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极品小神医 第219章 你可心服

时间:2017-10-06作者:青莲剑仙

    第219章  你可心服

    “毛医生,这里面为何多加一炮附子?”

    谭志强问道。

    越婢汤,金匮要略记载的一记汤药,专治水肿,疗效奇特。

    可其中,并无附子这味药。

    “谭局长,水肿多为邪风外袭,导致肺部失调,水道不通,表现在皮肤上,导致面部浮肿。严重者,肢体也会产生水肿。”

    “并且,水不能泄,积聚体内,会灼伤肾络,产生风热,凝凝结于咽喉,会表现在咽喉红肿疼痛。”

    “这是恶风之兆,所以我加了一炮附子,主治散寒止痛、脾泄冷痢。”

    毛济安淡淡说道。

    听到毛济安的解释,所有人都是恍然大悟,明白过来。

    看向毛济安的目光,越发复杂。

    再看向姜学林,一脸色担忧。

    在极短的时间,毛济安不但判断出病症,还给出正确的治疗方法,其精准的判断力,让人难以置信。

    此人病为水肿,就算姜会长与之开出一样的方子,也因时间关系,已经处在下风。

    而且,若是姜会长判断错误,那……

    “怎么会这样?”

    姜歌脸色苍白,喃喃说道。

    身为中医世家传人,对于毛济安的诊断,自然清楚无比,毫无一丝错误之处。

    就算他爷爷,怕是也只能开出同样的方子。

    否则,就有误诊之错。

    不论哪一种情况,这第一局比赛,毛济安都赢定了。

    “果然如此!”

    旁边,秦浩心中暗道。

    看到病人的第一眼,他就已经判断出,病人是患了水肿。

    不过,成也水肿,败也水肿。

    毛济安的方子是不错,却注定输的一塌糊涂。

    “姜歌,姜会长赢定了,不用担心。”

    秦浩拍了拍姜歌,笑着说道。

    “真的吗?”

    姜歌一脸苦涩的说道。

    秦浩的医术不差,自然也能看出眼下的情况,之所以这么说,想来也只是安慰他。

    “接着看就知道了。”

    秦浩嘿嘿一笑说道。

    “姜会长,我的诊断如何?”

    毛济安走到姜学林面前,大笑着问道。

    眼下的局面,他赢下第一句已成必然之势。

    手握先机,毛济安心头舒畅无比。

    “医术尚可,走街串巷,大有可为。”

    在众人的注视下,姜学林缓缓睁开眼睛,淡淡看了毛济安一眼,轻轻说道。

    “哈哈哈!”

    听到姜学林的话语,场中顿时响起哄堂大笑,宛如天雷过境,震的会场都在轻轻颤动。

    不少人,都是笑的脸色通红,不能自已。

    医术尚可?

    走街串巷?

    在古代,凡是有地位,有身份的医者,都有专门的草庐、医馆,静等病人上门求医。

    只有那些医术不精的学徒,或者二把刀,才会挑着担子,走街串巷。

    姜学林这句话,正是在讽刺毛济安。

    “牙尖嘴利是没用的,手底下见真招吧。”

    毛济安气的浑身颤抖,脸色发红,旋即恨恨说道。

    听到毛济安的话,场中顿时一静。

    “姜会长的诊断,水肿!”

    这时候,谭志强开始宣布姜学林的诊断书。

    “开出的方子是越婢汤,外加附子一炮。”

    话音落下,就见场中众人都是面色一暗。

    果然。

    诊断如出一辙,这样的话,毛济安就有时间优势,成为胜者。

    “哈哈,姜会长,不好意思,小小领先一步。”

    毛济安得意洋洋的说道。

    随后,他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撇了四周众人,一脸冷傲。

    “另外,姜会长还给出了一副地黄饮子。”

    谭志强看了毛济安一眼,缓缓说道。

    ……

    “赢了!”

    听到谭志强的宣读,秦浩轻轻吐出一口气,笑着说道。

    “地黄饮子?”

    姜歌一愣,看向秦浩。

    “这人除了水肿,还有其他的病症,用药需谨慎。”

    秦浩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在说话。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眼下,他就是在点拨姜歌,至于后者能不能领悟,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地黄饮子,难道……”

    姜歌紧盯着患病青年,在看到后者颧骨处的一抹红润之后,心中顿时划过一道亮光。

    “爷爷赢了。”

    豁然间,他脸上露出浓浓的喜色,紧握拳头,兴奋的说道。

    随后,他回头看了秦浩一眼,满是惊诧。

    这家伙,年纪轻轻,医术居然这么厉害,几近与他爷爷比肩,亏得自己还不知天高地厚,前去挑战他。

    现在想想,真是自取其辱。

    “地黄饮子?这是什么药?”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味药出自圣济总录,北宋时期,是皇家医典。”

    “不错,这味药主治阴虚,难道,病人还患有阴虚?”

    ……

    场中,不少人都是议论纷纷。

    唯有寥寥几人,如谭永华,文百川等,听到地黄饮子之后,仔细观察了一下患者。

    而后,眉宇展开,面上露出一抹喜色。

    “地黄饮子?”

    毛济安面色一变,急忙跑到病患青年面前,仔仔细细观察。

    没多久,脸色就彻底阴沉下来。

    “我看你颧骨泛红,呼吸急促,应该是身体多汗。”

    姜学林对青年说道。

    “对!”

    青年点头。

    “应是腰膝酸软,忧虑失眠。”

    姜学林又说道。

    “是的,浑身无力,整宿都睡不好觉。”

    青年一脸震惊,连忙点头说道。

    “嗯。”

    姜学林点点头,不再问话。

    而是转头看向毛济安,淡淡说道,“毛医生,我的诊断,你可心服?”

    “我服!”

    毛济安抬头看向姜学林,不甘的说道。

    “我开的方子,你可心服?”

    姜学林再问。

    “我服?”

    毛济安面色难看的说道。

    “这一局,我为胜者,你可心服?”

    姜学林上前一步,再次问道。

    “我服!”

    在姜学林的逼视下,毛济安一脸苦涩的说道。

    “姜会长,您这一副地黄饮子,不知有何用处?”

    谭志强笑着问道。

    毛济安已经心服了,可他们都还迷糊着,自然需要一个解释。

    “越婢汤治水肿,没错。可是,却有一个禁忌,那就是病人不得患有阴虚,否则会适得其反。”

    “我观病人的症状,正是患有阴虚之症,便以地黄饮子滋阴补阳,调和阴阳,而后再辅以越婢汤,才能根治水肿。”

    姜学林缓缓说道。

    听到他的解释,众人恍然大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