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四十八章 周末不精彩

时间:2018-05-18作者:辛老五

    ,!

    “海子?这一题怎么做?”

    “先代入、后计算!”

    “哦!”

    五分钟之后。

    张念怀挠着头又凑了过去。“海子,这一题该怎么做?”

    “先画辅助线,记住,这种题型都是必须想办法先画出辅助线的……”

    “可辅助线该怎么画啊?”

    刚刚收回了目光,霍海不得不又抬起了头,想了想便道。“周三数学老头不是讲过这种类型的题?你当时在干嘛呢?”

    “讲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哎呀!

    哎呀……

    张念怀脑袋被霍海弹了一下,而他自己的后脑勺儿却是被岑超美给弹了一记,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呼痛声、也就让目睹了这一幕的霍爸‘噗嗤’一下乐了。

    瞪了霍爸一眼、岑超美叉着腰道。“怎么说话呢?怎么可以说数学老师是数学老头呢?谁教你的?啊?”

    “大家都这么说的啊……”

    “你们班的班长司蕨薇也这么说吗?”

    霍海不吭声了。

    “告诉你,不允许这么不尊重老师!再给我听见、饶不了你!”

    见霍海的耳朵被扯了一下,张念怀笑的可就越发欢脱了,可不料跟着被霍妈拧了腮帮子,那张胖脸也就变成了苦瓜脸。

    跟小胖子一家关系不错,岑超美惯来也不把这小胖子当外人,瞪着他道。“还敢笑啊?告诉你啊,你妈之前可打电话过来的,说你要是在这儿不认真学习、她就来领你回家收拾!”

    霍卫国不得不站起来、走了过去。“行了、行了,你就别干扰他俩学习了!他俩学的好好的、你捣的什么乱啊!”

    “我上学那会、可没人敢这么说老师的啊,现在的孩子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数学老头?太不像话了……”

    “行了、行了,你上学那会的成绩好、哪里会晓得男生们在背后怎么评价老师,绰号也不完全代表着侮辱,他们数学老师我见过,年龄挺大的了……”

    被拽走了的霍妈不满的咕哝着,张念怀扮起了鬼脸、但霍海却是在摇头,回屋将整理出来的数学公式表和知识点概况扔了过去,让张念怀抄一份带走。

    轴对称、二次函数、锐角三角函数、投影与视图……

    犹如是发现了媳的宝贝,张念怀翻了一遍可就惊呼了起来。“不是吧?你什么时候整理出来的?”

    “初中三年的公式定理只有一百七十余条,三角函数公式也就只有二十七条,不管题目怎么出、都是从这里面引申出来的,题型其实也就那么多而已,稍微花点时间硬背下来都是好的,而且大考的时候就算最后的大题你完全不会做拿,但只要肯多写几个公式上去、总是会适当有点分的。”

    张念怀如获至宝,但才抄完了半张纸的公式就叫苦不迭了,苦着脸说想要找地方去复印。

    “别做梦了!抄一遍、就能加深了一次印象,我整理这些出来可不是为了让能你偷懒的!”拿起那几张纸、霍海板着脸道。“还要不要抄?不抄我收回去了!”

    “抄!抄!我抄啊……”

    一早上写了一张卷子、抄了不到一半的公式和定理,张念怀手腕子都抄酸了、倒是也觉得收获颇丰,不过对于霍海吃完饭要午休、还是觉得无法理解,直到霍海抬脚欲踢、这才抱怨着赶紧闪。

    霍妈关上了门、也有些奇怪的道。“校?以前你是不午休的吧?”

    多年养成的习惯况且又不是第一次被质疑了,霍海本能的回答道。“中午休息可以让下午的精神头儿比较足、晚上也能坚持的更久一些,何况饭后休息有护肝、养肝的效果,从养生学的角度来讲……”

    岑超美晕了,呐呐的道。“不是吧?连养生、护肝这些都知道了?你们学校什么时候开始教这玩意儿的?”

    “妈,睡眠充足才能让皮肤保持年轻,您也可以试试的……”

    霍海说着进了屋、顺手还关上门,将满头雾水的爸妈给留在了客厅里,面面相觑。

    收拾完桌子、洗了碗,霍妈回了屋才道。“老霍啊,儿子说的有没有道理?”

    极有规律的作息时间,莫名其妙的养生知识,亲手制作的数学公式和知识点概况,帮小胖子轻松解决问题的能力,再加上之前关于羊肉孜然味儿方便面销售的建议、关于看守所那个‘吃饺子不蘸酱油’的那个嫌犯的看法,觉得自己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霍卫国、此时也有点搞不明白这个儿子是怎么回事了。

    见霍爸没吱声、岑超美便扯了扯他。“哎?问你话呢?”

    “儿子不是你生的吗?我怎么知道啊!”

    “儿子不是你的呀?”要不是怕吵了儿子午休,岑超美都想要发火了。

    “我的意思是想说知子莫若母的,你都不清楚他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哪里能知道?对吧?”

    岑超美皱起了眉,觉得霍爸说的好像不对,但一时间也不知道不对在哪儿,直到过了好多天才偶然间又想起来采取查了书,这才晓的原话应该是‘知子莫若父、知女莫若母’的,气的牙痒痒的、不过也还是一笑了之了。

    对霍海而言,回到少年时的这第二个周末算不得精彩,但实际上他却是影响了不少的人、也干扰了不少的事儿。

    霍爸对于他所提出的那些个解决方案,不但进行了认真的思考、还进行了适当的可行性分析,傍名牌是看似最为简单且便捷的,但食品厂的销售渠道本就不通畅,再加上霍爸觉得傍名牌这种事儿肯定是侵权、会招惹来麻烦的,因此也就认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不能采用的,但目前仓库里的羊肉孜然味儿的方便面单是依靠发动关系、以成本价进行销售,能不能销的动、能不能卖的出去且不说了,单是一个时间可就是绝对拖不起的,银行的贷款八月份就到期了,若是不能及时偿还、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工人的工资要发、银行的贷款要按时还,食品厂的管理层还在因为订单的落空跟贸易公司、跟销售部扯着皮、追究着责任呢,烦心事一大堆,就如同是团乱麻摆在了霍爸的面前,要么他迎难而上解决掉这个问题、让食品厂重获新生,要么就是黯然返回局里面成为驻点人员之中成绩最差的,等着挨批评、受处分,总之这个周末对于霍爸而言,是纠结且。

    同样在纠结的,还有个岑卫彪。

    前一个晚上霍爸要跟他拼酒、酒量颇洪的岑卫彪自然不会退缩,可第二天可是被老婆一通埋怨、被姐姐岑超美打电话过来数落,而那个‘吃饺子不蘸酱油’被超期关押的嫌犯苏文,则是令他觉得就像是烫手的山芋!

    不得已之下,岑卫彪也只能是硬着头皮打电话、去拜托局里面的同事帮着查,得到了局领导大半年前的行程安排之后、岑卫彪就断定这个案子肯定是出了问题、而且这问题还非常的严重。

    这个吃饺子不蘸酱油的苏文、被超期关押了两百多天了,若是想要翻案、那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不管是局里面也好、还是闹到更上面去,被冤枉的嫌犯一定是会被立刻释放的,但事后的追责问题就麻烦了,基层的派出所、郊区的看守所、局里面的那位下去视察的领导,所有导致苏文被扔进看守所的人、总之这一条线上的都脱不了干系!

    内部处分?还是更严厉些的被撤职?岑卫彪所能想到的处理方案、他都不觉得自己能落到个好儿。

    但这事情还真就跟外甥霍海所说的那样,如果他不主动去纠正这个案子、那么一旦这个案子被翻了过来,那他也是难逃其咎的,即便是他不需要承担主要的责任,单若是被扣上了‘疏于管理’的帽子、那也足以令他这辈子都别想回刑警队、回市局的,而且最后能不能在看守所这种地方熬到的退休,说实在的,岑卫彪心里面也是没底的。

    越想越是头疼、越想越是心烦、越想越是烦躁,岑卫彪最终气的拍了桌子。“这个混小子!干嘛就这么聪明的呢?”

    “嚷嚷什么呢?这都几点了、还不来休息?明天你能请假、我可是要上班的!”在卧室里听见了动静、谢月华嚷了一嗓子。

    岑卫彪也实在是纠结的没了办法,只好将事情的缘由说给老婆听,临到最后了叹了口气道。“月华啊,你说这事儿可怎么办?我要是当不知道、等案子被翻过来了我一准儿的要倒大霉;但现在要是由我主动去捅破了这事儿,万一局领导安然无恙、那我岂不是里外都不是人了?”

    岑卫彪原本很少在家里说单位的事儿,也就是来了看守所才偶尔会说一些给自己听,谢月华又哪里知道该怎么给他意见?想了想便道。“那校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能说什么?他还是个孩子呢!他要是能懂这里面牵涉到的那些关门过节、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那他岂不是成了人精儿?”

    谢月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见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便说。“对了,你姐昨天不是说校现在懂事儿了、也知道上进了吗?好像还说你外甥每天晚上不复习到十一点半是不会去休息的,要不你给那边去个电话吧,看校能不能给你出个主意?我琢磨着既然他能看出这案子的蹊跷、还告诉你这案子必须赶紧处理,那就算是他给不了你什么意见、但顶多也就是白打了这么一个电话而已,对不对?”

    “对什么对呀?拉倒吧!校才多大?我干了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碰上这种破事儿该怎么办呢,他就是一孝儿、还能给我出主意?你是竟给我出馊主意吧?你就让我被我姐、我姐夫笑话吧……”

    好不容易给出的建议、竟然还招来了老公的奚落,好脾气的谢月华又困又恼、随手关了床头灯便道。“爱打不打!不愿意打电话那就早点洗了睡!我明天要上早班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