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四十三章 大胆假设

时间:2018-05-16作者:辛老五

    ,!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都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在饺子店里吃饺子,有人过来问我为什么吃饺子不蘸酱油,我回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儿’,那人就‘哦’了一声走了,可等我吃完了想要结账走人的时候,从包间儿里冲出来几个人就把我给铐上了,什么都没问就把我直接扔进了看守所……”

    说起了那一天的经历、苏文是茫然的,而说起了在郊区看守所的那些个遭遇,那模样显得十分委屈。

    岑卫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是他第二次听这人这么说了,上周这个嫌犯被从郊区看守所转过来,关押的时间差不多有七八个月了,卷宗里是寻衅滋事的罪名,但嫌犯认罪的口供却是没有的,审讯记录更是没有的,再加上这个人转过来就一直在喊冤,问题是别说看守所的管教们了、就连跟他同仓的嫌犯们都没一个肯信他说的,岑卫彪因为好奇还打了个电话了解了一下情况,这才得知把这家伙扔进看守所的是郊区一个小派出所,据传是某个领导要求办的案子。

    岑卫彪是刑侦出身、自然是不肯轻易相信什么谣传的,但他也觉得眼前这壮硕汉子精神方面肯定是有问题的,原本还琢磨着是不是抽时间安排这人去精神病院检查一下的,但后来事情多了、也就给忘了,要不是外甥对这个案子格外的感兴趣,他哪里愿意再听这家伙的荒唐之言?

    “真的呀,我真的是无辜的啊,我吃饺子从来不蘸酱油的啊,我们那边吃饺子不蘸酱油的有很多啊,不稀奇的……”

    小舅越听越不耐烦了,霍海也明白他的耐心即将耗尽,干脆直接冲着苏文道。“哎,那你知道那天问你为什么吃饺子蘸酱油的人,是谁吗?”

    “我哪儿知道啊?那一桌人是在包间儿里面喝酒的,穿的也都是便装,等把我铐上了、我才知道都是些公安民警,送我去看守所的路上、我只听见其中一个在说招待什么领导的,后来在郊区看守所里每次提审我都这么说的,可提审的公安同志都只是笑,同仓的那些人只要听我这么说、就揍我、就打我,没人相信我说的、谁都不相信的啊,可我真的没说慌啊,我可怎么办呐……”

    苏文叹气、摇头,一脸的茫然,岑卫彪吃不消了,依着程序记录下了情况、叫来了管教,交代把人先送去检查伤势、进行治疗,另外回去之后不要再让他受欺负了。

    “所长,没办法啊,这混蛋不肯老实交代问题、逮着人就说他是冤枉的。可就算他是真冤枉的、也不至于是因为吃饺子不蘸酱油给关进来吧?这家伙纯粹是在侮辱大家的智商嘛……”

    岑卫彪瞪起了眼。“行了、行了,交代下去就是了,不行先给他换个仓就是了,上级要是下来检查、他这么一脱衣服、乱嚷嚷一通的,这板子万一打下来、谁挨着?你?还是我?还是咱们所长?”

    自觉伸冤无望的苏文,认真的鞠躬表示感谢,然后才跟着管教往外面走。

    霍海将只有嫌犯移交手续的那卷宗摆在了桌上,开玩笑式的说。“小舅啊,您觉得这案子的疑点在哪儿?”

    “呦呵?考起你小舅的专业素质了?成,那你就坐下来给小舅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霍海佯装兴奋、激动,坐下来便说。“呐,如果说假定这个苏文是真的犯了事儿,但他被关进来是因为寻衅滋事,但寻衅滋事总要有受害的人吧?”

    岑卫彪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说,继续说!”

    “既然没有受害人、那就说明他不是寻衅滋事,有冤屈的概率大增!他说铐他走的是穿便装的民警,而且之前是在包间儿里喝酒的,在被送往郊区看守所的路上还听民警说是接待什么领导的,如果假定苏文说的是真的,那有没有可能是下去视察的领导见苏文吃饺子不蘸酱油、好奇之下就问了一嘴,结果被他一句‘关你什么事儿’给噎的发了毛,于是随口一说、要基层派出所整治一下这家伙,而视察的领导走了之后、也酒醒了之后也忘了这码事儿了,不清楚情况的民警觉得没准儿真正的案宗在公检法哪个单位放着,所以也没人也敢放人、更没人管这事儿了。即便是有少数几个警觉的预感这事不对头,但碍于上面的领导面子也都不敢碰、不敢去问领导,想着反正倒霉的不是自己,于是慢慢也就没人问这事了,所以……”

    “所以?所以什么?”岑卫彪气的想揍人了。“你当我们系统里面的领导就这么混账?”

    “你们局领导要是没有混账的、那您能被从刑警队踢出来、扔到这儿?”

    岑卫彪瞪眼、攥起了拳头,可面对外甥那清澈的眼神、那略有些鄙夷的表情,最终不由得长叹了口气。“得得得,你的想象力是真的很丰富,不过小舅告诉你一个道理,那就是破案,是需要的确凿证据……”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知道的啊!”

    霍海理所当然的回答,把岑卫彪噎的不轻,见小舅那脸色不对了、可就不敢再卖什么管子,紧跟着继续说了下去。“小舅啊,其实想要知道真相、简单的不得了啊,您打几个电话问问不就成了?反正局领导下去检查工作、肯定是大家都知道的,是哪个领导要求把这人给扔进看守所的、只要时间跟地点能对的上,这案子可能也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岑卫彪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儿的道。“说的轻巧!你都说了那什么领导可能是忘了这码事儿、所以人才一直被关在看守所的,那要是我把这案子给翻了、那领导岂不是要找我算账?你小舅的能力可有限的很,惹不起局里面的领导!”

    霍海站起来跑到了岑卫彪的身后,一边帮他捶肩一边继续怂恿。“小舅啊,那咱们再换个角度来看这案子,成不成?”

    “说!”

    “这个人显然是个执拗的,从郊区看守所被转移到这里、还天天在含冤呢,那如果他的案子被翻过来了,那您觉得他会不会跟看守所讨要个说法?”

    “想的美!给他翻案的前提、肯定是要让他签协议不能再追究的,估计为此上面肯多赔点钱给他,他是外地人、一走了之了,可小舅又没地方跑,那不就惨了?”

    “惨了?那可未必!小舅啊,这种荒唐事儿发生在咱们邗州、就发生在您眼皮子底下,如果您不出面、早晚这事儿还是要被纠正过来的,可等到了那个时候、您的责任可就推卸不掉了。所以啊,我不管您是不是能想得通、想的明白,但这事儿是肯定要尽快解决的,而且越早解决、您的责任才越小,责任越小、您调回刑警队的概率才会越大!”

    岑卫彪内心狂震,缓缓的转过脸,瞅着外甥那天真无邪的笑容,一股寒意却是从脚板底硬生生的窜上了头顶,令他的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被小舅这个黑面神这么瞅着、霍海心里面也是在打鼓的,听见电话响了两声、小舅却似乎根本没有反应,于是霍海拍了拍他的肩膀便道。“小舅?小舅?有电话!”

    岑卫彪拿起电话,听了一句便腾地站了起来。“是、是!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