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四十九章 十万紧急

时间:2018-05-19作者:辛老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卫彪是老岑家最小的儿子,更是霍妈所珍视的小弟,科班毕业后就直接进了刑警队,没背景、没关系、更没有钱,但最终硬是靠实力升到了副队长,可正因为岑卫彪常年从事刑侦工作的性质,导致岑卫彪的性子有些拧巴、眼里也揉不得沙子、更不会溜须拍马的,结果随着方明开始主持局里面的工作、他就因为些许的小事儿而遭排挤、被撵去了看守所,从此意志消沉、情绪低落。

    岑卫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了这个电话的,但这个在深夜响起的电话铃声、也把准备休息的霍妈吓了一跳,等听出来是岑卫彪的声音、晓得了他打电话过来是找霍海聊昨天那案子的,霍妈可就有些得意且骄傲了

    进了屋的霍爸见儿子抱着电话、拖着电话线回了屋,没办法知道甥舅俩说些什么、在失望之余也就冲着老婆抱怨了起来。“你弟弟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试试而已,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我弟可比你强太多了!我弟愿意听我儿子的意见、那说明我儿子的意见对他很重要、很有用、很有价值!你这个当老子就算是不觉得惭愧、可也不至于贬低我儿子吧?我可是拽着你去我弟家好多次了,可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儿?你就知道跟他喝酒、就知道跟他一起发牢骚、就知道跟着他一起骂娘,你瞅瞅我儿子!我弟当笑话说了个案子、他就从里面发现了问题,还跟着我弟去了解了具体的情况、给出了具体的意见,你呀你呀,真的是越活越回头喽……”

    老婆的奚落和贬低、让霍爸有心想要辩解一下的,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似乎在这件事情上、儿子确实比自己强,小舅爷现在所面对的困境、霍卫国并非不清楚原因,但他是真没办法给出什么建议、可以让岑卫彪从困境中走出来的。

    霍卫国觉得问题出在岑卫彪的性格上,可他的性格又是源自于其所从事的工作,想要让这种刑侦专业素质极高的去低头主动认错、那真跟要他的命一样了,又哪里是容易说的通、劝了住的?

    牵涉到老婆最疼爱的这个老岑家的老小,有些话霍卫国也明白不能当面去讲的,意兴索然也就没了兴趣,以至于儿子将电话送回来的时候、他甚至都懒得去问电话里甥舅二人都说了些什么。

    岑超美倒是觉得老公是无话可说了,因此也就越发的得意,可儿子却以‘小舅不许跟你们说’为由、搁下电话机就跑了,她的好奇心简直要爆炸了,幸好她也清楚自己这个弟弟既然不让儿子说、那一定是有理由的,数次拿起了电话、但还是都搁了下去,猜测着电话里说的无非还是那个因为‘吃饺子不蘸酱油’而被关进看守所的人的那事儿,心想着只要小弟能把这事儿给处理妥当了、那小弟一定也就不会再瞒着自己……

    岑超美想通了,但她还是因此而失了眠,扰的霍卫国一晚上都没能休息好,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门。

    而给外甥霍海去了电话的岑卫彪、这个夜晚却睡的挺香,第二天一大早去单位处理完了事情、又打了几个电话再次核实了下情况,他中午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写了几份材料,下午上了班便连同苏文的卷宗一起直奔市局,上楼准备去见副局长方明。

    不过岑卫彪来到了局长室门前正准备敲门,隔壁房间里却蹿出来一个人,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儿、说局长中午接待省里面下来的客人,喝多了、现在一定还是在休息的,不管什么重要的事儿、都等省里面的客人后天离开了再说!

    见是满身酒气、整张脸红的跟关公一样的张晓亮,岑卫彪心里腻歪,手一抖也就挣脱了,转过脸才发现局长室隔壁变成了秘书室,这才记起来这个张晓亮据说是把秘书室的那个小警花儿给搞定了,暗中叹了口气便认真的道。“张副队?看来你中午也喝了不少啊?”

    “没办法啦,领导下的命令、我是舍了命也必须把客人们给陪好的嘛,你是不知道啊,省里面的客人可怠慢不得的,也就是咱们局领导的面子大、人缘光、关系硬,这才搬的动省里面的人肯下来视察,要不然你说就以邗州这种小地方、哪里有资格让省里面的人下来的嘛……”

    岑卫彪对张晓亮这种精通于溜须拍马之道的、是憎恶且鄙夷的,不过他对这家伙还是有些服气的,因为这家伙身为副队、却依然把自己当做是给方明开车的小司机、拎包的小助理,他的办公室本该是在二楼的,但中午喝多了却依然坚守在局长室的外面,显然是防有人过来打扰了方局的休息,而且跟自己说的这些话、目的一方面是彰显方明在省里面的关系和地位,一方面则是在提醒自己、没大事儿那就赶紧走人!

    若是一般的情况汇报,汇报的被张晓亮给拦下来也就只好打道回府,但岑卫彪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的,哪里会被他这种人几句话就给打发了?岑卫彪故意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又抖搂着手里的文件袋。“张副队啊,事情真的是十万紧急啊,若是耽误了、我不觉得你能承担的起啊!”

    “哎呀,能有什么十万紧急的事儿啊?别开玩笑了,得了,先搁我这儿吧,等领导起来了、我第一时间帮你递上去也就是了……”

    张晓亮说着便伸手想要将那文件袋给接过去,可不料岑卫彪却把那文件袋攥的紧紧的、他根本就拽不动,张晓亮脸一沉想要发飙,可不料岑卫彪却在这时候松了手,失了平衡张晓亮的差点跌跟头,而刚拿到手里的那文件袋也就被岑卫彪轻而易举的给去了回去。

    岑卫彪在心里面骂着‘蠢货’,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一把扶住了对方、正色道。“张副队,时间真的是不等人的啊,万一检察院又或者是纪委晓得了,那这事儿可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检察院?

    纪委?

    张晓亮的酒一下子就醒了不少,死死盯着岑卫彪手里的那文件袋说。“出了什么事儿?”

    岑卫彪冲着局长室努了努嘴,那意思自然是没见着局长、这事儿是不能说的,气的张晓亮是在心里面直骂娘、但也不敢再强行拦着了,进了局长室将方明叫起来、简单说了下情况,这才把岑卫彪给放了进去。

    就着张晓亮端过来的脸盆、洗了把脸,方明坐下才慢条斯理的道。“小岑啊,这到底有多重要的工作非要这个时候来汇报?晚上局里面还要接待省里下来的重要客人呢……”

    “方局,两周前从郊区看守所转过来的一个嫌犯、名叫苏文,罪名是寻衅滋事,但实际上却是因为吃饺子没沾酱油而被扔进看守所的……”

    “不是吧?还有这种荒唐事儿?是郊区那个派出所干的?所长的乌纱帽是不想要了吧?啊?这胆儿也太肥了吧?”

    张晓亮捧腹大笑起来,但他在并没有注意到端起了茶杯的方明、因为手一抖而被溅出来的热茶给烫着了,而且方明就却像是不知道被烫了手一样、死死盯着岑卫彪捏着的那文件袋,还在继续嚷嚷。“方局啊,这种事儿如果彻查的话、一定会有不少人要承担责任的,派出所、看守所,移交过程之中牵涉到的那些个责任人,就算是不严肃处理,撤职、降职也算是给面子了……”

    “出去!”

    被突兀的吼了一嗓子,张晓亮不由得愣住了,这时候才发现方明的脸色有些不对。

    可见他还傻乎乎的站着不动,方明火大的一拍桌子。“滚出去!”

    “是是是,我马上走……”

    张晓亮明白事情可能跟自己所想的不一样,眼下不是考虑这事儿抖搂开、能腾出多少个肥缺的时候,而是这件事儿要么是涉及到方局本人、要么就是有跟方局关系密切的某人牵扯在内了,慌不迭的赶紧往外跑,结果被门槛绊了下差点摔了个狗吃屎,爬起来还不忘将局长室的门给关上。

    房间里安静了。

    方明的手指在桌面上无意识的敲击着,他苦思冥想着,直到几个月前所发生的那件荒唐事儿被逐渐回忆了起来,他这才抬起头认真打量起了岑卫彪,片刻之后才淡淡的道。“你,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