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五十四章 亏心

时间:2018-05-21作者:辛老五

    ,!

    “胖子,要是之后真打起来了,你怎么办?”

    “我肉厚啊,反正又打不死我的,不过海子啊,要是古静漪没喊白子念过来,你是准备跑啊、还是准备挨揍?”

    下了晚自习、临到家门口了,张念怀的这个问题、让霍海愣了下便差点笑出声来,他锁好了车子直接上了楼,将还等着回答的张念怀给晾在了楼下。

    难道说要告诉他,就刘海这帮人自己还看不上眼?

    难道说要告诉他,刘海这种欺软怕硬的只要吃了亏、甚至比一般人还容易变怂?

    难道说要告诉他,当年因为女儿想要装酷、扮帅,所以她不但学了格雷西柔术、还达到了登堂入室的程度?

    回到家的霍海因食堂里的那场意外有些感慨,邗州人所说的少年麻木、指的就是目前这个年龄段的少年人,这个时候的少年人容易意气用事,容易冲动且狂妄,容易惹出事端,其实也就是俗称的‘中二’病,女儿当年在这个阶段可是惹来了不少的麻烦,不过也让他掌握了不少的‘特殊’才能,而且霍海还知道一般来说只要过了这个年龄段、这种‘病’也就会不治自愈,而眼下能直面‘中二’这种现象,在霍海看来他的感慨大于愤怒,好奇大于惊吓。

    做着当天的试卷儿,霍海唏嘘且感慨着,时间不知不觉的便这么逝去了,等霍妈出声提醒的时候、他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午夜……

    “我的、这是我的!你记得一定要把字儿写好看点,不然扁你哦!”

    “这是我的!只能在这一张上面写,不过我允许你多写一些……”

    早自习刚下,王志彪就被班里的女生给围住了,十多本样式各异的毕业纪念册堆在了他的面前,高高的一大摞。

    一本本的接过来、每个女生的要求都认真的记在了本子上,上课时王志彪在埋头认真的写着,而一本封面上印着‘某矿工作记录’的记事薄、则是被他珍而重之的送到了每个人的手中,没有任何的要求,甚至有当场拒绝的,但他只会憨笑着挠着脑壳儿、借以化解尴尬和局促。

    午间休息的时候,张念怀抢过来的那本朴素到了寒酸地步的毕业纪念册中,其中有鼓励的、有喜悦的,但更多的则是遗憾、则是感慨。

    这么一本代表着初中三年同学们之间的感情纪念册之中,有真挚的、有敷衍的、有同情的、有感伤的,而一则没有具名的留言,则像是某个情窦初开的女生、因为未曾表白而留下的抱憾,霍海在惊讶之余、心里也不由的生出了浓重的感慨。

    看着王志彪珍而重之的将记事薄放进了书包、眼眶似乎还有些红,霍海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将他喊出了教室,带着他来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凉亭里,询问起他今后的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啊,我爷爷可交不起上户口的费用,教务处说明天不交户口过来、准考证就不会下来,我脑子笨、成绩也不好,我爷爷说去上班算了,反正我个子高、块头大、力气也不缺,没身份就没身份吧,反正只要努力、也饿不死个人的,我爷爷是这么教我的,我觉得也没错……”

    坦然且并没有抱怨,憨笑着挠着脑壳儿的王志彪、令霍海越发感慨了,在他的记忆里的这个大块头、似乎是被同学们给遗忘了,既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也没谁知道他做了些什么,毕业三十年后的再度聚首、只有一个女生在所有人都喝多了之后才念叨起了他的名字、讲述起了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可惜毕业照上没有这么个人,班委制作的同学录上也没有他的名字,就连受邀的老师也是一脸茫然、不记得班上还有这样的一个学生……

    初中三年,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少年们而言,是值得缅怀的,但对王志彪这样一个个子高、块头大、却因为上不了户口连中考资格都被剥夺的少年来说,却彷如只是一场梦,一场绝算不上愉快的梦。

    当梦醒了、他也就消失了,甚至是被他的同班同学们所淡忘、所遗失,直至时隔三十年之后的某个日子,当一个女生又念叨起了他的名字的时候,参加聚会的同学们惊讶且愕然,而于是关于他受欺负,被班主任臭骂罚站、被教导主任一脚踹飞的那些事儿,才又被回忆了起来。

    欺负过他的男生,遗憾。

    嘲笑过他的女生,愧疚。

    暗恋过他的女生,大醉而归……

    于是这么一个总是喜欢憨笑着挠脑壳儿,在年级里都算是个子高、块头大的少年,也就最终成为了那场聚会之中被谈论最多的哪一个,甚至于超过了本该是最热门话题的班长……

    “霍海,我真的好羡慕你们啊……”

    王志彪瞅着那几乎看不到在流动的河水、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让陷入了回忆的霍海醒过了神来,霍海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将手里的石子抛进了河里,看着那只受惊而展翅远飞的小鸟直至消失,这才摇了摇头道。“有什么可羡慕的?同学们还在羡慕你可以不需要上学、不需要参加考试、不需要被单词儿、不需要被公式、不需要再写作业了呢,而且你还可以自己挣钱自己花呢……”

    “霍海,我很笨、我说不上来,但我真的羡慕你们呢,因为没有户口,所以我从小学到现在、我爷爷交的钱是你们的好多倍;因为没有户口、我不能顶替我爸的工作;因为没有户口,老家分田的时候不但没有我的那一份、还因为我、爷爷的份额也被减少了。我爷爷说靠种地养不活我了,所以他带着我来了城里,可借读费真的好贵啊,好舍不得的……”

    “知识确实是很贵的……”

    本能的这样回应着,不过话才出口、霍海就觉得实在是亏心,后面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也就自然而然的说不出来了。

    幸好王志彪似乎是没打算寻求他的意见,咕哝着借读费很贵、城里的生活费也贵、房租也贵、什么都贵,咕哝着来十中借读的学校答应了会让他参加中考、结果却是说话不算数,等王志彪察觉到霍海惊讶于他的絮叨时、这才又露出了那憨憨的笑容,挠着脑壳儿说。“霍海,你一定要加油,成绩不是最重要的、但成绩好的一定能有好的前途,我爷爷就是这么教我的,可惜我太笨了,学不好、也学不会……”

    王志彪从兜里掏出烟递了根过来,霍海赶紧摇了摇头。

    笨拙的点了根烟,王志彪吸了一口便剧烈的咳嗽起来,拼命用手驱散了吐出来的烟雾。可就一脸纳闷的瞅着手里的那根烟说。“这玩意儿这么呛、怎么就会是进社会必须学会的啊?”

    霍海奇怪。“谁告诉你的?”

    “我爷爷啊,他说男人要是不会抽烟、会被人瞧不起的,还会被认为是没成年的毛孩子,所以我必须学会抽烟、学会喝酒……”

    单纯?

    还是幼稚?

    亦或只是简单呢?

    霍海说不上来,可总觉得现实对于他而言实在是过于残酷了,深吸了口气便道。“王志彪,我知道有两种不花钱就能上户口的办法,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能说是从我这儿知道的,你能答应我吗?”

    王志彪一把攥住了他的胳膊。“真的?只要能让我参加中考、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面对着王志彪那期待且渴望的表情,霍海实在是不忍心了,但他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抱歉啊,不管你选择哪一种办法,你都赶不及参加中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