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三十七章 大金链

时间:2018-05-13作者:辛老五

    十中教育楼的西北角会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凉亭,是因为多年前十中改造操场、挖出来的黄土没地方安置,堆积成山的泥土也就促成了这个凉亭的建造。

    由于是堆土而成的,所以凉亭北侧的坡度也就相当的有限,而形同于校园院墙的那条小河也将校内外给分隔了开来,那些在河对岸是肆意生产的野拉拉藤、也杜绝了外人跨河进入校园的可能。

    肉瘤脑袋奋起反击的那一通王八拳,因为有他自己呼呼荷荷的伴奏声、显得相当具有威势,但依照武林中人的专业说法、却是标准的胸前空门大开,于是霍海这一脚踹出去、也就用为用力过猛、将肉瘤脑袋直接给踹的翻出凉亭,一路惊叫着跌进了河里。

    “哇塞?这一脚也可太帅了吧?”

    小辣椒周亚敏的惊叹,与被烟蒂烫了手的白子念的咝咝痛呼同时响起,霍海这才意识到可能是这个肉瘤脑袋给的机会太好、所以他才会忍不住那样的一脚给踹了过去,觉得有趣、更觉得爽快,霍海晃了晃头、翻过凉亭正准备下去,怔了下便转过脸冲着白子念说。“你就别下来了!”

    肉瘤脑袋严格说起来跟白子念不是很熟、也算不上是朋友,不过白子念认识这家伙的老大朱海洋,虽然他很不愿意参与这种与同班同学发生纠葛的事儿,但可朱海洋主动打了招呼、情面上白子念有些推不掉,听了霍海所说的、他第一反应是自己被威胁了、被小觑了,愤愤然的将烫了手的烟蒂扔了、冲进了凉亭,见霍海已经翻身跃下了凉亭往河边去、而肉瘤脑袋正骂骂咧咧的往岸上在爬,他突然间有些明白了过来,自己似乎是真的不适合再露面的。

    今天的破事儿,从肉瘤脑袋挨了揍的那一刻起,形势就已经完全逆转了。

    肉瘤脑袋可不是本校的学生,溜进十中跟本校学生发生的任何冲突、都足以让保卫科将他扭送派出所的,霍海襄助同学,无论他打赢了还是挨了打,他都只会只受到学校表彰、获得同学们的赞扬、被教师们高看一眼,此时若是自己依然要坚持站在肉瘤脑袋的这一边,那触怒的可不仅仅是学校,还相当于是站在了同班同学们的对立面!

    白子念生于富贵之家,打小在家里就是颐指气使的惯了,进入初中的这三年,他就属于那种被老师们厌恶却不会过重的批评、同学们不敢招惹但会敬而远之的那种人,不过少年人又有哪个不是渴求被认同、被接受的?骄横惯了、白子念自然不会覥着脸主动去结交同学,但他嚣张跋扈的背后实际上是孤独、是寂寥,班长司蕨薇那嫌弃的目光、小辣椒周亚敏那鄙夷的眼神,已经让他格外的难受了,霍海让他别露面的话语之中所蕴含的深层次内容,白子念用语言无法去描述出来、但也感觉到了好意,因此踌躇了片刻、也就留在了凉亭里。

    白子念是怎么想的、霍海不清楚,不过他顺着凉亭北边的土坡出溜到了河边,瞅着正在往岸上爬的肉瘤脑袋却觉得特别可乐。

    这条河并不深,不过多年未曾清淤、河底的淤泥到底有多厚谁也不清楚,从凉亭里一路滚下来的肉瘤脑袋似乎是倒栽葱般的扎进了河底,所以现在是满胳膊的淤泥,而粘在脑壳上的那一丛水草倒是绿油油的,并且最里面骂骂咧咧的半个身子已经上了岸,霍海走过去抡起手里的牛津字典便砸了过去!

    嘭!

    眼看着那肉瘤整个身子都向下一沉,紧跟着污秽的脏话就是一大堆,霍海见肉瘤脑袋还在奋力的想要爬上来、用牛津字典狠砸了好多下、却还是没能让这家伙放弃,不由得叹了口气便站了起来,一脚踹在这家伙的脑门、将人给踹进了河里。

    稀里哗啦的水声、混合着肉瘤脑袋呛了水的咳嗽声、喝骂声,霍海见肉瘤脑袋还想往岸上爬、可就四周摸寻了一下,找到了一根柳枝便没头没脸的抽了过去,这下子肉瘤脑袋吃痛不过、那骂声也就消失了。

    脸上挨了好多下,气疯了的肉瘤脑袋不得已退到了河中央、头脑才稍微清醒了些,红着眼指着霍海便道。“小子!信不信老子上了岸、生拔了你的皮?”

    “别以为剃个光头、穿这么一身就真的是什么黑社会了,教你个乖,戴粗链子的除了混社会的、还有那看家狗呢,你说你一个混社会的跑到学校里撒野、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还有啊,别一口一个老子、老子的,混社会的哪个是靠耍嘴皮子就能上位的?你见过吗?没见过吧?没见过那就老实点啊,耍嘴皮子除了让你被人揍更狠之外,没什么好处的嘛……”

    肉瘤脑袋好赖话还是能分辨出来的,眼珠真的红了。“你敢骂老子是狗?”

    “还有啊,快要上晚自习了,保卫科的最先巡视的就是这片儿,知道的明白你过来只是想欺负人、可不知道的也许会当你是准备来偷东西的,既然你曾经也是十中的学生,那你就应该知道章鱼下手有多黑、保卫科的揍起小偷来是有多狠的!对了,你贵姓啊?”

    霍海自说自话着,可之前就被问过贵姓的肉瘤脑袋是虽然气懵了、但小偷被逮住的后果他是再清楚不过的,火气无处宣泄、只好照着河面一通乱拍,恶狠狠的道。“小子!记住喽,老子姓李、叫李强!老子是人防乐园的朱老大罩着的,你等着、你给老子等着!有你跪地求饶的时候!咱们走着瞧!”

    “年纪不大、口气还不小,那我就免费再教你一个乖吧,”蹲在河边,霍海笑眯眯的说。“这严打可还没结束呢,打架斗殴也好、欺负在校的学生也罢,可都绝对属于被严厉打击的对象,好好地日子不过、难不成你真想接受公审,然后被送去西北啃沙子、蹲苦窑?”

    严打这个词儿、让肉瘤脑袋不禁打了个哆嗦,罩着他的老大的老大、老大的老大的老大可都是因为严打而栽进去的,只要一想到公审的那浩大的场面、肉瘤脑袋的腿肚子就打哆嗦,他明白今天算是彻底栽了,恨恨的可就干脆转身、准备从河岸的另一边爬上岸。

    直到肉瘤脑袋艰难的趟过小河、靠近了河对岸,霍海这才扬声道。“哎?你的链子还不要了?”

    肉瘤脑袋猛地一摸脖颈,那条指头粗的金链子果然不在了。

    “呐,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再不赶紧去捞的话,你的大金链子可就真的要飘走了……”

    顺着霍海手指的方向,肉瘤脑袋看见了他那条被水草勾住了的金链子。

    载浮载沉,在河面上漂浮着的金链子、就彷如是狠狠的一记耳光,令月光下肉瘤脑袋那本就有些狰狞的表情,突然间显得有些滑稽、有些可怜……</>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