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四十四章 装嫩

时间:2018-05-17作者:辛老五

    ,精彩小说免费!

    看守所的正门完全敞开了,荷枪实弹的武警在看守所外面、管教和值班民警在里面形成了押送夹道,一个挨一个的嫌犯双手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正鱼贯而入。

    刑警队的副队长马军掏出烟、递了一根给岑卫彪,就着他手里的火儿点着了、狠狠嘬了一口,吐出个大大的烟圈这才舒了口气。“幸好今儿有你在这儿,要不然可真麻烦了……”

    市里面突然送这么多的嫌疑犯过来,依着看守所的规矩确实是有些不妥的,不过都是公事儿、大家也都曾经是同事,岑卫彪也就觉得刁难对方也就没必要,笑了起来。“怎么事先没来个通知啊?一百多个呢,仓位今天是肯定不够用了,这时间点儿了、也不可能再逐一的甄别,万一人在仓里面打起来、那可就是要出大纰漏的啊,所长这几天生病,你可别坑我!”

    “放心吧,坑谁也不能坑你彪哥啊,都是些街面儿上的小混混,城南、城北的都有,等会交接完了、我再给你简单说说,没什么问题的……”

    岑卫彪瞅了瞅从眼前过去的队伍,琢磨了一下便道。“对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啊?春雷行动不是已经圆满完成了吗?怎么又拉了一次网?”

    马军看了看四周、拽着岑卫彪退远了些才压低了声音说。“据传,有个省领导途径咱们邗州、结果被几个不开眼的小毛贼给盯上了,半夜座驾被砸了、搁在车里面的公事包被拎走了,也不知道那公事包里到底有什么机密文件,反正凌晨三点多钟方局就被喊到宾馆里挨了训,你瞅瞅?”

    唯恐岑卫彪不信、马军还指了指自己泛红的双眼才继续道。“昨天我是半夜两点在局里面睡下的,三点多被叫起来、一直忙活到现在了,最惨的该是咱们大队长,原本是去外地抓人的、跑回来这一路上是三十多个小时没合过眼的,可刚到家就碰上这事儿,你说这火气能不大吗?所以干脆将街面上还敢蹦跶的都一起薅进来了,估计这地面儿上少了这帮小混混,能安稳个年把了……”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咱们邗州这两年的治安还算是不错了,要是没碰上这事儿,这些个小混混也许真就成了漏网之鱼,搞不好过上几年也就坐大了…”

    刑警队的副队跟看守所的副所长是平级,马军跟岑卫彪相当于是师兄弟、因此说起话来也就比较直接,聊完了正事儿、也就将满肚子的牢骚说给他听,提到老局长即将退休、那是唏嘘且感慨。

    岑卫彪递了根烟过去,点着头道。“是啊,老局长吃了一辈子的公安饭,年轻的时候那也是敢打敢拼的,可惜就是身体垮了,要不然也不会考虑提前退休……”

    “彪哥,你是不知道啊,方明这个混蛋是只会溜须拍马、正事儿是不干的啊,接替你副队职位的那个张晓亮、实际上是方局的亲戚啊!当时就因为队里就你最耿直、还没背景,所以方明那混蛋揪着芝麻绿豆大点的事儿就直接拿你开了刀,大队长这次出任务、据说也是为了给张晓亮那小子添光彩的,溜须拍马之徒是升官发财、干正事儿的反倒是被打压、被排挤,你说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呀?”

    岑卫彪拍了拍满面愤懑的马军肩膀,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晓亮是方局从省里面带过来的,据说原本只是个司机,原先岑卫彪以为对方是替省厅领导开车、所以才能顶替了自己的位置,但他没想到张晓亮这个脑子活泛、很来事儿的家伙竟然是方局的亲戚,此时听马军说起刑警队专门为了这小子而办的那些案子、岑卫彪是既羡慕有气愤,等发现外甥从值班室里溜出来凑到了刘芸的身边,可也就立刻有些纳闷了。

    刘芸搂着霍海的肩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塞到了他口袋里才道。“你咋跑过来了?这边在交接呢,姐现在可没时间陪你玩儿,办正事儿呢……”

    被这个圆脸女警又给郁闷了一下,不过霍海是实在没忍住、才跑出来的,指着正从眼前过去的一个穿花裤衩、满头包的光头说。“刘姐,我认识这人,他昨天晚上还跑我们学校欺负我同学呢……”

    刘芸乐了。“咋的?你准备找他去报仇?”

    “我打不过他……”

    霍海佯装出来的憋屈、可是把刘芸给乐坏了,知道他是岑卫彪的外甥,嘴甜、长得也不赖,瞄了一眼给自己使眼色、意思是让自己赶紧这孩子撵走的岑副所长,刘芸忍着笑压低了声音说。“呐,姐不是不肯帮你啊,现在人多眼杂的、你可不能乱来,等交接手续办完了、姐带你去收拾他!所有的嫌疑犯都要铐起来的,到时候任他再凶、再有力气,姐都能让他知道厉害,你就瞧好儿吧!”

    悄悄的退回了值班室,等武警押送的嫌犯都进去了、霍海可就赶紧出来跟着刘芸往里面走,不过早就留意着他动向的岑卫彪、却是黑着脸将两人都给拦了下来。

    刘芸装糊涂。“所长,干嘛呀?”

    岑卫彪没理她,盯着霍海便道。“去干嘛?啊?”

    老老实实的将昨天的事儿说了出来,霍海摆出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说。“我就想知道那家伙能被关几年、还有没有机会来找我的麻烦……”

    岑卫彪乐了。“还关几年呢?就这种小事儿、连劳教都未必够的上!还有啊,你该喊人阿姨的,喊姐?你多大了?装什么嫩呢?”

    猜到小舅就会这么说了,霍海摆出了一副苦瓜脸道。“那完蛋了,我在明、他在暗,万一哪天他带着人在路上堵我,我跑都没地方跑……”

    “别担心!姐帮你撑腰!小混混都敢跑到学校里面闹事儿了,不好好管管、还不要反了天啊?岑大所长,你外甥喊我一声姐、又怎么着了?我还没说你这个大所长占了我辈分的便宜呢,你倒先恶人先告状一样的嚷嚷起来了,好意思的?小海,跟姐走!看你小舅能拿咱们怎么着!”

    刘芸说着挺着胸脯便往岑卫彪的怀里撞,唬的他赶忙让到了一边,最后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外甥就这么被带进进了,苦笑、摇头,心想碰上刘芸这种泼辣的、还真的是没什么好办法……

    得意洋洋的带着霍海进了里面,见那个光头正在进行着登记,刘芸推门进去便冲着拿着纸笔准备的管教说。“小周啊,你先去忙其他的、我来帮你搞定这个!”

    瞄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霍海,管教小周干净利落的站了起来。“成,那我一会过来。”

    霍海一进来、被铐在了审讯椅上的肉瘤脑袋李强就知道坏了,见板着脸的女警拉上了窗帘、将挂在腰带上的警棍搁在了桌上,看也不看他就出去了、还带上了门,于是李强的脸一下子可就白了。

    绕着那审讯椅转了一圈、研究完了这玩意儿的结构,霍海顺手抄起了搁在墙角的一根椅子腿、这才凑近了过去说。“这好像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呢,看样子咱们还挺有缘的啊?这就算是又见面了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双手努力的抱起拳、又竭力的拱了拱,肉瘤脑袋李强带着哭腔说。“大哥、大哥,我认栽了,我认栽了,行行好、求求你就放过我吧,以后我见着你、我有多远就滚多远,成不成?”

    “昨儿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吧?你不是嚷嚷着让我等着、看我跪地求饶的样儿吗?”

    “我胡说八道的、我满嘴跑火车没个谱的,我就是一跑腿的小混混,我除了欺负欺负中学生、真没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啊!你瞧瞧、你瞧瞧,脑袋上到现在还有好多的肿包呢,脚板底儿也被那拉拉藤给扎烂了,丢了的那条金链子、是我花了三十多块钱才买到手的呢,才戴上一个多月啊……”

    越说越委屈、越说越伤心,被押送过来的这一路上、肉瘤脑袋李强已经是被吓得魂不附体了,没想到昨天晚上让他吃了大亏的那中学生竟然在这儿等着他呢,对方是有警察撑腰、而自己却是被铐在审讯椅上动弹不得,昨天撂下的那些狠话、根本就是笑话,李强一时间也猜不出来自己会遭什么罪、挨怎样的收拾,又急又害怕,哪里还会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呐,在这种地方欺负你、绝对是胜之不武的,不过如果你要是愿意告诉我一些事儿,我也许能让我干姐姐适当的关照你一些,”将椅子腿儿搁在了门边,霍海笑着拽了张椅子坐到了李强的面前,故意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模样问道。“对了,你经过看守所、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儿的吗?”

    李强不明白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赶紧摇头。

    “呐,我先跟你说说看守所的规矩吧,如果你听的满意了、那就回答我几个问题,好不好?”

    李强拼命的点头。

    虽然他没有进过看守所,但看守所是有多么的恐怖、多么的野蛮、多么的惨绝人寰,他倒是听人说过不少,原来以为自己绝对能够坦然面对被关进来的这种事儿了,但坐在面前侃侃而谈的霍海、却是逐渐让他有些绝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