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七十一章 小生日

时间:2018-06-08作者:辛老五

    叮咚……

    防盗门开了。小说网..

    身为岑家最小、也是唯一的男孩儿,岑卫彪早就把大姐家当成是自己家里一样了,伏低了身子从大姐身侧进了屋、挨了大姐拍了一巴掌、也懒得跟坐在里面读报的大姐夫打招呼,嚷嚷着要上厕所、便直奔而去。

    跟在后面进了屋的霍爸将提在手里的水果和牛奶递了过去,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将人迎进屋里的大姐岑超英好一通抱怨。“哎呀,你们俩的日子过的也不宽松,怎么拎这么多的东西过来呀?小生日啊,就是想喊大家过来吃顿饭热闹一下的嘛……”

    霍妈知道自家大姐是心直口快、并非是真的在嫌弃什么的,挽着大姐的胳膊便笑着说。“小生日那也是生日!马虎不得的,何况到底你好歹也是厂长夫人嘛,总归也要有点厂长夫人的派头和架势,对不对呀?”

    从书房里跑出来的赵援朝听到这话黑了脸,见老婆岑超英笑呵呵的在点头、便发了火儿。“对什么对啊!还厂长夫人呢,你要是再敢摆什么厂长夫人的派头、我就通知门卫以后不允许你进厂!瞎胡闹!厂里也是你个妇道人家能乱闯、瞎嚷嚷的?啊?不像话!你这是给我脸上抹黑呢……”

    霍妈赶紧先将大门给关上、转过脸可就冲着大姐夫说。“姐夫!今天是大姐的生日,干嘛一大早的要这么大的嗓门?对了,倩倩呢?没回来吗?”

    “回来了!还死屋里呢,个死妮子高中的时候不学好、学人家谈对象,上了大学了反倒是没人肯要了,早晚要被她给气死……”

    “还不都是因为您?不讲理又不听解释,想的起来的带着厂子里的保卫科干事去我们学校耍威风,您闺女现在是全校人尽皆知、神憎鬼厌了,您现在可满意了、可开心了、可高兴了?”

    “反了你了!给老子滚出来……”

    来自于里屋女儿的控诉声、换来的却是赵援朝越发恼怒的咆哮,霍妈见大姐不敢吱声便推了儿子一把,拽着霍爸一起将撸胳膊卷袖子的赵援朝给拦在了客厅,久违担心父女俩又因为当年的事儿搞的全家不宁、连个饭都吃不安生。

    拥有一个专制的父亲、可能是孩子一生最大的悲哀,霍海走进了表姐的房间、见门锁依然还是锁不了的,心情一下子也就复杂了起来。

    坐在床上的大表姐赵倩不但生于思想特别传统的家庭、还摊上了个专制且不太讲理的父亲,人生之悲剧其实也就在她高三的那年被注定了,朦朦胧胧的感情之花还未曾有机会绽放,就被找了校长、找了教育局的大姨夫赵援朝给扼杀了,最后不但逼着那男生在全校师生面前公开做了检讨、还逼着那男孩退了学才算是完结了。

    大表姐因为不被允许去外地上大学,于是成绩颇佳、但也就只能是以入校成绩最高分的方式上了邗州大学,大一时某个外地男生给她写的一封信、惹得大姨夫雷霆震怒,大半夜的带着厂里的保卫科干事冲进了邗州大学的男生宿舍区找那男生的麻烦,虽说邗州大学保卫科的及时赶到、双方没发生正面冲突,但大表姐赵倩的名声可就这么给毁了,无论是外地的、还是本地的男生都不敢招惹她,结果最终有着本科文凭、样貌颇佳、性格也不错的大表姐大学毕业后就患上了抑郁症,最后险些就变成了真没人要的老姑婆。小说网..

    “小海,想吃什么自己动手,到姐这儿来别客气。甭去搭理我爸,让他在外面蹦、在外面跳也就是了!啊,听话……”

    大表姐说着将一个果盘摆到了面前,发现到自己依然还是被当成了个孩子、霍海也是毫无脾气,不过见大表姐淡定的蜷着腿坐在床上边嗑瓜子边看起了小说,显然这种程度的冲突已经是习以为常,抑郁症应该还跟她发生关系。

    肚子不舒服的岑卫彪、在厕所里就听见了外面的动静,等出来了可就冲着大姐夫嚷了起来。“姐夫!今天可是我姐的生日,你闺女都不吭声了、你少说两句不就没事儿了?”

    “这种女儿不要也罢!不该谈对象的时候、她倒是急得要死,等到了能谈对象的时候又没人要她了,你说我老赵家是造了什么孽、合着让我有了这么个不省心的玩意儿?”

    “有什么样儿的爹、就有什么样儿的闺女!不愿意我回家给我妈过日生、那您就别打电话过来骚扰我,待在宿舍里可比家里自由多了,您当我愿意回这个家啊,自以为是……”

    从赵倩屋里飘出来的这句话、气的赵援朝是火冒三丈,岑卫彪冲着那屋吼了一声‘你也少说两句’,转过脸可就冲着大姐夫道。“那是你闺女、不是你仇人!还有啊,别总是摆出一副厂长架势,都什么年代了、家里没人应该吃你的那一套的!我可跟你们厂那片儿的派出所说过了,要是你们厂保卫科再敢跟着你出去胡闹、派出所那是肯定要会抓人的……”

    岑卫彪耍起了刑警的威风、赵援朝也就只能是偃旗息鼓,霍海透过门缝正好看到这一幕、正偷着乐呢,却见小舅冲着自己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去,犹豫了下把瓜子和水果糖攥在手里便出了里屋。

    扯着外甥去了阳台,岑卫彪将通阳台的门儿关上了、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小海,上次你跟小舅说,那个苏文就算是给再多的补偿、一定是会跟市局讨个说法的,你真这么确定那个苏文敢这么做?”

    霍海将瓜子跟水果糖塞进了口袋,伸出了右手。“小舅,我妈说你已经被调回了刑警队了,之前答应我的奖励,该兑现了吧?”

    “小鬼头!就记的敲诈你小舅!”抬手虚敲了个爆栗、岑卫彪这才掏出钱包抽了张五十的放在了外甥的手心里。“给过了,赶紧说!”

    霍海抖搂着那张五十的钞票、撇着嘴道。“小舅!您怎么装糊涂啊?说好了给一百的,给我这么点是什么意思?”

    “你说的不也没完全应验的吗?当然是先给一半啊!再说了,你小舅虽说是回了刑警队、但被撵去负责防暴大队的训练了,严格说起来、还不如待在看守所那边呢!”

    小舅一旦耍起了无赖、那可比社会上的无赖是蛮横多了,本着有一点是一点的心态、霍海收好了钱这才一脸嫌弃的说。“那个苏文才拿着补偿金回了家,您就不能有点耐心、多等上两天?再说了就算是苏文要上告、可也要先找专业律师问清楚该上哪儿去告、该告谁、又该以什么名义去告,对不对?”

    岑卫彪愣住了。

    他倒是还真想到这个问题。

    那个吃饺子不蘸酱油被关了两百多天的苏文,肯定不是个太懂法律的,回去也才一周不到的时间,想要让律师相信他是因为吃饺子不蘸酱油而被关进看守所的、想必也是需要耗费不少的口舌、耗费不少的时间的,于是抬起手便给了外甥一个爆栗!

    啪

    挨了下狠的、霍海愕然抬起头。“小舅?怎么了?”

    “就是想要收拾你,不服?”

    见岑卫彪眉开眼笑的、显然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霍海郁闷却也无计可施,揉着脑门想了想才道。“小舅,那你现在是在市局上班、还是在防暴大队上班啊?”

    “当然是在防暴大队上班啊,小舅开的车就是给防暴大队的准备的……”

    霍海‘哦’了一声便低着头进了屋,还等着外甥真正问题的岑卫彪可也就被晾在了阳台上,瞅着外甥的背影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