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94 不切了?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接下来,石料继续一层一层慢慢减少。

    十公分。

    二十公分。

    三十公分。

    很快就还只剩下三四个人头加起来大小。

    这阶段,又是好几次虚惊,就好似这石头以自身跟他们讲‘狼来了’的故事一样。

    以至于后面,出了色都没人再大惊小怪。

    “到底有没有啊!都已经快切完了!”这么大块石头,目前就弄出来一颗只值十多万的钻石。

    “估计没有,这把绝壁要亏大发了!”有人小声议论开来,挤眉弄眼,语气之中不乏幸灾乐祸。

    “没亏没亏,绝对没亏,那哥们儿还赚了不少钱呢!那最先六十万买翡翠的老人家,还差他二万七千块,唐总福老板二者还差他二十万,还有颗十多万的钻石,这可赚了三十好几万,怎么会亏!”有人说来,这人可把账帮花无语算得清清楚楚,不过言语中有大松一口气的味道。

    要是这块石头再翻个几倍十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瞬间赚了许多人哪怕是在梦里面都赚不到的钱,那还不嫉妒死人?要知道那长头发青年本金就五万八!感觉上还是这一把亏回去了让人更能接受。

    唐总米总王总三人惋惜,虽然还剩没切完的,但百分之八九十都没切出什么东西,估计剩下的也没那么好运气了。

    果然是赌一把大的凭运气么?

    不过结果还没出来,三人也没下定论,看了一眼花无语侧脸,这人眉头都还没有皱一下。

    傅妊萍几人,眼里就全是嘲讽之色,这小子臆想成大富豪,这下直接亏得无边……,这长头发小子他们有了解,昨天她们将临海市好多地方的监控都买来了,其中有几个关于他的。

    一个是乞丐模样的人,再城南别墅区拦着李氏父女,而后不知怎么就进了李国强别墅,出来时手上拿了一万。估计是李氏父女施舍给他的。

    二个是去上场买了衣服,从那个地方就能明显看出来那人正是这长头发小子。

    再有就是一些零零散散这人在城中闲逛,偶尔在某处停一停一副无所事事样子的画面。

    至于更多的,也还没那么高的效率弄来了,毕竟许多地方的监控不是说有钱就一定能弄到。

    但从仅有的几个,她们觉得已经大概能看出来这长发小子是个什么情况了,多半就是个穷困潦倒落魄的人!恐怕整个人除了一身武力也没其他什么。

    刚刚听到人小声议论,他们也知这家伙从几万块一路猛赚到几千万,这运气确实逆天,还想赌一把大的翻成几亿呢?简直是痴人在做白日梦!

    呵……

    搞笑!

    ……

    再几分钟,石头还剩大半个人头大小。

    已没有人再报有能开出来东西的想法。

    花无语开口,“老板,好了,不用再切了。”

    他要得东西,在剩余的石块里面,大概两个拳头大小,等拿回去自己弄出来就行。

    听四周之人的反应,他觉得成全他们的想法也好,这样对他来说也好,能免了可能出现的麻烦。

    “不切了?”福老五一愣,随即了然,看来这小哥死心了啊!

    “嗯,剩下的你直接交给我就行。”

    “也行,拿回去留个纪念也很好!”福老五此刻没有笑容,而是一本正经地说。

    其实他这是在安慰花无语不要伤心。

    福老五这一改笑容一本正经的说法,让得许多人觉得好笑,这福老板实在太可爱了。

    留个纪念……

    留个纪念……

    这个必须得留个纪念啊!可是四千四百八十万的东西呐!

    要是他们是这长头发小子,就是石头切完了,他们也得捧几捧碎石回去供起来,表示曾经,本人也是有好几千万的人!

    花无语没说什么,淡淡点头。

    便接过福老五递过来的石头。

    这石头成色本就好,福老五已经将表面的沙子碎石弄干净,切石头的机器也是最高端的,因此石头看起来就是一挺光滑的椭形球,可以当做简单的工艺品。

    周围的人暗叹,这摆回去作纪念当真不错,当然,前提得是看着不伤心。

    洛止阳路瑶二者对视一眼,这怎么跟他们想的不一样呢?难道他们一直想错了?里面真什么东西也没有?这人不是奇人而是运气好得出奇?

    花无语将石头直接扔进背包之中。

    这让得人群更是肯定,这石头里面绝对什么也没有,要不然会那样扔背包里?先前这长头发青年买石料绝对凭的运气,可惜前面把逆天的运气给用完了。

    不过这背包一背上,总给他们一种里面背了‘几千万’的感觉。

    唐总福老五,以及先前买翡翠的那个老人家,三者之间很快商议达成,由唐总以微信转给花无语二十二万七,就算完工了。

    “走吧。”花无语转身,对四个在背后目光一直没离开过他身体的女人道。

    这些人,挺麻烦,但也不可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解决。

    “走。”傅妊萍轻喝一声,与十个保镖一起围在花无语四周,就跟监犯人一样。

    许多人目送他们。

    洛止阳路瑶隔着稍远跟上。

    众人走远,那赌石店外面人群炸了锅。

    “我猜他回去一定抱着那块石头大哭一场!”

    “+1”

    “+1”

    “…”

    “确实极有可能,不过这人也非常厉害了,这种情况下还能崩着面不改色,怕是为了面子!”

    “你说那人是不是得罪冯业鹏的老婆了,会不会被狠揍一顿?也真够倒霉的,明明几千万快到手了又亏回去,还得面对那十个牛高马大明显一只手就能干翻一成年壮汉的猛人!”

    “不知,有可能是什么事情冲撞了对方吧,看他那样子好像也没什么底牌,要不然也不会直接被他们带走。”

    “不过也没什么,反正绝对弄不出人命,毕竟这是法制社会,打一顿,冯家有钱,最后赔点钱就行了。而且有可能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可能他们认识,只是相处不怎么好而已,实则并也没什么仇;要知道冯家可一直在乎声誉,这大张旗鼓带着人出来围堵一个人本就不符合他们作风,故而人家说不得只是来接人而不是打人,嗯,我觉得多半是这样!”

    “兄弟,有道理,冯家是什么家?冯业鹏是什么人?他老婆又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跟流氓似地带着人出来堵人打人?冯业鹏都不幸意外去世了,死者为大,我们就别乱猜测了。”

    “散了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