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二十七章 龌蹉

时间:2018-05-08作者:辛老五

    ,精彩小说免费!

    将蒙着电视机和影碟机的丝绒罩子给取下来,司蕨薇细心的叠好、抹平了丝绒罩子上的褶皱,转过脸见周亚敏已经捧起了金庸的小说在翻看,叹了口气。“你也是的,还认了真了?”

    翻到了想要找的那个段落,周亚敏得意的扬起了手里的书。“当然啦,你过来看啊,祖千秋与令狐冲论酒的这一段,还真的是满有学问的,要不是霍海提到了、我可能都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深奥的学问呢……”

    司蕨薇的心里一动,没来由的却想起了早上他面对自己时的态度和表情。

    不像小学的时候他竭力想要装出来的镇定、也不像是上了中学之后竭力想要表现出来的淡然,更不像是那些个写信给自己、却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连囫囵话都说不出来的那些男生,他的目光清澈、神情中却有着不太容易察觉到的失落和遗憾,甚至在最后的时候似乎还蕴含着些许怜悯的意味,司蕨薇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皱起了眉。

    她不明白霍海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明明五一之前面对自己的时候大多会低着头去瞅他的鞋尖儿、明明会偷看自己、却又不敢与自己的目光相对视呢。

    太奇怪了。

    一个人怎么可能只是过了个五一、就出现了如此之大的变化呢?

    扰乱课堂、散播关于班主任的谣言,数学成绩一下子就比自己还要好了,去了教导处、却毫发无伤,还知道什么诗经、还知道小雅,还知道苏轼的一首不出名儿的诗词……

    司蕨薇越想越不明白,可紧跟着她就有些恼了。

    什么嘛!

    怜悯?

    那小子有什么资格来怜悯自己的?

    些许的怒意涌上了心头,司蕨薇深吸了口气这才将坏心情给压了下去,抬起头瞅了一眼时间、直接伸手将周亚敏正在翻着的小说给夺了过来。

    周亚敏愕然,抬起头见司蕨薇准备将小说放回书橱、当即可就苦了脸。“我还没找到那个章节呢,你就让我再找一下嘛……”

    “这都几点了?看影碟要浪费掉一个半小时呢,金庸的书这么多呢、你一本本的翻,那你今天还学不学习了啊?你试卷做完了吗?你英文课文能熟练背诵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周亚敏垮了脸、竖起了白旗,不过瞄了一眼时间、还是忍不住去抱住了司蕨薇的胳膊、撅起嘴央求道。“蕨薇啊,你就再给我一点点的时间嘛!我已经快要找到了,你知道我性子急、好奇心重,不找到答案我是没心思看书做功课的啦……”

    “找什么找啊,有些细节是经不起推敲、但有一些霍海绝对是在胡说八道的,小昭被脚镣锁着,可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会十多年没换过裤子啊!”

    “啊?戴着脚镣还能换裤子?说笑的吧?”

    将厚厚的四本《倚天屠龙记》放回了书橱,司蕨薇拽着她进了自己的小屋,拿起纸笔、便画起示意图。

    片刻后司蕨薇丢下笔,转过脸见周亚敏面对着草稿纸上那几幅示意图一脸的茫然、似乎还是没有看明白,只好指着自己画出来的示意图没好气的道。“呐,先脱掉左边的裤子、然后把裤子穿过脚镣不就脱下来了?然后是右边的,最后从中间不就能找到穿过脚镣的缝隙、把裤子完整的换下来了?还不明白?得了,你找个时间自己试一试吧!我真的是被你给打败了哦……”

    “我又不是囚犯、戴什么脚镣嘛,”知道自己的反应慢、周亚敏被数落了也不恼,只是盯着她画的那副示意图认真的研究着,片刻之后才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啊,书里面写的是小昭常年戴着脚镣、走到哪儿都会叮当作响,所以我就以为小昭戴着的脚镣是严丝合缝的、是完全贴合在脚踝上的,哪里能想到脚镣跟足踝之间会有缝隙?”

    从床底下取出了珍藏的影碟,司蕨薇松了口气便笑着道。“笨就是笨,别给自己找理由!你想啊,那脚镣是什么玄铁做的、很难被刀剑斩断的,所以加工的时候自然也就比较困难,小昭戴着那脚镣长达十多年呢,十多年前的小昭才是个小女孩,所以……”

    见司蕨薇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了,周亚敏见她的脸染上了绯色、而眸子里更是有了羞怒,这次她的反应可不慢、愣了下便猛地瞪大了双眼。“霍海是个小流氓!他竟然想到了这些……”

    “不许说!太龌蹉了!”

    周亚敏的脸也红了,羞恼之下可就气的想要去找霍海算账,可是却被司蕨薇给拽住了,她不禁有些奇怪。“蕨薇?你拦我干嘛呀?这种小流氓一定要狠狠教训一顿的,要不然以后还得了?”

    “动动脑子啊,他一直说的是裤子、裤子,就没提那什么内、内什么的,你去找他算账、他绝对会装傻的,到时候你的脸往哪儿搁啊?传开了岂不是会被人笑话?”

    被嗔怨着,还被司蕨薇在脑门上戳了一指头,周亚敏揉着自己的脑门、还是有些不忿,拽着司蕨薇回了她的屋指着后面的那栋楼便问,霍海家的窗户是那一扇?

    脸颊没来由的又有些烫,司蕨薇甩脱了她的手便道。“我怎么知道他的窗户是那一扇?你跟他住在同一栋里面、你怎么会不知道的?”

    “哎?之前你还指给我看过的吗?”

    司蕨薇板起了脸。“你记错了!我从来就不知道他家的窗户在哪儿!”

    “可……”

    “可什么可?影碟还看不看了?不看我就收起来了,省的我妈万一回来看见了,又该数落我不认真学习了!”

    司蕨薇坚持不承认、还用这样的方式来堵自己的嘴,周亚敏有些委屈、但也只好当成是自己记错了,不过等两个人开始看影碟,只要是由小昭出场的镜头、周亚敏就会情不自禁的发笑。

    一次、两次、三次……

    司蕨薇吃不消了。“你到底看不看呀?不看我就关了!”

    “别、别关啊,我就是想着小昭戴着脚镣除了换裤子麻烦之外,要是需要骑马的话、她又该怎么骑的啊?两条腿分不开的吗……”

    周亚敏所描述的画面、在司蕨薇脑海里不断的闪现,因为好玩儿、所以会觉得好笑,不过深思一下的话、却又有些尴尬,而且只要想到那个始作俑者、司蕨薇就既羞且恼了。

    画面转到了张敏下武当山、回眸一笑,周亚敏也止住了笑、扯了扯司蕨薇的袖子。“蕨薇啊,你说霍海到底是怎么会知道的呀?我觉得今儿早上……”

    “他就是个小流氓!不学好!不许再提他了!”

    见司蕨薇误会了、周亚敏忍着笑说。“哎呀,我不是说那个啊,我是想问你,他对你名字的那种解释、到底对不对呀?”

    对?

    还是不对?

    司蕨薇是真的不知道。

    她有些怅然,甚至是有些沮丧,因为在她的心里面真的很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那样去解释的。

    因为,如果霍海所说的是正确的,那不就意味着给她取名儿的人,不但精于古诗词,还具有着浑厚的文化底蕴吗?

    那该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