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九章 遗患

时间:2018-04-29作者:辛老五

    ,!

    噗!

    哈、哈哈哈……

    司蕨薇又瞥了眼挂钟,周亚敏一进门就乐,还有完没完了呀?

    “蕨薇啊,真的是太搞笑了嘛,我怎么都忍不住的啊!你不知道那熊孩子是有多可恶啊,明明是我先去的、硬是跟个牛皮糖似得赖着不肯走!我都要被气哭了,幸好霍海过来了……”

    “不就是这么点事儿?至于让你笑成这个样儿?”

    “问题是他改的太绝了嘛!那熊孩子之前都已经差不多会背了,就是稍微有点不太熟练而已,可霍海逼着那熊孩子跟他念了三遍,那熊孩子就只会背最前面的那两句了,急的是满地打滚、嗷嗷的哭啊,真的是在嗷嗷的在哭啊……”

    同样的内容、这已经是她说的第三遍了,虽然司蕨薇也觉得那画面一定相当的美,可清冷的性子使然、她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用嗔怨的眼神小辣椒,直到周亚敏讪讪的坐了过来,她这才开始讲试卷。

    “哦!原来是这样啊……”

    “哎呀呀!真是的,这个公式我应该是记住了的呢……”

    “咦?怎么这么简单呀?是不是哦?”

    “太坑了吧?这是数学题啊,怎么跟语文的理解一个样儿啊,要不要这么坑的嘛……”

    司蕨薇讲一题、周亚敏就咕哝一句,等司蕨薇耐着性子把选择题都给讲完了、可就将圆珠笔往试卷上一拍,没好气儿的道。“你干嘛呢?跟我说相声呢?”

    周亚敏双手合十、连连作揖。“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插嘴了!”

    司蕨薇拿起圆珠笔继续往下讲,又讲了两道题、见她一副再不说话就会憋死的模样,不禁叹了口气。“又怎么了呀?说吧!”

    周亚敏伸手拿起了笔,正准备在草稿纸上落笔、却又停了下来,转过脸小心翼翼的道。“蕨薇啊,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成不?”

    “赶紧说吧,这都几点了?一张卷子都还没给你讲完呢,下周我妈就该出差回来了,我可没时间再给你补习了……”

    “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周亚敏喜滋滋的抱了抱她、这才一脸兴奋的指着刚才她讲解的那几道题。“蕨薇啊,其实最后这几道题有更简单、更巧妙的解题方式呢,你看着啊,我解给你看……”

    唰唰唰……

    周亚敏落笔如飞,第一道题很快就解出来了,过程简洁、步骤清晰、运算量也少,司蕨薇不由得轻咦了一声。

    迅速将这几道题全部解完,周亚敏直起了身子。“呐,用这样的方法计算,简单的多了吧?”

    “比我的办法巧!谁教你的?挺厉害的嘛!”

    “是霍……”

    话才出口、周亚敏可就赶紧捂住了嘴。

    司蕨薇瞪大了双眼。“他?”

    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周亚敏转过身便抱住了她的胳膊,边摇边央求。“蕨薇啊,你就当我没说,成不成?”

    司蕨薇怔住了。“为什么呀?”

    “我答应了不说出去的……”

    “不说拉倒!”

    见司蕨薇有些气了、周亚敏赶紧陪着笑道。“蕨薇啊,是这样的嘛,早上他不是帮我把李天倚那熊孩子给撵跑了吗?后来我就在凉亭里做这份试卷、被他看见了,他就说这几道题特别的简单……”

    嫌周亚敏过于啰嗦,司蕨薇道。“这些题是他解出来的?”

    “是呀!是呀!他拿过试卷看了两眼、然后就简简单单的这么几步都给解出来了,我当时都惊呆了呀,简直是太神奇了……”

    “你呀你呀,昨天还踢了他一脚、恨不得当场能掐死他呢,隔了一晚上你就帮他说话了?你真觉得他能解开这种题?”

    “真的、真的啊!一开始我还怀疑是不是做过同类型的题呢,可他还能做我那份海淀试卷上的题呢,你记不记得了?那份海淀试卷是我爸周三晚上才拿回来的,你看了看还说是最后那几题属于奥数的竞赛题,严重超纲……”

    “他真做出了?不可能啊!”司蕨薇蹙起了眉、有些想不明白了,片刻之后才道。“对了,那份海淀试卷你带过来了没?”

    “带了、带了!我拿给你看啊,我连他演算的草稿纸都夺过来了呢……”

    司蕨薇做过那份海淀试卷,里面的题型特别刁钻,还有些明显是超纲的,等周亚敏将那几张草稿纸和试卷递过来,她认认真真的从头看到了尾,有些懵了。

    不可能的吧?

    海淀的这张数学卷在北花园小区里只有周亚敏能搞到手,标准答案更是没有的,霍海要是真能做出来、那岂不是意味着他的数学成绩比自己还要好?司蕨薇茫然了。

    “我就说嘛,昨天霍海敢在课堂上跟乌贼犟嘴、还敢跟乌贼打赌,看来他是早有准备的啊,这家伙也没见上补习班、更没见他用过功的,怎么隔了个五一假期、突然就这么厉害了?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霍海的数学成绩能拔尖?

    太阳打西边升起来的概率都比这个大,好不好?

    见周亚敏还在说霍海解题时的轻松,司蕨薇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周亚敏啊周亚敏,你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忽悠啊?”

    “他真的是当场做出来的嘛!关键是他讲题的时候我觉得理解起来还特别的容易,不管是最难的那道题、还是前面那两道选择题,他一说、我当时就听明白了、也理解了的,我觉得甚至比我在赵老师家里补习的时候都轻松呢。你知道的啊,赵老师那坏脾气、每次我过去补习都是战战兢兢的,十道题里面能有三道题当场理解就不错了……”

    见周亚敏越说越带劲、越说越激动,司蕨薇心里一动便道。“好了好了,你也先别管霍海的数学成绩是不是真的提高了,总之他先能过了下周一那关再说吧,我可听说章主任是真会动手打人的,咱们班的白子念那么牛气,可碰上了章主任还不是一样老老实实的、不敢吭气?霍海把邬老师得罪惨了,章主任能轻饶的了个他?”

    “哎呦!是啊!章鱼可比乌贼还要狠、还要毒呢,我记得六班的那人被他揍的鼻青脸肿、好多天都没来上学,据说是非常凶残的呢……”

    司蕨薇皱了皱眉。“什么章鱼、什么乌贼呀,咱们班主任严是严了点,但她也是为了大家好嘛,班里的成绩要是上不去、她是被扣奖金的呢,你就不能嘴上积点德?”

    “你是好学生、是连年的三好生,自然不觉得乌贼有多么的恶毒、多么的可恶!乌贼昨天是急了眼才会骂白子念的,你是班长、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子念又是旷课又是跟人打架的,你见她有哪次管过?章鱼那更是跟个巴儿狗一样,白子念打架闹事儿反倒是啥事儿都没有、只要别让他当场逮着就绝对不会管的,你还记不记得,上次高一的跟白子念打架、结果最后那学生是全校通报、挨了处分的啊,这都什么事儿啊?真是的,白子念不是仗着家里有钱嘛,章鱼至于这么明目张胆的包庇他?我告诉你说啊,这就叫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乌贼跟章鱼还真的是绝配……”

    “你也想让霍海进你家的门?”

    司蕨薇冷不丁的冒出来的这么一句,把周亚敏给愣住了、也闹了个大红脸,不依不饶的一通闹腾、两个人才重新安静下来各做各的试卷。

    一张试卷做完,司蕨薇注意到周亚敏咬着笔杆、一脸的苦恼,知道她又碰上做不出来的题了,心中暗笑。

    周亚敏的性子有点急,脾气上来了也是不管不顾的,人云亦云、还特别容易相信人,不过,这个朋友还是挺不错的……

    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司蕨薇抬头不经意间却瞄了一眼对面楼上的那扇窗户,窗帘还掩着,疑惑却逐渐打心底里升起,她不信他的成绩能提高的这么快,尤其是周亚敏还说他讲题讲的比辅导老师还要好,绝对是不可思议。

    前一周数学才考了49分的差生,能比辅导老师讲的还要好?怎么可能啊……

    司蕨薇觉得不能再想下去了,时间浪费掉就没有了,不管霍海闹什么幺蛾子,反正中考成绩那是做不得假的,到时候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她在这儿想那么多、只是平白浪费了脑细胞而已!

    司蕨薇继续伏案做试卷,唰唰唰的落笔之声、便彷如是美妙的音符。

    坐在她旁边的周亚敏绞尽脑汁却还是想不出该怎么破题,见司蕨薇在做试卷、也不好出声去打扰,抬起脸目光也投向了四楼的那扇窗户,见阳光还直晒在那掩起来的窗帘上,心想早知道上午就该让他多讲几道题的……

    周亚敏在感慨,被她所注视着的那窗帘后面的霍海,此时在反思早上的那件事儿。

    李天倚那熊孩子是真熊啊,《龟虽寿》背不出来了、还真就说话算话的领着他妈打上门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啊,校这孩子确实是不像话,怎么能这么干呢,等他回来了、我会狠狠的收拾他,管保他以后不敢再惹事儿了……”

    “老霍啊!我这人可不是不讲道理的,你儿子这次是真的太不像话了!我儿子才三年级啊,他以大欺小也就算了,可拿我家儿子的学习开玩笑、这是绝不能忍的啊!你必须好好教育教育你家那小子,不然以后还不知道会坏成个什么样呢,三岁看小、七岁看老,你家这个儿子啊、七岁的时候可是敢爬到楼顶上掏鸟窝的皮猴子哦……”

    面对堵在家门口的这个泼辣婆娘,霍卫国是惹不起、也躲不掉,只能是陪着笑脸,好不容易把人给送走了、关了大门,随手抄起了擀面杖、直奔儿子的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