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116 极致绝望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龙威低沉着声音,道,“年轻人,你很不错,一出手就杀了我两个人,现在我们都不用动手,直接将你交给给法律处置,也必定是死刑吧?”

    这是现代社会,不是古代乱时的江湖,就是他作为临海市的地下老大,都不敢轻易杀人,这么多年了,手上挂着的命也只有三条,而且还做得小心翼翼不留尾巴。而这年轻人,在如此多人面前一出手就是两条命,且面不改色,不得不说非常狠辣,比他要狠辣得多。

    这等狠辣程度,让他都感觉到害怕。不过现在手上有枪,也就有了底气不再害怕了。

    后面二十多个打手,听到自己老大浑厚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再放松了许多下来,只是看着那两个还在淌血的无头尸体与没闭眼的头颅,还是觉得心头慎得慌,那抹阴森翻腾的寒意难以散去,怕是最近晚上睡觉都要做恶梦。人人凝实目光落在凶手身上以避免再去看到,同时露出凶狠的目光与神情,这是给自己壮胆,也是对自己同伴惨死的极其愤怒。

    洛爱国此时心头其实更多的是松了下来,虽然看着那尸体人头也有点不适应,毕竟是太多年没见血了。不过如此一来,当年之事便不可能闹上警察局闹上法院,这人自己犯了必死大罪还敢去报案?而且这人怕是今天走不出这里,他洛家的问题不算多大了。只不过,这人是花无语的儿子,还有个花无语得想办法找出来解决了,儿子都如此狠辣,那老子呢?老子岂不是狠辣得要翻天?不快些找出来怕是睡觉都睡不安稳,时时担心其上门来杀人。

    “年轻人,花无语呢?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吧,有什么仇什么怨也可以一次性解决了,你要不让他来,今天你怕是没有任何机会走出这里!”龙威的话刚刚落在,洛爱国就开口了,语气中带着浓重的威胁意味。

    花无语三个字,将还在惶恐的洛一凡惊回神来,强行镇定,目光落在花无语身上。

    花无语扫了一眼几支枪,目光微冷,“洛一凡,可还记得刚刚的问题?”

    “还记不记得我是谁?又知不知道他是谁?”

    洛爱国龙威三人,敏感地捕捉到问题的问法有问题,‘还记不记得我是谁’,洛一凡不是只见过他爸花无语?那为何要这样问?

    “花无语是你爸吧,我认识你爸,但没见过你,何来记得?他又是谁?”对上花无语的目光,洛一凡又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冰冷寒意,本来没有血色的脸更白了几分,却竭力控制心头的恐慌。

    他为何要恐慌?此刻已经完全没有恐慌的必要了!他们是绝对胜利的一方。

    “认识我爸?呵……”

    “本座,花无语,慕九倾的丈夫,花轻泪的父亲!”话音落,强大的气势惊天而起,长发无风而自动,目光如两把寒刃至洛氏父子脸庞扫过。

    害了他的妻子女儿,他不可能让他们轻松死去,要让他们体会到世间最极致的恐惧,在最痛苦的折磨之中一点一点失去生机,神魂不存。

    当年,倾儿被逼着离家躲藏,最后还抱着刚出世的女儿逃走不知所踪,身份信息也被抹除而在任何地方都难以安定生存下来,定然也是孤独无助绝望。一想着他就万分难受,他就要让他们百倍千倍万倍尝到那种味道。

    四周,恐怖凛冽的寒意铺天盖地,湖面的波澜,都瞬间平静,好似凝结了一层冰,水中的鱼儿,如同被禁锢了一样镶嵌在水中一动不动。

    洛一凡洛爱国龙威及二十多个打手,感觉到好似来自九幽地府的气息,冰冷、恐惧、绝望,枪支带给他们的安全感,此刻被寒意冻得粉碎,只剩丝毫。

    人怎么可能有这种气息?

    龙威额头上冷汗如暴雨,大喊一声,“开枪!”

    此刻,他只觉要杀了这人,才能安心,那种气息,让人绝望。管他什么命案,又管他什么神奇的药物,此刻他只想弄死这人,弄死了就安心了。

    砰!

    话音落,脸上泛着凶狠,手指已扣下。

    砰砰砰砰!

    几乎同时,那有枪的四人,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也开了枪。

    子弹极速射出,他们想这人该完了吧!

    然而,另他们极其不解和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那恐怖青年竟然一手抓过,而后,就没有出现想象中脑袋被击穿鲜血迸射的画面。

    这……

    他们反应不过来,喉咙都好似被人扼住。

    人怎么可能手抓子弹。

    砰砰砰砰……

    几人拼了命地开枪,颗颗子弹极速划过空气,都能看到一道道黑痕。

    然而,那恐怖之人面前的空气好似变得异常粘稠,粘稠得子弹都打不穿,一颗颗子弹竟然粘结在他面前,随着枪声,那粘结的子弹越来越多。

    无尽的恐慌占据心头,继续拼了命的开枪。

    直到五支枪先后没了声响,没子弹了……

    龙威洛一凡洛爱国三人,直接瘫在凉椅上动弹不得,那二十多个打手,亦瘫在地上,此刻只惊颤万分看着那些被粘结的子弹。

    世界观崩塌了,却完全没有心神去理会。

    因为,他们看见那子弹飞回来了。

    飞得很慢,慢得他们能清晰看见其轨迹,很慢,却又散发着死亡的恐怖气息。

    啊……

    有人惊叫,这一瞬间吓得大小便失禁。

    随后,一颗颗头颅被洞穿,一双双眼睛爬满鬼一样的血红色,一张张脸,恐惧得好似已经产生裂纹而要崩碎。

    鲜血迸射,染红了整个亭子的空间。

    远处,当惊叫声的回音传回来时,地上已经躺着二十多具狰狞的尸体。

    花无语气势一收,目光看着瘫坐在那里已经变成血人的三人,三人张着嘴巴,保持深吸一口气而始终吐不出来的神态。

    那种冰冷气息消失了,但他们更加感觉到恐惧,极致的恐惧,浑身每一块皮肉都在哆嗦,嘴皮和眼皮哆嗦得最厉害。

    死了,都死了……

    明明是他们开的枪,而他们的人都死了,就剩他们三个还活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