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七十章 孰重孰轻

时间:2018-05-30作者:辛老五

    将车停在了楼下,岑卫彪按了两下喇叭、这才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上,在吞云吐雾之间却是逐渐出了神儿。

    因为吃饺子不蘸酱油而被抓的那个苏文,上周签了协议书这才得以离开了邗州,虽说吃了不少苦头、但眼下想必正在享受阖家团圆、自由自在的日子了吧?

    这家伙在看守所里的两百多个日夜,市局可是付了两万多块的代价呢,如果不谈苏文因不断喊冤而吃的那些苦头,他在看守所的月薪可相当于是三千多块呢,邗州大学里面的正教授档案工资才八百多,省厅一把手的级别工资也才七百多块啊,这个苏文虽说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吃了不少的苦头,但局里所给予的经济补偿、相当于他苦干四五年的收入了,真的是不少了!

    不过市局的资金今年本就紧张的很,办案经费都压了足足有七个月的,这两万多块钱的额外支出、就希望别最后又转嫁给刑警队,要不然从下个月开始、真没人肯出外勤、往外地跑了……

    “卫彪?等急了吧?”

    岑卫彪扭过脸见二姐夫霍卫国拎着水果、牛奶已经站在了车旁,这才意识到车门还锁着、赶紧回过身开锁。“不好意思啊,刚走神了……”

    霍卫国将手里拎的东西搁在了后排,转过声见儿子已经绕到了另一边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而老婆岑超美却是还慢腾腾的从楼里走出来,实在忍不住便抱怨了起来。“哎呦,是去你大姐家吃饭、又不是要去参加国宴!至于梳妆打扮这么老半天的?你瞅瞅,你弟都等急了……”

    “去大姐家吃饭怎么就不能打扮一下了?”岑超美可不愿意在弟弟面前失了面子、狠狠瞪了他一眼便道。“还有啊,你难不成忘了儿子说什么了?叫只有什么女人没有什么女人的来着了?哎,小海,那句话到底是怎么说的?”

    “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儿子竟然无视了自己威胁的目光、自顾自说了出来,霍卫国倒是也晓得争下去最后还是自己吃亏,摇着头赶紧上了车,苦笑着自我解嘲说,他在家里面是越来越没地位了。

    习惯性的想要系安全带、可那安全带是怎么都拽不动的,霍海抬起眼皮透过车内后视镜瞅了他爸一眼便说。“只要您别把我跟我妈当小白鼠一样、天天晚夜宵让我们吃您带回家的那些泡面,那您在家里的尊崇地位还是无可撼动的!”

    噗!

    岑卫彪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岑超美也恨恨的道。“儿子说的是一点都没错!你驻点的那厂子到底是食品厂还是毒药厂啊?咱对门的大前天还悄悄过来问我是不是晚上在家里熬毒药的呢!那味儿已经不能说是难闻了,简直跟生化武器有的拼啊,简直是没救了……”

    岑卫彪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拉起了手刹发动了车便笑着说。“姐夫?你还让我二姐跟小海吃那什么羊肉孜然味的泡面呢?”

    霍卫国苦笑着摇头。“哪敢儿啊?厂里这不是又开发了些新品种出来?总要让人试吃、让提提意见,我作为下去驻点的、总是要起到带头示范的作用吧?”

    霍卫国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可就勾起了岑超美的火气。“还开发新品种?原本我们娘俩以为羊肉孜然味儿的泡面就已经是很难吃的了,可你们厂的技术员是不是从农药厂给请过来的啊?羊肉酸汤味儿的、红烧肉炖干豆角味儿的、京酱肉丝味儿的、枸杞炖猪脚味儿的,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呀?是人能吃的吗?我可告诉你,昨天晚上的那泡面、闻着味儿我都想吐了,儿子不肯吃有什么不对的?”

    “怎么就不是人吃的了?我连续吃了都有小半个月了、这不也没啥事儿吗?跟你说了的,食品厂的面饼还是挺不错的,去年才引进的新设备,不说是全国顶尖儿的、可也是全行业一流的,现在是厂子里的困难时期,早一天开发出新产品、就早一天能让食品厂走上正轨的,市里面又在提什么精简编制的事儿了,轻工局下去驻点的不少人呢,要是食品厂在我驻点的时候破产倒闭了,那我一定会成为第一批被精简下来的……”

    霍卫国也是满肚子的苦水、满腹的委屈,岑卫彪开着车上了大路便道。“姐夫啊,我倒是被调回刑警队了,但就算是不回来、我也不能再帮你消化那什么羊肉孜然味儿的泡面了,大前天市一监那边还打电话过来说这事儿呢,那边的犯人有的是吃一次吐一次、已经准备绝食抗议了,二监那边反应比较快、直接是不用汤料、只用面饼,但这么一来成本大幅增加且不说了,犯人们还是怨气冲天的,食品厂上次送过去的那一批用完了,一监、二监、看守所什么的肯定是不会再进了,我的面子也不好使的……”

    透过车内后视镜,霍海见老爹愁容满面、老娘却还是一副愤愤然的模样,虽说是也想要想出个办法来解决摆在老爹眼下的困难,但一时间他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但市里面的那什么精简编制的行动,霍海记得老爹虽说因为食品厂的问题受了牵累、但并没有因此而进入被‘精简’的那个黑名单,最后只是被调回轻工局之后被彻底晾了起来,所以时间目前还是比较宽裕的,霍海也就觉得这事儿还可以缓缓的,等中考结束了,他再静下心来好好帮老爹想个周全些的办法,那也就是了,眼下关键的问题还是中考,若是考不好、不但要给家里面增加负担,也会让自己的未来徒生出许多的变化,孰重孰轻、霍海自然是明白的。

    开车的岑卫彪见坐在后面的二姐跟二姐夫还在为了食品厂的事儿在拌嘴,他倒是也不时的插句嘴、缓解一下双方的情绪,但实际上还是在不自觉的观察坐在旁边的外甥。

    苏文的案子应该说已经结束了,他也因为解决了邗州市局的这个大隐患、跟新调来的方局拉近了些关系,但这次被方局从看守所调回了市局、职位却还能恢复,而方局的嫡系张晓亮、明着不好折腾自己、可暗地里却是在使绊子,要不是大队长也清楚他的情况、把自己派到防暴大队那边进行指导,也许要不了多久还是会被边缘化的……

    想到这里岑卫彪可就有些心累了,这一次表面上看起来他是立了功、方局也兑现了承诺把他给调回去了,但实际上也许还不如就待在看守所那种远离矛盾和冲突的位置等待更好的机会呢。

    岑卫彪一路都在想着这个问题,所以等到了大姐家、下车时也就想着等会还是要找外甥聊聊,签了协议、拿了钱的那个苏文,难道还就敢无视那份协议、真的就敢去把市局给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