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六章 真的是回来了

时间:2018-04-29作者:辛老五

    ,!

    沉稳的老爹又见着了,护犊子的老娘也依然是活力四射,当年为了工作、为了生活而舍弃了许多,既然回来了、那就千万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霍海伸手将老爹又给拽了过来,认真的道。“爸,对不起啊……”

    “儿子?你到底是咋的啦?”

    岑超美是真的被吓坏了,扳着儿子的肩膀、令他面对着自己,见霍海的眼眶红着、眸子里也蕴含着令她心里发颤的莫名感情,岑超美的眼泪可就差点就要掉下来了,视线顺势向下这么一落,可也就瞅见他小腿上的那块乌青了,可是心疼的不得了。“你这是给谁欺负了?告诉妈……”

    霍卫国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将儿子搂着自己的手给拨开,伸手捏着他下巴瞅了瞅他的脸,见脸上没伤、脖颈没挠痕、胳膊上没有青紫也就没好气的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爹只是疑惑,而老娘却是一脸不加掩饰的心疼,霍海满心的温暖,只是心里面却有些难受,难不成上辈子初三这年他真就混蛋到了如此的程度?

    儿子不吭声,岑超美越发的着急了。“说啊!哎呦喂!都快赶上你爸的个头了、怎么还是磨磨唧唧的啊?赶紧说啊!到底是怎么啦?”

    “没事儿,就是被发神经的周亚敏给踢了一脚,没被人欺负、也没跟谁打架……”

    岑超美蹲下去想要摸那处乌青、可不忍心真的又把儿子给弄疼了,心疼的说。“哎呀!周家这丫头咋这么狠啊?不成!我去找她妈说说去!”

    霍卫国一把将老婆给拽住,摇了摇头。“去什么去啊,甭去!老周家的姑娘性子是急了点,可这混小子要是没招惹人家、怎么会被踢的这么重?找上门去还不知道人家会说出个什么来呢,现在只求老周家的婆娘别打上门来,你就赶紧先偷着乐吧……”

    是不是亲生儿子啊?

    霍海咋觉得自己是被捡回来的呀?

    好歹得益于乌贼邬桂华的恶名远扬,霍海好一通解释才算是侥幸过了关,只是老爹那句‘男孩子别有事儿没事儿去招惹人家女孩子、没出息’的说辞,可是把他给郁闷坏了,心说今儿这事儿还真是自己糟了无妄之灾,当爹的怎么可以宁愿相信周亚敏那个小辣椒、愣是不肯相信自家的亲儿子说的呢?

    晚餐特别的丰盛。

    吃完了饭,霍海习惯性的想进厨房去洗碗,把岑超美可是吓了一跳,等他开了龙头、拿起了洗碗布,这才慌不迭的把他给撵出了厨房,结果随后因为没有写作业、温习功课的概念,霍海刚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可就察觉到后背凉飕飕的,回过神见老爹正怒视着他、拿着洗碗布的老娘那投注过来的目光也带着锋锐,怔了下才明白自己犯下了何等大错,讪笑着赶紧把遥控器送到了老爹手上,灰溜溜的进了属于他的小房间。

    一张小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盏台灯,狭小的房间里倒是不显的空旷,想拿什么、一伸手保证都能摸着,夜里不开灯找什么东西都不会太费劲儿。

    回来了啊!

    竟然回到了三十多年前了啊!

    如此灵异的事情都能发生,霍海觉得这个世界上要是再发生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他都不会再吃惊了。

    往乱七八糟的小床上一躺,瞅着那天花板、霍海嘿嘿的傻笑了两声。

    之前饭桌上的自己一定是傻乎乎的,要不然老爹的脸不会那么的怪异、老娘的笑容也不会那么的灿烂,甚至于到现在了都没人问他这次考试的成绩,倒是省的他在解释什么了。

    不过……

    回来了之后,到底什么才是幸福呢?

    身价百亿、千亿、万亿,直至成为福布斯财富榜单上令第二名完全绝望、生不出赶超自信的霸榜者?

    妻妾成群,像花花公子海夫纳那样,住在豪宅里天天吃蓝药丸、夜夜笙歌?

    还是说,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成为新世纪的一代人杰?

    进了杀猪榜、难保那天就给灭了。

    妻妾成群?想想倒是挺来劲儿的,可头顶上搞不好就会绿油油的了。

    变成人杰?在现代社会真的可以吗?

    又或者说是找个粗大腿抱着、步入政坛,削尖了脑袋往上面爬?

    得了吧,以自己的智商和情商而言,可能真不是那块料儿,别到时候还没有抱上粗大腿呢,就有快递半夜来敲门、水工凌晨来抄表……

    好不容易重生了这么一次,难不成还真以为是在玩电脑游戏、可以无限次的读档重来的?

    曾经的自己,不是在酒酣耳热时面对着星空大吼,如果上天真愿意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只要能够让他在看见严父的黑脸、瞅见慈母的微笑,即便是下一刻便被雷劈了、也心甘情愿的吗?

    闭眼,再睁开眼。

    天花板依然还是那个天花板。

    再一次狠狠拧了下大腿,剧烈的痛疼让他从床上摔落在了地板上,门外那老妈那关切的询问、让他差点泪流满面。

    霍海一边应着‘没事儿’,一边从抽屉里找出了满是灰尘的镜子,属于少年人的那张还算是清秀的脸上是露出了后槽牙、却久违的灿烂且阳光的笑容!

    满屋的凌乱,他哪里能看的下去、忍受的了?

    卷起袖子忙活了好久,直至整个房间焕然一新、成绩斐然。

    房间收拾整齐了,初中三年的课本也都找出来了,各种各样花钱买来却是崭新的试题集、逼不得已才划拉几下的那几套厚厚的黄冈卷,最后留在桌上的就是那些布满了红叉、羞于见人的考卷。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用前一辈子的亲身经历,霍海诠释了这句话的绝对正确。

    大姨的襄助,让他以非标生的身份进了高中,经历了课堂上完全听不懂、渡过了整整一学期作业都没法做的晦暗的时光,尝过了在班级里因为成绩垫底而骂成弱智、被视为劣等生的滋味儿,是就此沉沦、还是知耻而后勇进行抉择,当年的那个自己倒是还知耻而后勇,痛定思痛的做出了正确选择,拼尽全力、终于在高二勉强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大学的门虽然因此而对他敞开了,但霍海也只是勉强摸到了门槛儿,没资格挑选学校、更没资格选择专业,磕磕碰碰的带着那根本就没什么用的大学毕业证书,浑浑噩噩的就被投进了‘社会’这个大熔炉,外焦里嫩……

    煎熬和苦难,憋屈和忍耐,经历过一次已经够了,重生可不是来受二茬苦、遭二茬罪的,是要把握住自己所能够把握住的未来,是要享受自己有条件去享受的生活,是要拥有自己所能够拥有的幸福!

    夜风徐徐,霍海正襟危坐,目光不经意的投向了窗外、落在了前楼西北角那扇亮着的窗户。

    灯光下隐隐约约的那个人影,让霍海犹豫了片刻,还是打开抽屉,将藏在最深处的那儿时的玩具望远镜取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