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霍海的荣耀重生 第二章 光荣的人民教师

时间:2018-04-29作者:辛老五

    ,!

    语文82,数学49,英语71,物理62,化学68,思想政治62,总分394……

    司蕨薇低着头,语速不算快的在念着,可是因为之前哭过、所以原本甘甜的嗓音此时竟显得格外沙哑,而且就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讲台上,纤弱的身躯也就显得越发的无助和孤单,令不少男生在怦然心动的同时、也满心的怜惜,进而对造成这种结果的霍海痛恨不已。

    坐在下面的男生们大多面有不忍,而女生、尤其是跟她关系好的那些个女生,更是愤然转过身怒视着霍海,心里所想着的、便是若不是这个混小子发神经,司蕨薇哪里需要红肿着双眼、一个人尴尬的站在上面念如此丢脸的分数?

    难道这样的成绩何止是差啊,简直是差到了极致了嘛!

    语文数学的满分是一百五,英语是一百二,物化政都是一百分,394的总分数在全年级绝对是属于垫底的,别说是想考普通高中了,就算是进技校都已经是老天爷没长眼了!

    十中的教育水准,在邗州来说是本就属于是第二梯队的末尾,上面有省重点杨中和附中,还有树人、有田家炳,有育才,差不多同级别的还有新华、一中、五中、七中,而比十中差的就只剩下那些乡镇中学了,一般来说像他这种在十中成绩数以一般中垫底的类型,如果能够在中考前突击努力一下、再来个临考的超常发挥,那顶多就是勉强能进个普通高中而已。

    挑?

    没得挑啊!

    能考上最差的高中继续念就不错了,哪里有挑三拣四的资格?

    霍海在走神。

    而全班同学则大多都发怔,脑子里所想的就是这家伙发什么神经啊,怎么就敢在乌贼的课堂上如此放肆?

    他自己倒霉也就罢了,还拖累了司蕨薇也站到了讲台上、以如此不堪的形象出着糗?

    困惑、不解、茫然,逐渐却统一的被愤懑所取代。

    男生们大多对班长司蕨薇是生不起什么旖旎念头的,这个女生有着清新脱俗的精致容貌,成绩在年级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自从进入十中就被学校里的男生们惊为天人,可惜出身于单亲家庭,性子也特别的冷,校内外想要跟她交朋友的海了去了,但没听说谁能让她多说两句话的,因此也就被贴上了‘冷傲’的标签。

    倒也不是说这个女孩儿真的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又或者是骄傲的没了谱的,她的人缘并不差、更有几个死党维护着,可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的男生,大多都会在她那双清澈清的眸子的注视下、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别说是想要去追求她了,即便是生出不轨的念头都会觉得是对她的亵渎,能稳稳的站在她面前、正视着她将话说囫囵了,在初一的那半年时间里、还真的是一个很不容易达成的挑战呢。

    进入青春期的小男生们,到了初三才算是真正开始懂事儿,但升学的压力、让大多数的男生们也生不出去追求哪个女生的念头,更别说是象司蕨薇这种看似温婉、但实质上却是对男生不假颜色的特优生了。

    学校和家庭的联动式高压、班主任乌贼的恶毒、教导主任章鱼的凶残,在此种大环境之下、班里男生们的目光从怨念转为了愤慨也就不难被理解了,甚至有女生觉得现在就差有谁振臂一呼、为司蕨薇出气,那想必这个给司蕨薇惹来大麻烦的家伙一定是会被打翻在地、再被重重的踏上无数只脚!

    教室里的气氛发生了细微的变化,邬桂华自然是最先感觉到的,她满意于这样的效果,今天她本就是带着阴暗的心情在课堂上宣布此次考试成绩的,正想要找个人来开刀、来立威、来羞辱一下的,只是没想到最终会是这个霍海蹦了出来,所以邬桂华也就额外的震惊和愤怒。

    不过,当邬桂华冷静下来之后也明白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在作祟而已。

    这个霍海,成绩一般也就罢了,家里面的条件在班级里却属于是末流的,三年下来虽说被叫来的次数也并不多,但若是以目前的成绩而言、这小子想要上高中很可能是需要缴纳择校费的,以他家的经济状况来说、不亚于是要搬空家底儿的,再加上他老子总是摆出一副清高的鬼模样,所以霍海这小子也就自暴自弃了。

    理解归理解,这并不意味着邬桂华看他就能顺眼、就会同情、就会给予怜悯,这样的学生反倒是被激起了邬桂华更要狠狠挫伤他自尊心、摧毁他自信心的欲望!

    他的家庭肯定是不愿意为了这样的不孝子而付出的,而且也从来没想过要跟自己这个班主任打好关系,连周末她办的补习班都不肯交钱的学生、作为老师哪里还用管他的死活?

    现在这个社会,教书匠的地位大不如前,可教书匠的尊严却是不容亵渎的,若是不能让这小子知道些厉害,邬桂华甚至于觉得自己被冠以的那个‘乌贼’绰号都会黯然失色了。

    想到这里邬桂华忘了让站在讲台上的司蕨薇先下去,一步步的来到了后门边上,站到了霍海的面前才用极度不屑的目光扫视着他,片刻后冷笑着说。“你文不成、武不就,搁在过去你这种劣等生就是个劳碌命,一辈子也就是这个怂样儿了。高中你都考不上、你说你还能干什么?哦!对了,有个地方特别适合你这种人!你可以去那种不看成绩的学校的嘛!广告是怎么说的来着?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sd找蓝翔!人家包教包会、还包分配的呢,比上什么清华北大都强的啊,现在的大学都已经不包分配了,你也算是赶上了好年代,可算是能占着点便宜了!不是老娘看不起你,就你这样的也能有出息?别做梦了!你要是能考上高中,老娘在全校师生面前叫你霍老师……”

    邬桂华的语速越来越快,配合着她那夸张的语气、挥舞起来的右手,教室里的学生们碍于气氛的诡异、倒是没人敢真的笑出声来,扫视全班的邬桂华也就越发的得意了,没去计较霍海那越发奇怪的表情,转身走了讲台,一把将司蕨薇手里的那张成绩汇总表夺了过来,看也不看的便继续冷笑道。“霍海棒海!你的成绩可真的很优秀啊!语文82,智障!数学49分,弱智!这次考试英语那么多送分的题、你才考了个71,简直就是白痴!物理化学、思想政治满分都是100,可你才考了多少?总分加起来,好高的嘛!竟然还有三百多分呢!你这分数还能让你爸妈看吗?就你这智商、就你这态度,你还想考高中?我明确的告诉你,对于你而言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赶紧去学怎么开挖掘机吧!你就是像你爸那样一辈子受穷吃苦的命!你除了能当个技术工人、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赶紧的、赶紧的,早点去学点技术、有一技傍身,也许还能让你爹妈少操劳些、少辛苦点、少为你爸操点心、少让你妈流点眼泪!也不你想想,你爸你妈供出了你这么个弱智玩意儿多不容易啊?啊?要是你爸你妈到头来落了个竹篮打水、你还怎么好意思活着的啊?你爸你妈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是他们辛辛苦苦挣出来的,你不帮你家里分忧、可你也不能糟蹋你爸你妈的劳动成果吧?搁在过去、你这就是不孝!是要去跪祠堂的……”

    这一套连骂带损、却还有些悲天悯人意味的说辞,说到最后把邬桂华自己都感动坏了,她用悲悯的目光扫视全班、心想若是这样的说辞还不能让学生们生出对霍海的鄙夷之心,那自己也白当了这么年的人民教师了、白瞎了这么多年来骂架的丰富经验了……

    即便是在梦境之中,即便是知道自己估计是没下的了手术台,可霍海被邬桂华如此恶毒的指着鼻子数落、甚至还牵连到了父母,他是怎么都不能忍了。“邬老师,别总是门缝里瞧人,也许我还真就随便努力一下就考上杨中了……”

    “你还能考上杨中?你要是能考上、老娘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喊你叫霍老师……”

    邬桂华快要被气疯了,但霍海却权当她没吭声一样继续说了下去。“还有啊,先纠正您一个错误,您说我这成绩除了去学挖掘机就没路可走了,但我倒没觉得自己考不上高中。您不是反复说您当年高考备考期间是多么、多么的努力吗,那能不能请您说说您当年高考的成绩啊?”

    邬桂华猛地扬起下颌、傲然的哼了一声。“老娘可是上的重点大学,当年高考分数之高、虽然不是当年的高考状元,但也只是少了那么十几分而已,就凭你?做梦!”

    “邬老师,那要是我不但能考上高中,我还能考进附中、考进杨中呢?”

    “你要是能考上重点中学,老娘在毕业典礼上给承认错误、给你道歉,我再喊你一声霍老师!”

    “行啊,那就这么说定了吧,”霍海瞄了一眼还站在讲台上手足无措的司蕨薇、继续慢悠悠的道。“不过我怎么听说您高考是门门不及格,落榜之后去新东方厨师学校还因为文化成绩太低被厨师学校给开除了,最后只好冒了别人的名儿、拿着别人的录取通知书去学校报了名,这才混进了教师的队伍、摇身一变成了光荣的人名教师啊?”

    “你听谁说的?这是造谣!这是污蔑!这是诽谤……”

    邬桂华的脸刷一下的就白了,声音也颤抖着、明显慌了起来。

    “扪心自问,被您所冒名顶替的那农村孩子可有对不起您的地方?您在上着那农村孩子考取的大学的时候、就没觉得羞愧、没觉得对不起被您冒名顶替的那农村孩子吗?还有,您就没想过万一您冒名顶替的事儿败露了,您该怎么交代?您知道冒名顶替需要承担怎样的刑事后果吗?邬老师,我觉得这种事儿是犯法的吧?是要坐牢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