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八章 北花园小区

时间:2018-04-29作者:辛老五

    ,!

    霍海在客厅里传来的轻微窸窣声中醒转了过来。

    时间才过六点,对面楼顶上的那只大公鸡又开始了鸣晓,想必小区里肯定有不少人恨不能把这只公鸡掐死,烧一锅肥美的鸡公煲吧?

    起床、穿衣,霍海走出房间看见了老娘正准备出门去买早点,投注过来的眼神中有着诧异和惊奇。

    “你起这么早?吵着你了?”

    霍海笑了笑。“没,我去帮你买早点吧!”

    岑超美一愣,蹙起了眉。“这么好?别又是想要骗钱去游戏机房吧?儿子啊,我可警告你啊,就剩下这两个月的时间了,就算是你平时成绩不好、可这时候了也不能再瞎胡闹了,不然妈都不帮你说话了……”

    完了!

    那么慈祥的老娘都会担心自己会骗钱,少年时的自己该是有多混账啊?

    幸好口袋里还有五块钱,霍海镇定的说买回来再报账,这才在老妈狐疑的目光注视之下、佯装镇定的出了小区。

    “你还说我只会数落儿子、从不鼓励他呢,你自己不也是一个样儿?”

    被从里屋出来的霍卫国的打趣,岑超美也没办法反驳,扭身进了厨房还是没能绷住,噗嗤一下就乐了。

    霍卫国洗漱完从卫生间里出来,倚在厨房门口便道。“呐,以后可别总是埋怨我了,连你都觉得儿子会借买早餐的机会骗钱,我这当爹的管教严一点,也没啥不对吧?”

    “就不对!就不对!儿子是我生的,要打要骂也只能是由我这个当妈的来!你想教,必须先打申请……”

    “又不讲理了!”

    “我是女人!女人不讲理,天经地义!”

    霍卫国苦笑。“我单位里的官司还打不完呢,家里面还要我打申请?那以后要不要早请示、晚汇报,然后再来个三省吾身!”

    “霍!卫!国!”

    见老婆扬起了手里的筷子,霍卫国赶紧退出了厨房,见儿子的房间门没有关,瞄了一眼、不由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校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你来!快过来看看!”

    岑超美见他推开儿子房间的门,可就咕哝着‘要给儿子点个人空间’、但还是走了过去,见房间里床铺整齐、书桌上也不再凌乱了,那张嘴可就变成了大大的‘o’型。

    霍卫国俯下身看了看床底,见原本用来装东西、摆放的乱七八糟的鞋盒被摞的整整齐齐的,越发的诧异了。“哎?难不成你啥时候给他收拾过了吗?不是告诉你、让他自己收拾的吗?”

    “说什么胡话呢!我昨天不是在你后面进的家啊?前天你还说校的门没关、里面乱的跟个猪窝一样呢,我当时还想着是该说说他了,可他不是要忙中考的嘛,我就想着等他考完了再逼着他动手收拾的,可这一晚上就变了样儿了,这还是咱儿子吗?难不成昨天晚上他睡的那么晚、实际上是在屋里忙着收拾了?不可能吧?”

    见岑超美进来这儿摸摸、那儿摸摸,书桌上的玻璃也是一尘不染的,霍卫国感慨道。“他要是昨晚上忙活着整理屋子,那倒也算是干了点正经事儿!我都不太记得这屋儿啥时候这么整齐过了,就记得前年狠揍了他一顿,这屋才比猪窝稍微强了些……”

    嘭嘭嘭!

    伴随着敲门声,霍海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开门啊,我忘了带钥匙了……”

    两口子对视,从对方的脸上所看到的是稀奇、是困惑。但紧跟着就岑超美就站到了大门口,转过脸见霍卫国已经将那房门掩好、坐到了餐桌前拿起了报纸,如此的默契、让夫妻俩不由得相视而笑。

    一家三口吃早饭,但霍海却觉得这个早晨家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老娘似乎一直在憋着笑,而老爹说话的声量也小了许多。

    七点整,在儿子赌咒发誓今天绝不踏出小区半步、肯定会待在家里专心复习之后,岑超美这才满意的拍了拍他脑袋、将买早餐的钱递了出来。

    目送着老娘下了楼梯,霍海扬起的右手都还没有落下去、脸就垮了下来,瞅着手心里的那四枚一块钱的硬币,内心是彻底崩溃的,心说要不要这么计较啊?

    八根油条、两个粢饭,一共花了三块六。

    就算是不给张大团结、最起码也凑个整儿吧?

    是少年时自己帮家里跑腿只有四毛钱的辛苦费、还是说他当年混蛋到了连那么慈祥的老娘都不肯给凑个整儿的程度了?

    有些记忆还在,但有些记忆已经模糊了。

    忙活了一晚上,霍海除了重温了年少慕艾的青涩和单纯,也知道自己曾经有过用望远镜偷窥前楼女孩儿的黑历史,他目前的全部财产也被清点了出来,明白到一穷二白与他之间的距离,仅仅是二十七块四毛八!

    呃……

    跑腿赚的这几毛钱,加起来也凑不出个三十块的。

    所以,加不加的、也没什么意义的。

    去年家里才买下来的这屋子,名义上是两室一厅一卫,但实际上建筑面积也只有五十个平米,这还是托了老爹前任局长大人的福,家里只花了两万多块钱就买下来了,否则霍家可真算的上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赤贫户了。

    习惯性的去找来了保温杯,又在老爹藏起来茶叶盒里捏了一撮好茶叶,回到房间坐下来霍海本想感受下老爹品茶只段位高低的,可茶水刚进嘴、他就忙不迭的往外吐,舌头都差点被烫掉了,狼狈的冲进卫生间用自来水冲了老半天,但舌尖依然发麻,显然是被烫的不轻。

    喝口茶都会受欺负,看来喝凉水都塞牙的说法也不算是夸张……

    中考最难的似乎是语文和数学,得益于前一世的偏执、霍海循着记忆翻着书、进行着摘录,等窗外的阳光开始刺眼,霍海这才发现两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瞅着自己提纲挈领、拎出来的满满两大张纸的重点,霍海成就感就有些爆棚,这种近似于作弊的感觉、也让肾上腺素分泌速度明显加快,但他明白这是因为遗憾能够得到弥补而产生的悸动和不安。

    少年时的记忆,似乎因为身体的年轻而获得了增强,关键的是他现在年轻且健康,还没有真正遭受过真正的荼毒和侵蚀。

    刷题的乐趣、是因为陪读而被动培养起来的,当霍海将窗帘拉上、但可外面炽烈的阳光依然无法忍受时,他不由得感慨少年时的赖毛病竟然如此的顽固,于是在狭长型的客厅里转悠了两圈,最终决定还是出去找个阴凉地。

    出门要记住四个字儿,伸手要钱!

    身份证还没有。

    手机在这个年代算是奢侈品。

    钥匙已经忘带了一次了,可不能一早上同样的错误犯两次。

    钱?

    那一大把的钢镚和毛票,似乎根本没资格被装进口袋的吧?

    下了楼,霍海正想着要冲迎面而来的保洁阿姨打个招呼、问个好呢,可对方不但是一脸的嫌弃、还让迅速扬起的浮尘把他倒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噎了回去。

    得!

    这都是要上高中的人了,还被小区里的保洁阿姨如此的嫌弃,他前一世是混蛋到了何种夸张的程度?

    捂着鼻子、耷拉着脑袋,在保洁阿姨刻意扬起的漫天灰尘中霍海落荒而逃,循着记忆中的路径,缅怀着、感慨着、唏嘘着,出了小区来到了北面的树林里,正感慨于树林里的阴凉呢,就听见从凉亭那边传来了犹如是鸭子叫一般的朗朗之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不许这么大声啊!没见我也在这儿复习呢?”

    “你学你的、我背我的啊!你要中考、我也要背书的啊……”

    “我又没不允许你背!能别这么大声吗?再捣乱,信不信我能揍你?”

    “你敢!你敢动我一指头,我告我妈、我告我爸、我告我表哥、我告我表姐,我告我爷爷、我告诉我爷爷!我让我妈天天堵你家的门、说你欺负孝子,我妈保证能骂你个生活不能自理、骂你个残疾终身、骂你个狗血淋头……”

    噗!

    霍海乐了。

    这哪儿冒出来的熊孩子啊?

    一口气儿说这么多字儿都不打个磕绊的,长大了不去说相声,也太屈才了吧?

    “你、你欺负人……”

    “呦?你还准备先哭啊?女生就是麻烦,你嫌这儿吵、那你别待在这儿呀!难不成还准备说你被我个三年级的小学生给欺负了?不带讹人的啊,你上初三、我才上三年级,说我欺负你、谁信啊……”

    女生那带着哭腔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对熊孩子的好奇、也让付正义加快了速度,等来到了树林里的那凉亭边上一瞅,他就乐了。

    急的正在凉亭里跺脚的是小辣椒周亚敏,她对面洋洋得意的则是住在对面楼里的那个熊孩子。

    这小子叫李天倚,仗着他爸是公交公司的副总、他妈是个售票员里面的泼妇,在北花园小区里是上欺老人、下欺孩子,初中以上的男孩子是不愿意招惹这种小无赖,年纪小的却又打不过他,就连小辣椒这样的女生都骂不过他、是可以被他给欺负的类型,所以可以说是整个小区里熊的一塌糊涂、无可救药的那个了。

    见有人来了,熊孩子的脸上有了丝戒备,眼珠一转可就主动出击了。“你是来帮她的吗?告诉你啊,我爸是……”

    “知道、知道!”

    霍海笑眯眯的走进凉亭,瞅了瞅红了眼圈的周亚敏、伸手就把李天倚手里的课本给夺了起来,看清楚他正在背的那首诗,脸上的笑容可就越发的灿烂了。

    李天倚一愣、扑过去就要抢回他的书,但霍海却将课本举的高高的,熊孩子怎么蹦都够不着,急的可就嚷了起来。“我的书!我的书9给我!你要是敢不给我,我去告诉我爸、告诉我妈、告诉……”

    “别告诉这个、告诉那个的了,你呢跟我念三遍,我就把书还给你。要不然你就到凉亭顶上取吧!”霍海说着便作势欲抛。

    熊孩子琢磨着眼前这个他是真打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应下来等拿回了课本再计较,只好耷拉着脸、用仇视的目光盯着霍海,喘起了粗气。

    霍海权当是没看见那仇视的目光,悠然自得的说。“现在跟着我一起念。曹操,《龟虽寿》。神龟虽瘦,也有点肉,先来炖汤,再来啃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