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十七章 良心是个好东西

时间:2018-05-04作者:辛老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栏乡!

    船庄大队!

    老秦家的闺女!

    小名叫阿彩的那个邬桂华……

    穷山村里能出个大学生,那是多么值得炫耀和光荣的一件事儿啊?

    章明卫不需要去摸自己的心口、就知道自己的良心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没了。

    他是泥腿子出身,当年也是根正苗红的农民子弟,上的是工农兵大学、吃的是大锅饭,懵懵懂懂的进了城、还成了一名光荣的人名教师。

    他还记得老父亲为了他拿到了城市户口、成为了人名教师而请全村的人来家里吃饭,他更记得因为虚报成绩而被厨师学校开除的那个女孩儿蹲在马路边嚎啕大哭的模样,第一眼算不得惊艳、也谈不上是一见钟情,但反正他觉得这个女人是他想娶回家的……

    比老婆大了差不多有一轮,但截下了那个没见过面小名是阿彩的女孩儿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将老婆的名字改成邬桂华、让老婆拿着属于阿彩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去上了大学,章明卫自己可怜的工资、资助她完成了学业,还求爷爷告奶奶一般的拉下脸去找门路,好不容易才让她成了一名光荣的人名教师……

    这么多年以来,这事儿早就已经是他心里面的那根刺、成了他老婆的心病,曾经同样因为被‘打回原形’的恐惧所折磨的夫妻俩、最终还是因为女儿的诞生、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将这事儿给选择性的遗忘了,可不料眼前这个男生竟然公然在课堂上一口道破了真相,章明卫怎么都忘不了周末这两天老婆的恐惧和绝望,更忘不了自己的心虚和胆怯……

    章明卫的沉默、让霍海不由得叹了口气,感慨道。“良心是个好东西啊,真希望每个人都能有啊!”

    章明卫的脸色越发的晦败,嘴唇哆嗦着说。“我、我有去补救的,我、我后来给了她补偿,给了六年、六年呢……”

    秦栏乡船庄大队的那个小名叫阿彩的邬桂华,依照小辣椒在三十年同学聚会上所说的,虽然阿彩没能上的成大学、留在了农村,但阿彩的运气还是挺不错的,嫁了个好男人、有了两个好儿子,一笔笔匿名的汇款、让她家有了启动的资金,于是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成了全村第一个盖起了别墅、开上了私家车的富裕户,合家和睦、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的,当检察院的出现在阿彩的面前、告诉她当年的真相的时候,小名儿叫阿彩的邬桂华沉默许久才叹了口气,语速极慢的报出了当年所收到的匿名汇款的时间和金额,临到最后才又说了句‘现在的日子挺好的’,断然决绝了对冒名顶替者的追究……

    章明卫的狠戾、班主任邬桂华的恶毒,站在道德和法律的角度去判定,他们是德行有亏、是犯了法,但若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去分析,他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所有强势、完全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而已。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有的时候真相就是这么的无奈,这么的悲哀!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是可以俯视、可以去审判他们的,但霍海也不觉得在时隔这么久的现在去继续追究责任,是明智的、是合适的、是恰当的。

    小名叫阿彩的那个女人早就结了婚、还有了两个儿子,就算现在恢复了她的大学生身份、让始作俑者的章鱼和乌贼承担法律责任,可能不但于事无补、反倒是会伤害到两个都还算得上是幸福的家庭、毁掉这两个家庭里的三个孩子的未来。

    霍海的沉默让章明卫越来越恐惧,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小舅是公安系统里的,这种事儿只要有心去发现真相,难道真的是能瞒得住的?”

    章明卫颓然的用双手抱住了脑袋。“悔不该当初、悔不该当初啊,一步错、步步错啊,那时候我们俩的经济稍微好了一些,我就给那边匿名汇了款,我知道这样补偿不了、也弥补不了对阿彩的伤害,可是我们也真的是没办法啊,那时候我一个月才拿七十二块钱的工资、她刚毕业才拿五十八块钱的工资,我们俩尽了全部的努力想要做出补偿的,可是我们真的办不到的啊……”

    隔着办公桌,霍海所看到的是渐秃的头顶和泛白的发根,心情一时间也有些复杂,想了想才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你们总不能将学生作为发泄的对象吧?”

    “不会了、不会了!我们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心里面总是沉甸甸的,那种难以排解的恐惧让我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叮铃铃……

    章明卫嘶哑的解释、混合在上课铃声中,霍海习惯性的用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直到章明卫缓缓的抬起了头,霍海面对着对方那蕴含着恐慌和些许绝望的双眼,片刻之后才又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以观后效?”

    章明卫一怔,片刻之后才迟疑着点了点头。“哎!成!成!成……”

    拒绝了章明卫的相送,霍海心情有些沉重的离开了教导处,他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如释重负、反倒觉得章鱼的心情似乎越发的沉重了,其中似乎还混合着愧疚和负罪感的小心翼翼,这让他觉得奇怪且不解,难道说他最后撂下的那句‘以观后效’的含义,章明卫竟然没有能够理解?

    “报告……”

    讲台上站着的是班主任邬桂华,霍海的这一声报告、让她扭过了脸,上下打量了一下,见霍海的脸上没有五指印、校服上也没有鞋印,当即可就愣住了,心想她男人难道没狠狠的收拾他一顿?这不应该的啊!

    一班的学生们认为霍海是在教导处待了整整一堂课的时间,所以那些能看到霍海的学生们也就在观察、在思索、在奇怪。

    坐在最后一排只听见了霍海声音、却看不见他人的张念怀则是急的抓心挠肺的,强忍着对乌贼的恐惧、冒着被其发现的风险,伸手拍了相邻的前排那视力很不错的女同学章濛濛,询问她站在外面的霍海情况如何?

    “好像没挨揍哎……”

    “真的吗?”

    “是啊,脸上没五指印、校服上也没有鞋印儿,就是他后背是个什么情况,我也看不见……”

    章濛濛的回答、让张念怀的心大半放回了肚子里,虽然他觉得霍海没挨揍的概率真的不大,但也觉得他总不至于被章明卫按着揍了屁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