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三十八章 晚自习

时间:2018-05-13作者:辛老五

    ,!

    库库库、库库库……

    教室里不时响起的憋笑之声,终于惹火了监督晚自习纪律的数学老师。

    教鞭重重的拍在了讲台上,那‘啪’的一声响、令教室里的杂音骤然消失,不过只是教室里异样的安静也仅仅是维持了不到两分钟,就又被‘库库库’的憋笑声给打破了。

    戴着老花镜在改试卷的数学老师炸了,腾的站起来。“哪个?是哪个?站起来!”

    教室里再一次的鸦雀无声了。

    就在数学老师准备发飙的时候,白子念从座位上站起了起来,面对暴怒的数学老师、竟然又捂起嘴‘库库库’的笑了起来,当场就被勃然大怒的数学老师给轰出了教室,不等走出去便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也就不但引得同学们瞠目、就连走廊里巡查晚自习纪律的老师都不由得惊呆了。

    除了教导处主任、白子念在学校里是哪个都不怵的,大摇大摆的在窗口冲着坐在最后一排的霍海竖了个大拇指,点了根烟便在巡查教师的怒视之下、扬长而去。

    “距中考可只剩下不到四十多天了,想要考上好的高中、想要以后上好的大学,那就请你们一定要记住,学习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别人!如果你没有他那样的家庭、那就别学他这种人的样儿!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中考就是检验你们这三年努力的关键时候,每一分钟可都不能浪费……”

    数学老师老调重弹,下面的学生们大部分耳朵里的茧子都出来了,因为关键是只要这老头开了腔、没个三五分钟是肯定结束不了的,临近中考、所有的学生都陷入了书山题海之中,晚自习要是不抓紧时间时间做作业、回家十二点之前想睡觉那绝对是妄想,因此乐呵过了、绝大部分学生也就不愿意听这样的唠叨了。

    不过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刚说到头悬梁、锥刺股,坐在第二排的小辣椒周亚敏却又忍不住‘噗嗤’了一声,这可被数学老师给逮了个正着,于是周亚敏也就挨了一顿臭骂之后、被罚到教室后面去面壁思过了。

    女生被罚面壁,是数学老师最为严厉的惩罚,哄堂大笑声中,小辣椒周亚敏委屈的扁着嘴、抱着书站到了教室的后面。

    唰唰唰的书写声、再一次成为了初三一班的主旋律,改完几份试卷的数学老师习惯性的拿起了他的茶壶,吸溜了一口,见全班同学都在认真的学习、可就欣慰的点了点头,不料又有憋笑声、再一次的在教室里响起,而且这一次声源来自于不同的位置,数学老头差点被气疯了,愤然起身、拿起教鞭重重的抽在了讲台上。“哪个?又是那个?站起来!站起来!”

    异样的寂静、在教室里蔓延了开来。

    没能忍住笑的张念怀首先站了起来,可紧跟着坐在第二排的班长司蕨薇也犹豫着站了起来,这下子整个教室都哗然了!

    张念怀这种成绩吊车尾的,在晚自习上捣乱当然没什么稀奇。

    但品学兼优、长期担任班长职务、又是年级三朵花之首的司蕨薇竟然也站了起来,这可就是惊天动地的媳事儿了啊!

    汇聚过来的目光,有惊讶的、有愕然的、有同情的、有不解的,司蕨薇的脸上是火辣辣的、心里面也真的是委屈,而数学老师那失望的表情更是让她羞愧,只是她忍不住笑、真是有原因的啊!

    肉瘤脑袋佩戴的那条大金链子竟然顺水飘走了,这已经是很令人发笑的事儿了,可问题是暴打了肉瘤脑袋的霍海、还装模作样的吼了一嗓子说什么小偷在河边、赶紧过来抓,吓得那个肉瘤脑袋慌不迭都不敢再骂人了,而河对岸上丛生密布的是拉拉藤、是连叶子上都长满刺儿的植物啊,凉拖鞋不见了、穿着花短裤的肉瘤脑袋是疼的哼哼着往河岸上爬那模样,真的是要多有趣儿、就有多有趣儿,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眼瞅着班里面最不需要老师们操心的班长司蕨薇脸胀的通红,数学老师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决定这事儿不能追究下去了,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今天这是怎么了?连班长都不能好好的自修了?行了、行了,全都坐下去吧s面的那个,也回座位上吧。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让老师省心啊……”

    教室里的议论声、在数学老头的强力镇压之下,迅速消失了。

    不过坐下来的司蕨薇却是趴在了桌上一动不动,直到晚自习结束了、这才红着眼圈默默的收拾东西。

    被罚站的耻辱、虽然对小辣椒的心理打击也是蛮重的,可等他她发现司蕨薇竟然哭了、可就怒不可遏了,扭过身可就冲着霍海吼了起来。“霍海!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教室里安静了那么一刹那,但紧跟着可就炸了锅。

    “不是吧?大班长是给他惹哭了的?”

    “嘿呦?这可是大新闻哎!到底怎么回事儿?谁知道、谁知道……”

    “霍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赶紧老实交代,不然大刑伺候……”

    好事儿的男生嚷嚷着开始起哄,司蕨薇的眼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她收拾好书本、拎着书包就冲出了教室,竟是一句话都没说便走了,急的小辣椒周亚敏赶忙从后门追了出去,在经过最后一排的时候还不忘踹了张念怀一脚,痛的他是嗷嗷惨叫了起来。

    “海子?她为什么会踢我啊?我是受害者啊,我又没招她、也没惹她的啊……”

    最先被撵出了教室、晚自习结束了回来收拾书包的白子念听到这话便乐了。“活该!谁让你坐外面的?她一准儿是想踢霍海的,可你这么大的一坨堆在这儿呢,她不踢你踢谁?”

    “苍天呐、大地呀,我咋就这么倒霉啊?”

    晚自习结束了,张念怀脸颊上的五指印儿虽然还在,但他乐观的心性儿却是已经恢复了,霍海一边感慨着这小子的心态是真的好一边收拾着东西,等瞅见桌上的那本已经散了架的牛津字典,愣了下可就有些头疼了。

    这本牛津字典是司蕨薇的,还是她用了没没几天的,在凉亭里霍海用这本牛津字典痛揍那肉瘤脑袋的时候觉得挺顺手的,可没注意竟然散了架了,这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可就是个比较为难的事儿了。

    这种精装版的牛津字典邗州是绝对买不到的,霍海依稀记得小辣椒提过一嘴,好像是司蕨薇她妈出差给带回来的礼物,司蕨薇特别的珍惜,若不是因为之前学校张榜公布关于中考单科成绩全市第一的、报考杨中能减分,想必她甚至都不愿意将这么珍贵的礼物带到学校的。

    试着拎起了牛津字典的一角,那厚厚的牛津字典在霍海眼前再次散成了一堆,显然已经是无可挽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