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极品小神医 第六十二章 我是一个医生

时间:2017-10-06作者:青莲剑仙

    第六十二章  我是一个医生

    “兰儿,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草门打开,走出一个年约花甲的老头。

    这老头身形瘦小佝偻,脸色灰白,皱纹布满面颊,行走间步履蹒跚,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咳咳!

    还不等花夫人说话,老头猛烈的咳嗽起来,好似要把肺都要咳出来,令人担忧。

    “魏叔,你怎么样了?”

    花夫人一脸担忧,赶忙搀扶老者,关切的问道。

    “唉,老毛病了,没事。”

    老者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一脸不在乎。

    听到魏叔的话,花兰面色一暗。

    “兰儿,这位小伙子是?”

    魏叔看向秦浩,眼神奇怪的问道。

    这些年,花兰还是第一次带个男人来这里。

    花兰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这个丫头外表刚强,内心非常脆弱。

    说起来,他最担心的倒是花兰。

    自己余下的日子也不多了,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帮花兰找个靠谱的人,能够照料他的生活。

    无奈,花兰眼界极高,又放不下他,这才一直拖到现在。

    “魏叔,这是秦大师,是我来请来为您治病的。”

    提到秦浩,花兰眼神闪过一丝希冀。

    “魏叔您好。”

    秦浩上前,尊敬的说道。

    “秦大师?”

    魏老面色一变,死死地盯着秦浩,眼神难以置信。

    大师,这个称号若是别人说出来,也不奇怪,可要是从花兰口中说出,那就是大大的不寻常。

    “胡闹!”

    半晌之后,魏叔面色一冷,沉声说道。

    那些身负大师称号的人,哪一个不是花甲之年,就算是天资聪颖之辈,也是人到中年,才能取得如此成就。

    秦浩,不过二十出头,竟然成为大师。

    魏叔自然不信。

    “魏叔,是真的。”

    花兰焦急的说道。

    “秦大师,魏叔的事情,就麻烦您了。事成之后,你要的东西,自然双手奉上。”

    花兰回头对秦浩说道。

    “嗯。”

    秦浩点点头。

    这次受邀而来,就是一次平等交换,他治病救人,然后收取报酬,仅此而已。

    至于魏叔的看法,他压根就不在乎。

    “小子,招摇撞骗到老夫面前,你是第一个。”

    魏叔冷笑。

    他根本不相信秦浩,在小小的年纪,就能取得别人数十年的成就。

    这样的人,或许有,但绝对是那些古老世家的传承者,绝不是眼前秦浩这番打扮。

    在他看来,花兰就是被秦浩的手段所迷惑。

    “老人家,你就别逞能了,你最多还有一月时间。”

    秦浩走上前,打量了一下魏老,叹息的说道。

    以他的医术,一眼就能够看到,魏叔身上生机断绝,死气子体内弥漫,按照这种速度,不出一月,必定身亡。

    “魏叔,这是真的吗?”

    花兰面色剧变,一脸惊骇,声音颤抖。

    几天前,魏叔还告诉她,有三年的日子可活,难道,这一切都是在骗她?

    “胡说八道!”

    魏叔心中一突,没想到秦浩竟然看出来他的寿元。

    身受重伤,心神受创,他能够坚持五年,已属难得。

    本来,他以为自己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没想到,时间不等人。

    不过,在他看来,这是秦浩瞎猫碰上死耗子。

    能够看出寿元,这种诡异的事情,就算是他见多识广,也不敢相信。

    “首先,我是一个医生,另外,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心里明白。”

    秦浩摇晃着脑袋说道。

    花兰神情迷茫,不知道该信谁的话。

    至于魏叔,一脸轻蔑。

    “你这病,怕是有三五年年了,放在普通人身上,早就死了,所幸你迥异常人,才能坚持到现在。”

    秦浩淡淡的说道。

    魏叔面色一变,眼神带着一抹惊诧,转头看向花兰。

    “我没告诉过他啊!”

    看到魏叔的目光,花兰摇了摇头说道。

    魏叔早年受创,已经有五年了,这件事关系到两人的身家性命,她守口如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魏叔心中一惊。

    花兰既然没有说过,那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秦浩调查过花兰和自己,所以清楚自己的伤势。

    不过,这个可能性显然不存在,他隐居江城数年,那时候秦浩怕是还是个小屁孩。

    再说,他一直隐居在这里,就连铂爵的员工,都没有人知道,更何况秦浩。

    并且,秦浩与他们并未仇怨在身,难以说通。

    二是,秦浩或许真有奇能,能够看出自己的伤势。

    若是这样的话,那秦浩……

    不等他想下去,秦浩的生意再次响起。

    “每到午时三刻,你神阙、关元二穴犹如针扎,如万箭穿心。”

    “每次用劲,仿佛烈火焚身,剧痛难耐。”

    等秦浩话语落下,魏叔早已经面色惨白,一脸惊恐,好似见鬼了一样。

    就连花兰,都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浩。

    秦浩口中所言,竟是与魏叔的情况,异常吻合,直如亲眼所见一般。

    花兰还记得,每到午时三刻,魏叔都会把她赶出去,将自己关在草庐中,忍受病痛。

    万箭穿心,焚心蚀骨。

    即便如魏叔这般人物,也被折磨的痛不欲生,惨叫凄凄。

    “你,你怎么知道?”

    魏叔手指着秦浩,颤颤巍巍的说道。

    “我说过,我是一名医生。”

    秦浩张口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你,你……”

    魏叔震惊的看着秦浩。

    “对了,你的病,我能治。”

    末了,秦浩嘿嘿一笑说道。

    “你能治?”

    花兰和魏叔同时惊叫。

    一个是惊喜,一个是惊骇,夹杂着希冀。

    “你被人用劲所伤,又被封了三焦玄关,气流不畅,血气不顺,每次用劲,都觉得烈火焚身,难以自制。”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劲道侵入你的五脏六腑,吞噬你的生命力,才让你比同龄人更加衰老。”

    秦浩说道。

    刚看到魏叔的时候,他就心中奇怪。

    以面相而言,魏叔并不是短命之人,并且,周身气血虽然虚弱,却带有一股勃然之意,分明是生命里旺盛。

    可是,魏叔却面容沧桑,仿佛花甲之年,生命垂危,朝不保夕。

    直到他将灵力运于双瞳,才看穿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