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四十七章 黑心

时间:2018-05-18作者:辛老五

    ,!

    霍海一觉醒来,窗外的细雨淅淅沥沥、打湿了小半幅窗帘,也让搁在桌上的那本散了架的牛津字典彻底失去了修复的可能。

    下了雨、霍海也就没办法去跑步,幸好老娘熬了小米粥、咸菜和煮鸡蛋,跟往日里一样、纯粹是为了照顾昨天跟小舅拼酒、喝多了的老爹。

    无须下楼去买早点了,但霍海也并没有他老娘所想的那么失落。

    跑步,是习惯。

    每天早上出去跑步、顺便买早点,也是习惯。

    有些习惯的形成是源于条件反射,比如尖锐的东西靠近了眼睛、即便是明知道不真的被扎伤,但还是会闭眼的。

    有些习惯是被逼出来的,比如天再冷、也需要起床按时去上班,否则老板的脾气再好、也绝对是炒鱿鱼的行家里手。

    有些习惯则是源于爱情,比如睡前的晚安、比如早上起来的那一声‘早’。

    当然,有些习惯则是源于责任,比如必须让女儿有早餐吃,而且还必须让她吃饱、吃好,营养跟得上。

    不可能再有那个可爱、可气、可恼的女儿了,但霍海还是习惯性的在想着、在思念着。

    霍卫国的宿醉让自己获得了无微不至的照顾,但要是指望老婆会因此而给他好脸子、那就纯属白日做梦了,见儿子吃完了早餐就进屋去学习了,赶紧咽了那白煮蛋、将碗里的小米粥喝光,擦了嘴便去拿伞、准备去菜场。

    收拾着桌子,岑超美说。“老霍,有十七块钱的零钱吗?”

    “做什么?”

    “儿子要交考试费了,四十七,我兜里只找到了三十。”

    霍卫国把口袋里的零钱摸出来、瞄了一眼便道。“那等我买菜将钱破开了再给他吧。”

    岑超美点头,紧跟着便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正色道。“老霍!儿子可快中考了,不许破坏他情绪!知道不?”

    霍卫国愣住了,眼瞅着老婆的脸色就沉了下去、苦思片刻便恍然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还记着昨天晚上说了不再提的呢。”

    “就怕你猫尿灌多了、答应的事儿全忘了!”

    霍卫国打了个哈哈、赶紧溜出门,进了菜场买了菠菜、想着还要买条鱼回去清蒸,结果在卖鱼的摊位上似乎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直起身子才发现是张念怀他爸,张启峰。

    瞅了一眼霍卫国手里拎的菜,张启峰乐了。“菠菜、西洋芹?这是准备给儿子补充营养、顺便清火的吧?”

    “是啊,快中考了嘛,电视上说这些蔬菜都是补脑子的……”

    张启峰将手里的塑料袋举高,自嘲了起来。“还不是一样?我那口子还逼着我来买猪脑子呢,说吃什么补什么,可猪那么笨、真要是吃猪脑子也能补的话,我就想不明白了、她怎么就不担心儿子会越补越笨的啊?现在已经是跟猪差不多笨了,吃了猪脑子要是补的比猪还笨,那可怎么得了啊?”

    类似的牢骚话、笑话,男人们几乎都会说两句,于是两个人也就相视苦笑。

    霍卫国要了条鲈鱼、见张启峰问也不问价儿就挑了条桂鱼,心里有些复杂、但神情间却是没有显露,等鱼贩子过了秤、宰杀装进了袋子,这才询问张启峰晓不晓得塑料厂改制的情况?

    “哎,改什么改啊,越改越完蛋9不是因为有人瞅着塑料厂的那些设备起了贪念、想要搂进自己的口袋里?你说原本效益挺好的厂子、怎么就成了这样了啊?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早晚那帮孙子要捞进监狱才会老实!”

    张启峰不在塑料厂上班了、自然是什么话都敢说的,可岑超美还在厂子里呢,霍卫国也就赶紧岔开了话题。“还是你有眼光啊!当年停薪留职的那步棋算是走对了,要不然你们夫妻俩现在也该头疼了。”

    “可不是嘛!当年那么红火的厂子、这才几年的功夫就不行了?我听说行政缩编的结果就是要么走人、要么拿三成工资熬着,也就是我前几年还挣了些钱、目前还撑的住,要不然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张启峰说着不由得叹了口气。“就是我家那小子啊、真的是不争气啊,我托关系让他上的补习班效果真没怎么见着,可问题是一个月也要一百二的啊。这眼看着就中考了、可他们学校跟穷疯了一样让孩子们从家长口袋里掏钱,这不下周一又要交试卷费、报名费什么的,一次就是一百一十七块钱啊!你说要是真的印卷子给学生们去做的话,那不得摞起来得有一人多高?这中学现在也是跑步向‘钱’看了,还真当我们这些个家长不知道物价、没上过学、没做过试卷的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霍卫国愣了下才道。“要交一百一十七?”

    “是啊,我老婆上个月工资到手才六百二,也就是我在外面倒腾点小生意、还能攒出钱出来,要不然可不是拉饥荒了?”

    一路聊真、一路发着牢骚,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但哪一家不是在为了孩子的未来而忙活着?

    霍卫国进了家进儿子跟张家的小胖子在客厅里做试卷,进了厨房搁下买回来的菜、可就赶紧掏钱,等将将霍海喊过来将一百一十七块钱递了过去,压着嗓子没好气的说。“要交多少、就说多少!想痛改前非也没必要这么干!以前的事儿从今天起就不再提了,以后要用钱直接说,只要是合理的、是必须的、是跟学习相关的,难不成我跟你妈还会不掏?要不是正好碰见了小胖子他爸,都不知道你们学校这么黑,试卷费一收就是一百多块的,难不成你们学校真以为所有学生的家里面都是开印钞厂的啊……”

    霍海不知道这话该如何接,听着、点着头,等回去坐下来、尖着耳朵偷听到他爸说了些什么的张念怀就凑了过去,憋着笑道。“你爸给了你多少?”

    “怎么回事儿?”

    “我跟我爸说要交一百一十七,他问都没问给了我一百二!”

    “你也太狠了吧?收的是四十七、你就敢要一百多块啊?我爸要是跟你爸说要交的是四十七,信不信你爸已经拎着擀面杖过来收拾你了?”

    “不会!我要是说的少了、他反倒是会怀疑呢。”张念怀得意的笑着,瞥了一眼厨房那边便道。“海子,这下子咱俩可都有钱了,要么你就说下午去我家、咱们悄悄的去电脑室玩个痛快吧?”

    “想都别想!说好了今天复习两门、那就必须复习两门!英语成绩想要提高、必须下死功夫背单词,但数学、化学、物理可纯粹是靠积累的,你想要成绩有所提高、那就老老实实的刷题!早上这两张卷子做不完、你甭想回去吃饭了!”

    张念怀的苦瓜脸、让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的霍妈忍俊不禁,转过脸可就冲着霍卫国道。“老霍啊,咱儿子现在还蛮有当教师的气势呢,要是不知道他以前的成绩、搞不好真会以为他是那种班里面前几名的好学生呢!”

    头也不抬的继续择着菜,霍卫国撇了撇嘴。“拉倒吧,还班级里的前几名呢,他只要不是全班倒数,我就已经要谢天谢地、感谢满天的神佛了……”

    岑超美恼了。“那是你亲儿子!”

    “我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孽,所以这辈子才要受儿子的气、吃儿子的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