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四十二章 看守所

时间:2018-05-15作者:辛老五

    ..霍海的荣耀重生

    “所长好……”

    “所长好……”

    当本该休息的黑面神出现在了单位,管教民警们一个个都显得非常稀奇,不过还是会过来问好的,而那些执勤的武警虽然不吭声、目光里却反倒是有着敬意,这让跟着岑卫彪进了看守所的霍海、觉得挺有意思,而且一路上碰见的值班民警的简单汇报,在霍海听起来就像是江湖切口,想着若是他还是前一辈子那种少年人的心态,估计一定是会就被这里严肃的气氛所感染的。

    “所长?咋休息天不在家休息嘞?是不是昨儿晚上公粮没交足、嫂子不满意了,把你给撵出来了呀?”

    一个圆脸女警的调侃、终于让一路上几乎只需要点头、摇头的岑卫彪瞪起了眼。“胡说什么呢?注意点!”

    圆脸女警浑不在意,走过来可就瞅着霍海两眼放光了。“这是你亲戚家的孩子吗?哎呦?好俊的小孩儿哦,来来来,过来、过来,让阿姨好好疼疼……”

    霍海可没想到对方会真的扑过来,结果被那圆脸女警搂了过去,脸被捏了、鼻子也被按了、头发更是被揉乱了,心头简直是彷如有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

    站在一旁的岑卫彪见外甥傻了一样、赶紧伸了手,冲着对方便道。“搞什么?这是我外甥,上初三了,可算不得小孩儿了!你瞅瞅这身高,瞎胡闹!”

    圆脸女警大大咧咧的道。“有什么呀?十八岁才算成年呢,老封建!”

    冲着岑卫彪扮了个鬼脸、圆脸女警便冲着霍海柔声道。“阿姨去给你拿糖吃,好不好?”

    霍海黑了脸,圆脸女警却是笑的越发畅快了,而岑卫彪也吃不消了,挥手撵人。“刘芸!你给我严肃点!该干嘛干嘛去啦!”

    “成成成,我的所长大人,”圆脸女警立正、敬了个礼,然后可就又冲着霍海做了个‘ok’的手势,笑嘻嘻的道。“等着啊,阿姨现在就去给你拿糖……”

    圆脸女警一步三回头,岑卫彪见外甥的表情越发古怪了、可就赶紧揽着他的肩膀往里面走,等又经过了一道门这才说。“小海啊,刘芸这人呐是没什么坏心眼儿,坏就坏在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乱说,她跟你小舅的情况差不多,都是被贬下来的,你回去了可不许乱说的啊,否则小舅饶不了你……”

    霍海心想对这个圆脸女警的了解、可能自己比现在的小舅还要深一些呢,因为两年后就是这个女警、让小舅家差点就散了,当时所有人都没想到那个性子绵软的小舅妈在捍卫家庭完整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刚烈,最终这个圆脸女警似乎是离开了邗州,而小舅的脸上也多了几道近乎于毁容般的挠痕……

    进了办公区、岑卫彪这才意识到外甥竟然一直都没应声,掏出钥匙可就奇怪道。“哎?小舅刚才跟你说话、怎么不应一声啊?”

    “听见了啊,就是觉得这里什么都稀奇!看不够嘛!”

    岑卫彪开了门,坐下来还是觉得这时间才隔了半个多月、可怎么都觉得这外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懂事是懂事多了、机灵劲儿似乎也更足了,但眼神里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就像是好多本该大人们才晓得的、他却都明白、都懂一样,尤其是刚才,刘芸提到那什么‘交公粮’的时候、他就像是知道意思一样在强忍着笑,简直是活见鬼了!

    岑卫彪起了疑心、悄悄的认真观察,见外甥进了办公室像是对什么都新奇的很,心想外甥才十六,这年龄应该是还属于疯玩的时候呢,按理来说不该知晓那些男女之间的隐喻和调侃,心情逐渐松缓了下来、但还是板起脸严肃的道。“有什么稀奇的?被关进来的人可不会觉的这里有什么稀奇!”

    霍海懒得搭理,岑卫彪也没继续追问,拿起了桌上的电话通知了仓房,让把七号仓的那个苏文给叫过来。

    “所长,哪个苏文啊?”

    电话那头的大嗓门、让岑卫彪赶忙将话筒挪远些。“就是那个说吃饺子不蘸酱油给关进来的!”

    噗嗤!

    霍海忍不住乐了。

    扣了电话,岑卫彪习惯性的斥道。“笑什么笑!这儿是看守所,严肃点!”

    “小舅,您不觉得单是这么滑稽的罪名,就挺可笑的吗?”

    岑卫彪瞪起了眼,一拍桌子。“滑稽?比这滑稽无数倍的案件、你小舅也见过!今儿也就是你小舅喝了点酒、昏了头了才带着你过来了,以后想都别想!这地方晦气的很,你小舅是没办法必须待在这儿,你快要中考了……”

    “小舅啊,您的思想觉悟需要提高啊,在这儿可也是为人民服务,而且这里还是对犯罪分子形成强力震慑的地方,就算是有意见、也不能说出来的,一定要有着饱满的精神、良好的状态……”

    “嘿呦?还数落起你小舅来了,皮痒痒了吧?”岑卫彪开始挽袖子。“你妈舍不得揍你、小舅可舍得呢!想不想试试?”

    小舅摆出了这样的架势,这话题是继续不下去了。

    办公室里有着整整一面墙的书柜,里面那些大部头的、应该是前任副所长拿来装样子的,但在书柜的角落里倒是有不少刑侦方面的专业书籍,霍海觉得小舅被发配到这里之后、应该也是没丢下他的老本行的,只是前一辈子他的颓废和消极、可能就是让他再也没有实践的可能性的根本原因了。

    咚、咚咚!

    敲门进来的管教,带进来一个壮硕的大块头。

    大块头的脸上有青紫、进来的时候也一瘸一拐的,岑卫彪拧起了眉头,冲着那管教挑了下眼、见对方点了点头,岑卫彪想笑、但也知道不合适,低着头干咳了两声,这才开了口。“你就是苏文?”

    “报告政府,我就是苏文!”

    “脱上衣!”

    壮硕的大块头怔了下,瞥了站在窗口的霍海一眼、便赶紧扒掉了自己的上衣,只见胸口、肚腹都有着大片的青紫,而左肩是又红又肿,显然是旧伤未去、新伤又起。

    岑卫彪沉下了脸。“怎么回事儿?”

    “报告政府,上厕所自己摔的!”

    岑卫彪又问。“去医务室看了没?”

    苏文迟疑着想要扭过去看带着他来的那个管教,岑卫彪猛地一拍桌子。“说!”

    “报告政府,还没有……”

    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管教打发走了,岑卫彪指了指摆在一旁的椅子,等苏文坐下来、他便翻开了找出来的卷宗,眼前一暗、这才发现是凑过来的霍海挡住了光,本能的张开手将案卷里的内容给捂住了,转过脸可就狠狠的瞪着他。

    “也让我看看呗,都说了这案子肯定有蹊跷的,要不然您也不至于就这么痛快就带着我过来,是吧?”

    嘿呀?

    这不仅仅是得寸进尺了,整个一顺着杆儿就往上爬的架势啊!

    岑卫彪想发火,不过面对外甥的嬉皮笑脸、最终还是没好气儿的将卷宗扔给了他,冲着老老实实坐在桌子对面的苏文道。“行了,赶紧将你犯的事儿再说一遍,要完整且真实,要是敢说谎、没你好果子吃……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