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七章 曾经的小确幸

时间:2018-04-29作者:辛老五

    ,!

    初夏。

    即便是夜幕降临,西晒的小屋还是有些燥热。

    这是属于司蕨薇的房间,去年开春就装了空调,电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只是她固执的用空调罩将那室内机蒙的严严实实的,母亲问起来、她总是以空调不如电风扇舒服为由,认为房间里挂这么大的玩意儿、过于碍眼了。

    为这事儿母女俩怄了很长时间的气,但‘冷傲’的标签能跟着她整整三年却既无人质疑、也没有其他词儿能够替换,其深层次的原因不也正是因为她的固执、性子中的那份清冷、待人接物的那种天生的距离感而造成的吗?

    生于单亲家庭,可是这些年来她还是感受不到来自于家庭的温暖、来自于母亲的关爱,司蕨薇甚至觉得有时候母亲的眼神里有着排斥、有着抗拒,甚至有时候还带着些恨意,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总之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来了,眼瞅着自己就要参加中考了,但相依为命的母女俩的时间依然还是没办法同步。

    凡事都有着两面性,司蕨薇没能感受到过家庭的温暖、目前的关爱,但这让她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忍受孤独、享受一个人的寂寞,更学会了该如何保护自己。

    今天在学校里受的委屈,司蕨薇没想过要倾述,是因为个性使然,也是因为她知道过了过不了多久、十中也就会变成她人生之中的过去,除了她所喜欢的、愿意亲近的女生之外,这三年的记忆也即将随着中考的到来、最终化成记忆里被尘封的往事。

    一个人吃了饭,倒了杯水坐了下来,司蕨薇照了镜子、发现双眼依然还是有些肿,也因此想起了周亚敏那狠狠的一脚、回忆起了霍海痛的呲牙咧嘴的有趣模样,只是她有点奇怪,那就是他却笑的很开心、很快乐,那笑容阳光且爽朗、简直就像是个白痴一样……

    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在司蕨薇的唇角绽放了开来。

    好傻哦……

    司蕨薇这么想着。

    距离中考不到两个月了,六门功课其实已经复习过一遍了。

    摊开在桌上的是一张有着不少红叉的试卷,成绩那一栏的数字、让司蕨薇不自觉的抿了抿嘴,这样的成绩是她不能接受的。

    当邬老师宣布分数的时候,她知道老师是想要表扬她、想要让那些差生们知道什么才是差距,但这个成绩在年级里还不知道要掉到多少名呢,即便一班用的是杨中地招班的试卷,可她还是觉得没脸面对这么难堪的分数,忍不住也就趴在桌上哭了个稀里哗啦。

    哭过了,也伤心过了,司蕨薇擦干了眼泪、洗了把脸重新坐了下来,最后那两道分值很高的证明题、她原本是一位自己应该能做出来的,可考试那天身体不太舒服、时间也就有些紧张,步骤似乎也出了点问题,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没能拿到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考试那天早上餐桌上的字条。

    司蕨薇瞄了一眼被她特意压在玻璃台板下的那写着‘出差一周、勿念’的字条,一想到母亲下周就该回来了、心里就没来由的有些烦躁,犹豫了片刻还是将纸条从玻璃台板下面取了出来,揉成团、手指轻弹想要丢进垃圾桶,可纸团撞在了墙角、掉落在了地板上,这需要她弯腰捡起来、再丢进了垃圾桶,可司蕨薇就是乐意!

    恩,就是这样的。

    乐意就是乐意,不需要理由,更不需要解释!

    坚强了内心,司蕨薇目光落在了眼前的这张试卷上。

    试卷老师下周才会进行点评,但难不成真的就是霍海所说的那样,这张卷子是杨中给地招班做的?

    150分的满分,杨中地招班的学生们均分一百三,可自己才考了119分,如果说十中的教学质量太差、导致数学成绩跟杨中地招班的成绩差了有五十分的话,那自己也不过就是杨中普通班的水平,难道说杨中地招班的学生真的这么强?

    司蕨薇拿起纸笔开始了验算。

    但最后那一道大题、司蕨薇却怎么都解不开,直到她依照先求余弦值、再求正切值的办法给做了出来,司蕨薇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瞄了一眼霍海家的方向,但很快她就哑然失笑了起来。

    胡想什么呢?

    那个成绩垫底的家伙能解开这么难的题,除了他看过了标准答案、难道还有其他的解释?

    山不会无棱,天地也不会合。

    学习本就是枯燥且需要耗费时间的,数学经常不及格的霍海、绝不可能突然就变成了解题高手,更何况这还是一道极难的奥数题?

    一张、两张、三张……

    迅速完成了必须要完成的试卷,司蕨薇打开了收录机、开始热身,十分钟之后便板着小腿、令膝盖顶在肩窝,保持了有半分钟确定身体无碍,这才拿起了英语书开始日常的背诵……

    当午夜的钟声响起,司蕨薇这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直起了身子、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司蕨薇看了看摊开在桌上的奥数自学习题册,有些郁闷的抿了抿嘴、叹了口气,奥数题是需要掌握方法和解题技巧的,思路不对、那就否则怎么都解不开的呢……

    时间已经太晚了,司蕨薇顺势仰起脸的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对面的楼里还亮着灯的房间已经很稀少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的灯还亮着的,万籁俱寂、夜深人静的此刻,那些亮着灯的房间里想必都是在备战考试的学生吧?

    司蕨薇站起来双手撑在桌上将脸贴近了纱窗,寻着记忆里的位置,却发现周亚敏的房间已经熄了灯。

    这个懒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知道抓紧时间复习?

    看来一起考进杨中的希望,真的是不太大了……

    司蕨薇有些遗憾,作为同桌、作为一起在这新村里长大的好朋友,周亚敏的成绩原本并不算很差的,她俩约好了要一起考进杨中、一起迈入清华校园的,可惜从初二开始,周亚敏的成绩就有些跟不上了,物理和化学对于她而言过于艰难,平面几何更是让她苦不堪言,即便是她一直在帮她辅导着、但却依然没办法帮助她提升很多的名次,看来这一朵友谊之花也即将随着大家升入了高中而凋零了吧?

    司蕨薇伤感,但并不沮丧,人生的道路上会认识很多人、经历很多的事儿,她没有时间浪费在这方面,未来怎么样、完全是看现在用了多少的心,如果跟不上她的脚步、那自然也就没办法成为她一辈子的朋友!

    司蕨薇准备收拾东西准备休息,可目光不经意的又扫了一眼,却发现那个不该此时还亮着的灯的房间,却依然敞亮着!

    奇了怪了!

    那家伙难道又开着灯睡着了?

    司蕨薇黛眉微蹙,她可不会相信那房间里的人此刻还在用功。

    初中的这三年,他可从未熬夜苦读的记录,那房间里的灯光一般九点半就会熄了,可能是因为今天他跟邬老师犟了嘴、有拧着跟邬老师打了赌,所以也就一时兴起的多看了会儿书,但最终的结果还不是亮着灯就去梦周公了?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他真准备兑现跟邬老师的赌约,准备努力学习去考杨中了?

    噗……

    司蕨薇忍不住乐了。

    杨中去年的切分线是638,以他目前四百分都不到的成绩而言,想要在这一个多月里提升两百分上去,做梦都不会有这么美的好不好?

    不过,课堂上他跟邬老师犟嘴的那模样,倒是挺勇敢、也挺带劲儿的呢……

    想归想,司蕨薇手底下却没有停,桌上收拾整齐了、也就关了台灯准备去休息。

    充足的睡眠,才能保证学习的效果,即便明天是周末,她可以比平时晚起半个小时,她一般都是不会带晚熬夜的,因为她知道女孩子想要皮肤好、充足的睡眠是必不可少的,母亲也许并不称职,但对于皮肤保养这些倒是非常的精通,尤其是这几年她出去做生意了,好些习惯跟以前也就决然不同了,连带着自己都染上了洁癖……

    跟母亲的冷战还在继续,但这可不代表着司蕨薇会故意像小时候那样为了获得母亲的关爱而故意糟践身体、会将母亲的一些经验之谈当做是耳边风,她对于母亲所说过的‘女人必须对自己好一点’的这句话,深以为然。

    同样是准备休息,霍海躲在窗户后面、透过玩具望远镜看着司蕨薇似乎贴近纱窗仰起了脸,然后便整理了书桌、将那盏台灯给关了、将窗帘也掩上了,霍海脸上也就有些烧了。

    整理出来的那一堆初中的教科书里,有着一份时间和日期的凌乱记录,他少年时竟然还对住在前楼的这女孩有过持续的关注以及恒心,甚至于会忍着困倦、躲在窗户后面,举着玩具望远镜盯着那盏灯、那个倩影,仅仅是为了准确记录她的作息时间……

    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啊,是多么值得缅怀和回忆的。

    青涩,腼腆,但极其的纯净。

    在那小屋里的女孩是那么的清新脱俗、那么的值得男人去爱护,可当年的自己似乎都没有敢去尝试一下,就这么一直躲着藏着的远远的望着,日子似乎因此而变得生动和鲜活,即便是从未想过能获得回应,自然也就没有过什么期待。

    这般纯净的情感,最终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成是过眼烟花、稍纵即逝,不给人后悔的机会、便再也不会有了。

    这不正是腼腆、羞涩、情窦初开的少年人退而求其次的小确幸?

    是吧?

    前一世的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

    也许,那个年纪还会萌生出只要能远远的望见她一眼,就能够幸福的傻笑一整天吧?

    很傻吗?

    很白痴吗?

    也许吧。

    不过……

    真的是好怀念这段日子呢……

    “校!早点睡啦!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啊……”

    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虽然嗔怨的成分很重,但霍海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应着自己马上就会去洗漱、休息,他将桌上摊开来的书本都合上、摆放整齐,这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轻手轻脚的开门进了卫生间。

    等隔壁房间的门关上了,耳朵贴着隔墙、岑超美直到那屋里也没有了动静,这才蹑手蹑脚的上了床,推了推侧着身还在看书的霍卫国说。“老霍啊,你说咱儿子是不是突然开窍了?”

    将手里的书丢在了床头柜上,霍卫国熄了灯无奈的叹了口气。“开窍?拉倒吧,你也真是的,还真就等到了现在,至于吗?我告诉你说,他今天这么干、纯粹就是因为考试成绩太差、不敢让咱们俩知道,这小子,越来越滑头了……”

    岑超美坐了起来。“哎?那可是你亲儿子!你就不能少数落他、多鼓励他?你怎么老是把儿子想的这么差啊?他懂一天比一天懂事了啊……”

    “鼓励?一直数落着都没戏,还指望鼓励就能让他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再说了,咱们要么打个赌,他节前的考试要是成绩好的了,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啪!

    岑超美在他胳膊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什么叫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咱儿子皮是皮了点儿,可他还是挺乖的!要不是你总是数落他、总是黑着个脸,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儿?小学的时候他成绩还是不错的,就是因为你要求太高了、让他没了信心,否则咱儿子怎么会成绩下滑的这么厉害!就怪你,早就跟你说了,少数落他、少数落他的,你就是不听……”

    类似的念叨今年是重复过许多次了,霍卫国知道只要自己搭了腔、老婆就会彻底发飙,慈母多败儿的道理、是怎么都讲不通的,为了明天自己不顶着俩黑眼圈去开会,只好忍受着老婆的抱怨、一声不吭。

    鼾声响起。

    从轻微到响亮。

    岑超美恨得牙痒痒的,但一想到明天她也要去加班、可就叹了口气赶紧躺了下来。

    自己的儿子,当然是最好的!

    初中成绩不好,不是还有高中三年可以追的吗?

    只要儿子懂事儿了,还用担心儿子会没前途的吗?

    只不过万一儿子的分数不够、需要缴纳高额的择校费,那么大的一笔钱可从哪儿来啊?

    岑超美辗转反侧,真的是犯了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