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二十六章 名如其人

时间:2018-05-08作者:辛老五

    ,精彩小说免费!

    金庸的武打小说,在绝大多数成年人的观念之中,肯定是适合于男生看的,而女生们所喜欢的,无非是亦舒、琼瑶、三毛,比较文青一些的则应该是去看张爱玲的书……

    不过周亚敏三年前所不经意间所发现,却是属于她和司蕨薇之间的秘密,更是让她得以成为司蕨薇最好的朋友的原因。

    司蕨薇的性子清冷、内心特别的骄傲,周亚敏不会明白这是因为她出身于单亲家庭,也不会明白这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打小就自然而然的会成为焦点的必然结果,周亚敏只知道司蕨薇也很喜欢金庸的两本小说,尤其是《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这两本书,并且《倚天屠龙记》中的那些个人物之中,司蕨薇最喜欢的就是小昭了。

    尤其是邱淑贞版的那个小昭,更是让司蕨薇惊叹且感动,竟然将攒了好几个月的零用钱拿出来去买了影碟。

    要知道,三年前的dvd影碟可是很贵的,周亚敏还清楚的记得自己陪着她去音像店的那一次,那影碟竟然相当于她家里小半个月的生活费,简直是昂贵且奢侈……

    只是,这混小子脑子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啊?

    戴着脚镣的小昭,裤子穿了那么多年就没换过?

    练了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没办法自己去上厕所?

    独臂的杨过一个人生活了十六年,他的指甲是怎么剪的?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就算是他喜欢看金庸的小说,可他到底在书里面看的是什么呀?怎么注意到的竟然全都是些莫名其妙、令人想想都觉得离奇的细节啊?

    周亚敏愤怒了,但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此时皱着眉的司蕨薇终于开了口。“倚天屠龙记这本书我看过,电影我也看过。周芷若、赵敏、殷离、小昭四个性格各异的女孩都给过张无忌一腔热爱。周芷若有心计、为张无忌不惜背叛师傅,却失在手段太过毒辣;赵敏敢爱敢恨,为张无忌放弃荣华富贵,却失在缺少些女人味;殷离身世凄苦,为张无忌的选择而黯然离去,而张无忌对她同情的成分占多;唯有小昭,永远站在张无忌后面一步的地方,把全部的心力和感情都交付了出来。张无忌只是给她一个小小的关爱,却让小昭用一生去回报,我想知道一点,那就是你看这些书的时候、你到底在关注些什么?情节?人物?还是这些根本就不值得去研究的所谓的‘细节’吗?”

    “你觉得研究这样的细节不好?”

    “小说就是小说,又不是史料,哪里需要如此严谨的进行推敲和揣摩?金庸的小说并没有直说想要歌颂什么、宣扬什么的,不过在字里行间还是能够看到忠诚、义勇、真挚的感情、无私的奉献的,即便只是将金庸的小说当做消遣品,也不能如此放肆的进行诋毁吧?是,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书里面会存在一些细节经不起推敲的情况,可是这并不妨碍这些小说被奉为经典、被视为武侠小说的典范吧?”

    司蕨薇还算克制,不过霍海还记得这些所谓的‘细节’对于金庸迷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从邱淑贞版的小昭所引申出来的这一切,目的可绝非是想要去毁掉经典、去调戏两个女生,见时间还有、便顺势坐了下来,面对着面带薄怒的司蕨薇说。“拓扑学,你知道吗?”

    司蕨薇蹙眉,眸子里闪现出了一抹疑惑,抿了抿嘴才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写下了‘拓扑’这两个字,调转草稿纸的方向让霍海能够看清楚。

    “拓扑学是数学当中一个重要的、基础性的学科分支。它最初是几何学的一个分支,主要研究几何图形在连续变形下保持不变的性质,而且在几何应用之中、如果能明白什么是拓扑学、能够借助于拓扑学的规律进行学习,那么许多几何题也就非常容易去证明和求解了……”

    “不是吧?小昭怎么换裤子这事儿、竟然还牵涉到了这么高深的数学知识吗?”

    张念怀的怪叫,导致两个女生同时将愤怒的目光投了过去,他慌不迭的赶忙用双手捂住了嘴,表示自己绝不会再插嘴了。

    “流氓胚子!”周亚敏骂完、揽着司蕨薇的肩膀便冲着霍海说。“呦,你还懂这什么拓扑学的啊?蛮厉害哦,说说呗,你还学了些什么?有什么值得让我们也知道的?”

    “其实吧,金庸这个人是致力于历史研究、文学功底也十分深厚的。他的作品里十分自然地穿插着大量诗词名句,到处显示着他渊博的知识,尤其是他对易经八卦、奇门算术、医药、音乐、书画等杂学也多有涉猎,《笑傲江湖》中祖千秋与令狐冲论酒的那一段,也非常能够体现金庸渊博的知识……”

    见司蕨薇的眸子里似乎蕴含着某种自己陌生的情绪,周亚敏突然间有些烦躁了,没好气儿的挥了挥手、打断了霍海的话。“行了行了,别卖弄这些大道理了,你就说说你通过‘研究’金庸小说里的细节,你都学到了些什么?汇报一下,也让我们也羡慕一下、嫉妒一下呗?”

    霍海乐了,盯着周亚敏、直到她面有愠怒,这才悠悠的道。“那就以你的名字为例吧,我来告诉你一些你不一定知道的事儿吧,好不好?”

    “说!”

    “你的名字是亚敏,想必是你爸给你取的名儿,这样的名字其实跟‘亚男’这样的名字意义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你爸希望你长大了以后能有出息,甚至于是比男孩子还要有出息,对不对?”

    “哇?不会吧?这也是能猜出来的?”周亚敏愕然惊呼。

    张念怀冲了过来,指着自己便道。“海子,那我呢、那我呢?我的名字有什么含义?”

    “念怀是一种主观上的内心活动,可以只是内心想想,不管客观上是否表现出来。而怀念则必须要有些实际举动了,比如祭奠、写文章、建纪念碑……”

    司蕨薇莞掩口而笑、周亚敏则是笑的前仰后了,霍海见张念怀苦着脸、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便继续说了下去。“你的名字肯定也是你爸给取的,念怀、蔫坏儿,名如其人嘛……”

    “海子!你咋这段时间老是以埋汰我为乐啊?我没招你、没惹你的啊……”

    “闭嘴啊!人霍海说的还挺有的道理的,让他继续说下去啊,”周亚敏嚷嚷着拿起个纸团砸过去,见张念怀避开了、便兴致勃勃的指着司蕨薇道。“霍海,那她的名字你能说出个名堂来的吗?警告你啊,敢胡说八道,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霍海的目光落在了司蕨薇那张清新脱俗却还带着些稚气的脸庞上,随着某些回忆涌入了脑海、他的表情突然间显得有些落寞了。

    “说呀!你想急死个人啊!”

    周亚敏的催促,让霍海的目光恢复了清明,舒了口气便道。“蕨与薇均为山菜,一般用之以指代野蔬。《诗小雅四月》中云,山有蕨薇,隰有杞桋。而苏辙在《上清辞》中也有提及,玉食有不享兮,会潢污蕨薇之不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