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极品小神医 第371章 阴寒之症

时间:2017-10-06作者:青莲剑仙

    第371章  阴寒之症

    病床上。

    躺着一位头发花白,气息虚弱的老者,他脸色泛着青黑色,眉头紧紧皱起,时不时的抽搐两下。

    即便是躺在那里,都给人一种威仪的感觉。

    他就是天河省的二把手,何光启。

    此刻正是三伏天,室内的温度也有38度之高,可何光启的身上,穿着一件保暖内衣。

    就连病床上,也是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

    离近了看,甚至能够发现,在他的头发和眉毛上,竟然有一粒粒凝结的冰珠。

    “秦浩,这位就是何老,月前发病,来势汹汹,短短时间内,就恶化到这般情况,老朽也是无能为力。”

    侯老看着病床上的老者,无奈的说道。

    秦浩点点头,走上前去,仔细观察。

    “你要干什么?”

    看到秦浩要触摸何老,展鹏大声喝道。

    “当然是把脉!”

    秦浩淡淡说道。

    何老身份不一般,病情又是这么严重,稍有差错,没人能够承担得起。

    即便是秦浩,也得小心翼翼。

    毕竟,何老的病情,比先祖记忆中的病症,来的更加凶猛恶劣。

    说完,不理会展鹏,秦浩自顾开始号脉。

    “混蛋,竟然无视我,等你检查不出来病症,看你如何收场。”

    展鹏冷冷看着这一幕,心中恶毒的想道。

    何老年纪大了,病情严重,日薄西山,他必须打起精神,才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

    脉沉细滑,重按无力!

    这是邪气郁里,气血两虚,多见于虚寒之症,很可能是脾胃虚寒。

    秦浩又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何老舌淡红,苔白腻,心中更加肯定。

    一会儿之后,秦浩才放下何老的手腕。

    “秦浩,怎么样?”

    侯老和何星晖急忙上前,焦急问道。

    尤其是何星晖,目光中带着一股子殷切和希冀。

    李天华心中也是惴惴不安,紧张的看着秦浩,毕竟,这是他引荐的医生。

    他也是没想到,何老的病情会恶化的这么厉害。

    若是秦浩能够看出一点儿问题,哪怕不能治疗,那还好说,至少说明他不是来搅局,故意糊弄何家的。

    可若是秦浩连问题都看不出来,那李天华就成了愚弄何家之人。

    这个大帽子扣下来,绝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何老发病前,是不是吃了一些海鲜,像是龙虾,大闸蟹之类的。”

    秦浩没有回答,反而是向何星晖问道。

    “对啊,有人送了几只大闸蟹,老爷子心头高兴,就多吃了几个。”

    何星晖一愣,怔怔说道。

    他惊奇的看着秦浩,眼中光芒闪动,带着一抹希冀。

    这个秦浩,能够被称为小神医,果然不是无能之辈,竟然连他父亲之前吃的食物,都能够诊断出来,果非常人。

    侯老也是啧啧称奇,对于秦浩愈发赞赏。

    秦浩点点头,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何星华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竟然真有两把刷子。

    展鹏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他心中暗暗想道,一定是秦浩歪打正着,给他蒙着了。

    “秦浩,吃海鲜,跟何老的病情有什么关系?”

    李天华疑惑问道。

    若是之前,他这么鲁莽开口,肯定会招来何家的呵斥。

    不过,眼见秦浩的神奇表现,似乎真的有可能救治何老,他们也就不在乎了。

    “对了,海鲜和啤酒,不能同食,很可能引发寒症,可何老当时喝的是白酒啊!”

    侯老也是一脸疑惑,想不通其中的缘故。

    “不错,白酒的辛辣,的确可以镇压海鲜的清寒,可是,堵不如疏,很容易落下毛病。”

    “而且,何老本身就有一些病,海鲜就是一个引子,将他们引爆了,才导致病情这么凶猛。”

    秦浩解释道。

    “哦,是什么病?”

    侯老急忙问道。

    “若是我所料不差,何老这段时间,应是经常长吁短叹,心胸郁闷,神疲乏力。”

    秦浩想了一下说道。

    “对,对,就是这样。”

    何星晖面上露出喜色,激动的浑身颤抖,大声说道。

    前段时间,京城权利中心更迭交替,何老本来有很大的优势,能够再近一步。

    最后不知什么原因,没能够选上,反而是老对手上去了。

    这件事情,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父亲的心中,久久不能释怀。

    那些天,他没少听到父亲的叹息,无奈郁闷,烦躁心焦。

    没想到,竟然连这种心病都能判断出来,秦浩当真是神了,此刻,他内心充满期待。

    或许,这个江城小神医,真的能够妙手回春,让他父亲脱离病厄。

    “这,这……”

    何星华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张大了嘴巴,惊讶道说不出话来。

    展鹏的一张脸,都快黑成锅底了。

    “情志抑郁,导致肝胆失调,气机不畅,何老中日胸闷叹息,肝郁日久,致使命门火衰。”

    “《素问·逆调论》早有记载:“人有身寒,汤火不能热,厚衣不能温……,阳气少,阴气多,故身寒如从水中出。”

    “这是阴寒之病,由腑入脏发作,使胃阳虚弱,寒气上冲而形成,由胃寒及肾,遍及全身。”

    秦浩侃侃而谈,引经据典,话语充满自信,让人心中信服。

    “是了,是了,何老本就心凉体寒,加上食用海鲜,用白酒镇压,导致病情暴发,狂暴如洪。”

    听到秦浩的解释,侯老双眼放光,脸上露出恍然的神情。

    怪不得,他开了不少温经的药物,一点儿效果都没有,是没有找到病源。

    他心中暗暗后悔,若是早知道病因,一边开导何老,一边对症下药。

    也许,会有不小的转机。

    此刻,何老气息奄奄,危在旦夕,药不能尽,手术也不能施展,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秦医生,你可有办法医治?”

    何星晖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希冀的看着秦浩问道。

    从刚开始的秦浩,到此刻称呼改变为秦医生,何星晖对于秦浩越发高看,心中也不由得重视起来。

    秦浩这一番解释,鞭辟入里,深入浅出,单单是这一手独到的见地,都可称得上是名家。

    即便不如传说中的那种神奇,也必有独到之处,或许,真有办法也未尝可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