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151 战死江湖

时间:2018-05-02作者:天才哥

    这块玉中,有蹊跷。

    花无语神识扫过,便确定了。

    在他印象中,有记忆时,是在临海市一处孤儿院里。

    这块玉佩,一直在他身上,且看成色,不是多好,一般没人会贪婪着想要拿走。

    据孤儿院老院长说,他被人送来时就已有这块玉。

    后来孤儿院拉不到多少慈善资金,举步维艰,年龄稍大的孩子早早的就不得不出去谋生,踏出孤儿院时,花无语才十二岁。

    十八岁那年,老院长病重,孤儿院维持不下去而关闭,那些孩子被院长想尽办法安顿好,实在安顿不好的,就往已经在社会上打拼的孩子那里放,不过也因此病情延误也没钱可治,老院长去世了,可惜了一位好人。

    花无语曾经还带过一个孩子挺长一段时间,只不过吃了上顿没下顿,很多时候连上顿都没得吃,早早的那个孩子也与他分道扬镳谋生去了,起先他还关注着,可后来至去了哪里他就不知道了。

    仰靠在沙发靠背上,把玩着手上这块玉,花无语能知,这块玉看似成色不好,实则应该是在打磨之时人为将之弄得不好的,玉的品质在地球来说应该还算不错。

    莫不是这块玉跟自己的身世有关?

    曾经,尤其是幼年之时,花无语不是没想过没渴望过父母会来找他,不过始终也没等来。

    现在,好似能一探自己的身世为何,花无语却并没什么兴趣。毕竟五千年都过去了,就是突然冒个父母出来,再来些七大咕八大姨九堂叔的,也难有什么情感,而且要论真正的年龄,他的已经是他们的好几十倍。

    没什么兴趣,但还是有一些好奇。

    玉佩呈葫芦型,扁平状,两面雕刻有挺复杂的花纹,那些花纹似高山森林,又似缥缈云雾,花无语三个字,便在图案之间。

    玉佩两侧,有一道拼合痕迹。

    普通人若不仔细看,不拿着一个放大镜看,定然发现不了这处痕迹,但在花无语神识之下,自然是无所遁形。

    花无语手指一动,一道灵气薄刃,将拼合处划开,而后手掌轻轻一震,玉佩分为两半。

    里面,那蹊跷,是一张纸条。

    泛黄的纸,却有漆黑保存完整的墨迹。

    纸条纸张很薄,因此摊开竟然有手掌大小,上面的字迹很小很娟秀,排列整齐密集,字数竟然有数百之多。

    纸条上言:我儿,你若是能活下来,就好好活着,若有一天摔坏这块玉,看到了这张纸,就证明你有这缘分。

    我和你爸,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也许,当你看到这张纸时,我们已经战死江湖尸骨成土,若还没死,恐怕也仇家虎视眈眈不敢来寻你,对不起,珍重!

    再下面,还有几百字。

    竟然是一篇地球的功法。

    花氏祖传,《叠浪九重劲》。

    花无语眸子扫过,整篇功法都在脑海中了,对他所知道的武道功法而言,算不得有多好,不知道在地球处于什么层次。

    功法上说,九重劲满,似九重潮浪相叠,凶猛而绵长,有神鬼莫测之能,可成就武林神话,传颂千年。

    这武林神话是个什么层次,花无语也没有认知,听起来好似多牛的样子。

    花无语不知道此刻自己是如何感想,其实也没太多在乎,可心头又有些触动。

    这上面的字,应该是他那个亲生母亲写的,言语中充满无奈与不舍。

    看着上面的‘战死江湖,尸骨成土’,多少还是有点悲。

    他在想,亲生父母若死了,他去寻找并收尸吗?去寻找仇人报仇吗?若没死,假如有一天,突然碰上他们,或封印再解除一些通过血脉感应,碰上这些与自己前五千年除了出生之外都没丝毫牵连的父母亲人,到底作何态度?

    “轻泪!”想不通,不过如今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女儿,有什么事都可以与宝贝女儿商量。

    花轻泪还在忙着整理自己的房间,整理好自己的,还要帮花无语整理,忙得不可开交,突然听到她爸喊她,手上动作并没停下,“爸你等我一分钟,我这儿马上就弄好了!”

    一分多钟后,花轻泪出来,白衬衣的袖子挽得老高,各处也有些褶皱,额头都忙出了汗。虽扎着清爽干练的马尾,但耳边垂下的几缕发丝还是湿了,浑身散发热气,脸色红红的,看样子是忙得很高兴。

    “轻泪,怎么不开空调?都热成这样了?”这套房子,各类设施都很完善,空调这种普通之物自然少不了。

    “没事,爸,也没多热!”花轻泪笑笑,坐花无语旁边去,一股热气夹杂香味向花无语袭去,她看着花无语道,“爸,什么事?”其实此时看着她爸一身黑,好似真感觉有点热。

    “你看看吧。”花无语将纸条递给花轻泪。

    同时,一股灵气之风吹起,让花轻泪感觉到凉爽舒适。

    花轻泪疑惑,接过纸条。

    纸条上字小且密集,让得她凑近了看。

    好半响才将纸条看完,那功法看不懂看得头疼,基本上是掠过。

    随后,脸色泛起一抹伤感。

    还有些许无语。

    他们家的人怎么都如此命运多牟?

    她爸是孤儿,她早知道,因为小时候妈妈跟她说妈妈爸爸间故事的时候说过。

    现在突然冒出来个爷爷奶奶,而且还是可能这种‘战死江湖,尸骨成土’的惨状,她是真不知道能说该什么了。

    江湖,她理解一点点这两个词语,是个不简单的东西,也少为认知,若不是自己爸爸本就不凡,她都不信还有什么江湖。

    看来花氏,有些来头。

    那个爷爷奶奶貌似挺惨的,爸爸也过得凄惨,她也差不多,至于妈妈,也不知道如何,他们这一家子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吧?

    “爸,你是怎么想的?”花轻泪问。

    “不知道,你觉得呢?”

    “我也不知道。”对这爷爷奶奶没什么情感。

    若论对错,也怪不得他们,他们也确实挺凄惨的,生不由己。

    “那就顺其自然吧。”花无语叹息一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