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六十一章 惹不起

时间:2018-05-25作者:辛老五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说‘回来了’这件有些诡异、有点神奇、却能够令人振奋的事儿已经是既成事实,那么困扰着霍海的诸多问题之中,钱的问题如果说是因为那本牛津字典而彰显出了其重要性,那么七班的这个赵晓莉、则是因为被勾起了浓烈的好奇。

    霍海大体上还能记得未来三十多年间于全球金融市场里所发生的那些稀罕事儿,但他觉得若是说有人因为看过了某本书、某个电影,就真的能够将诸如哈利波特、将斗破苍穹亦或者是将无间道的剧本给折腾出来,若不是随身携带着某个老爷爷、老奶奶,又或者是自带着什么系统之类的能够存储的玩意儿重生的,那基本上都是在痴人说梦而已。

    一个人的记忆力再强悍,真的可以将几十万字、甚至几百万字的著作都牢住吗?

    对于几百字的美文、千把两千字的短文,也许强大的记忆里是能够予以复原的,但字数上十万、百万、四五百万,还想通过记忆一字不差的进行复原,有半点可能性的吗?

    霍海不觉得重生者能够在文学创作方面获得巨额财富,也就是多了些谈资、拥有了些脑洞,或者可以将某个问询作品的概要说给别人、让具有一定文学素养的试着依照原著的思路进行创作。

    有句话叫做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但对于某些行业来说、却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更何况每个人的行文习惯都是有迹可循的,想要模仿别人的行文方式、用词习惯,也许几千字、万把字是能精雕细琢、慢慢揣摩出来的,可完全依照着去写一本书出来,想必难度远比重新创作一本书要高的多吧?

    某本书,也许因为看的时候觉得特别精彩、所以会不自觉的背诵下来其中的一些段落,甚至于本身具有着一定文化素养的话、可以高度提炼出某本长篇小说的精髓和大纲,但试图依照记忆、就某个长篇小说进行还原,那简直是异想天开。

    霍海尝试过进行回忆,但别说是将他看过的某些价格很高的小说进行复述了,就连内容也是有些混乱、更别说是依照原作者的笔触和口吻、让那些注定不会平凡的作品提前就能绽放出璀璨的光辉。

    四百多年前一位瑞士医生首创了‘so dosis facit venenum’的说法,其意思是‘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霍海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但以上的说法再经过了互联网的传播和演化加工之后,也就出现了通俗的另外一句话,也就是‘无法伪证的理论就是在耍流氓’这句话。

    类似的还有‘不谈结构比例的蛋白质都是耍流氓’,‘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不以滚床单为目的的勾引都是耍流氓’等等、不一而足,可以当笑料、也可以当做是生活之中的佐料,总之在他记忆之中所存在的诸如此类的短句、霍海倒是觉得印象特别深刻,也许是因为女儿的中二时期给予了他过深的印象,也许是因为他的骨子里本身就对于这样的论点持赞同态度。

    反正,霍海是绝了去抄袭那些大神们的创意发家致富的念头,再加上他不太愿意耗费脑力去探究思想方面深层次的原因,也不愿意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更不愿意在本该享受校园生活的当下、却思考那些属于中二少年们所需要忧虑、需要恐惧的一切,于是当他注意到了那个高高跃起、将完美腿型在眼前展现出来的女生时,也就自然也就选择性的忘记了麻烦、选择去欣赏美好了。

    欣长的身材还略显单薄,发育虽然并未完全却已经有了美艳的端倪,如果不是因为听说过她的那些事情、知晓她的未来遭遇,霍海甚至觉得这个女生会比清冷的司蕨薇更受少年们的欢迎和爱慕。

    在学校里惯来是特立独行的白子念自认为是某些方面的高手,本还等着霍海的追问、或者是向他请教,可是他等了半天、霍海却都没有吭声,于是忍不住先开了口。“有兴趣?”

    霍海在努力的将记忆里的那个狼狈且不堪的形象与操场上这个充满了活力的漂亮女生分开,循着声音转过脸愣了下才道。“兴趣?什么兴趣?”

    以为霍海是在害臊,白子念故意叹了口气说。“可惜就算是你有兴趣也没用啊,这女生挺独特的,不过已经是名花有主了。你可千万别去招惹,不然麻烦很大的……”

    “你对她很了解?”

    不关心赵晓莉的独特在什么地方、也不去询问为什么不能去招惹她,白子念准备好的那么多说辞、一下子又没有了用武之地,被憋得有些厉害、甚至都想要动手揍人了,忍了又忍才道。“我哥们在追呢,谁敢招惹她、那就是不给我那哥们面子,一定是会打上门来的……”

    “幼稚。”

    白子念呼吸为之一滞,怒气上涌正准备开口,对方却是已经转过脸继续盯着操场上的那女生,既没有表现出伤心、更没有表现出失望,就彷如之前所说的这些都只是不相干的一样,白子念心说话题是你先挑起来的,可怎么能每每说到重点了、你却反而先打住了?知不知道有些话不让人说出来、憋在心里面很难受的吗?

    越想越是不忿、越想越是恼火,白子念卷起袖子正准备跟他掰扯个清楚,一抬头却发现有东西正砸向自己、慌不迭的赶忙缩头以避让。

    啪!

    霍海稳稳的抓住了那砸过来的东西,手心被震的生疼、正准备开口呢,来到了看台下面的周亚敏已经冲着他嚷了起来。“霍海!你别以为随便买了本就能敷衍了事的!别做梦了!”

    “拜托,邗州买不到那种版本的牛津字典……”

    “不管!谁让你弄坏掉的?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

    “我……”

    “不听、不听!就不听!”

    周亚敏捂着耳朵跑了,霍海瞅着手里面这本在邗州所能买到的最贵的牛津字典,默默的叹了口气。

    “霍海啊,你该庆幸这事儿没传开,不然你就等着那些仰慕班长的来找你麻烦吧……”

    短时间之内自己既赔不起、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买那么贵的牛津字典赔给司蕨薇,白子念的幸灾乐祸、让霍海有些不爽了,斜了他一眼便道。“怎么?都觉得我好欺负是不是?是你把李强带进来学校的,可李强第二天就被抓进去关起来了,我倒是觉得那个什么朱海洋知道了事情的起因之后,应该是会来找你的麻烦的!”

    白子念还等着他对自己表示感谢呢,闻声可就气的差点蹦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便道。“啥?该来找我的麻烦?凭什么?”

    “就凭你领着李强进了校、招惹到了一个他俩加起来也招惹不起的存在,可懂?”

    霍海那看白痴的眼神、那鄙视的表情、那极具杀伤力的反问,气的白子念火冒三丈,攥紧了拳头、瞪起了眼,可见对方竟然只是瞅着自己、却毫无畏惧,心里面莫名的有些发冷,犹豫了下才冲着他竖起了中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