响!

    霍海有无数种说辞能够反驳这句话、甚至是予以还击的,但问题是眼下老妈这么说、他就毫无办法了,只能是主动的承认错误、认真的自我检讨、保证以后不会在发生类似的情况,云云。

    坐在一旁的刘芸觉的岑卫彪的这个外甥真的是具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他此时的纠结、郁闷几乎是写在了脸上,但面对他妈却是在佯装乖巧和老实,强忍着捧腹大笑的冲动、等霍妈数落累了、也数落的烦了,刘芸这才打着岑卫彪的旗号说霍海这孩子遇事不惊、沉着冷静,随机应变能力之强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就连特警大队里的那些队员们都觉得这是个好苗子,以后要是当了刑警、那保证会成为犯罪克星的。小说网..

    “就他?还犯罪克星呢,不变成个……”

    唯恐老婆说顺了嘴、霍爸赶忙打断。“行了行了,不说了!儿子还要写作业、还要复习呢,既然他小舅都说不会有后患、那就肯定是不会再有事儿了的,再说特警大队就挨着他们十中、已经正式挂起了牌子,以后痞子也好、混混也罢,肯定都不敢在那一片儿撒野的……”

    霍爸的逻辑是正确的、推理的方式也是严谨的,但这也并不妨碍霍妈在将刘芸送走之后依然揪着霍海训斥了足足五分钟,这才彷如是突然想起来这个月他要参加中考一样,一叠声的催他赶紧去写作业、去复习。

    前一世跟七班的刘海没发生过任何的交集、更不存在什么冲突,霍海对于他哥刘滨是个什么样的人,哪里会晓得?

    其实霍海觉得自己预先知道了刘海他哥刘滨跟放高利贷的有关、身上还随时携带着管制刀具、指虎之类凶器,扪心自问、他其实生不出跟这种人发生冲突的念头的,因为社会上的垃圾人会越来越多,瓷器不跟瓦器碰的做人宗旨、更是在霍海而言有些根深蒂固,只是既然回来了、霍海不觉得自己还需要再像前一世那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因此也就不可能坐视刘海这种人在学生食堂里公然欺负同学、欺负他所认识的女生……

    但若是换成他并不认识的同学,霍海似乎也不确定自己还会像之前那样毫不犹豫的站起来,冲上去予以制止的吧?

    怀疑就像一颗杂草的种子,一旦滋生、就再也不会被轻易地抹去,因此霍海也就没心情理会摊在桌上的试卷、更没心情去刷题。

    思来想去,他最终觉得自己也只是个普通人、并非是内裤外穿的超人,他非但成不了圣母、也不愿意去做什么英雄,其实只要是能够照顾好身边的、能够保护他所想要保护的,霍海觉得就已经是很不易了。

    这一届的毕业班有多少刘海这样子的,即便是霍海并不清楚、也没有听说谁做过准确的统计,但他想来每个班或许都有,他的能力相当有限、更不是无所不能的超级英雄,该挺身而出的时候、霍海觉得自己一定不会犹豫,但他绝不会成为所有人都说好、都认为是‘正确’的楷模、又或者是带着各种前缀的所谓‘标兵’,更不会像小舅那样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咚咚咚……

    霍妈敲门走了进来,霍海转过脸看清楚了老妈手里拿着的东西,可就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舅舅打了电话过来的,说还是要注意别让伤口感染、化脓的,双氧水家里没有、现在也没地方买了,”霍妈说着坐在了床沿上,指着他的腿便道。“抬起来搁床上,多大的人了、还莫名其妙的能摔跟头?”

    “跑的急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摔出去的,幸好那场院里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霍妈也并非是在意儿子到底是怎么摔的,只是看见那伤口、还是不自觉的会心疼、会难受,训儿子也好、埋怨儿子也罢,其实也只是潜意识里不愿意去面对,借此而分散下注意力、不去刻意的盯着那伤口的性状和大小,省的脑子闪现出诸如破伤风、截肢之类的恐怖画面。

    霍海倒是不知道老娘在想什么,否则一定会感慨、会唏嘘。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也只有两世为人才能够更深切的理解,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各自代表着不同的年龄层次、也代表着对世界和人际关系的理解和感悟。

    于是当霍妈离开的时候,霍海也就满怀感激的说了谢谢、令准备帮离开的霍妈怔住了,犹豫了下才抬起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你呀、你呀,什么时候才能妈真的省心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