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71 要谈谈?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虽然听李国强描述过这人很年轻,但见到真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竟然道行比他深得多,比他师父也深得多,深不可测!

    看来他没猜错了,这人,定然是在入道之上的修法级高人,那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去感受膜拜亲近的灵韵,比他入道巅峰级师父要厚重太多太多。

    也许,这人根本不止二十来岁的年级,他师父曾给他说过,达到修法级可增长寿元,可长时间保持年轻状态。

    花无语进来之后,一条浅毛浅得不仔细看便以为没毛的大狗走进来,棕色的眼睛很调皮地盯了一眼他,让得萧王山眼睛再一鼓,这只狗,也不同寻常,身上有着强悍的气息,莫非是妖物?但又不像,他没见过妖物,但这只狗与典籍上形容的妖物还差了太多,半妖?

    花无语目光落在萧王山身上微微波动了一下,这人的气息,与修真者的气息非常接近,只不过与大荒仙界练气一层修为相比,都明显还要弱一些。

    他想,这应该就是地球上的修士,没想到地球上有修士,归来没多久,他还遇到一个。

    目光下移,锁定其手上的那把皇袍色长剑,是一柄法器。上面有比较古老的气息,应该有近千年历史了,材料马马虎虎,能比大荒仙界很多筑基修士法器的材料,不过炼制手法极差,剑鞘上的符文,已有些残缺,剑鞘中透出的一点剑刃气息,隐隐有浩然正气,却已萎靡不振如同晒在烈日下快要干死了的鱼。

    虽然材料只马马虎虎,但也不得不说炼器师浪费了材料,不知道地球上这种材料好不好找,若好找的话,他倒是需要一些,待他再破掉一层封印便是筑基修为,可炼制飞剑御剑飞行,会比只能走路要方便许多。

    目光在萧王山与那柄法器上短暂一瞥便收回。

    再往前走几步,就在陵叔旁边拉了一把有靠背的凉椅坐下,将背上背包放在凉椅左边,双手自然放在凉椅两边扶手上,乌黑长发自然扬在耳后搭在凉椅靠背上,坐姿看上去慵懒随意。

    眸子微垂下扫了一眼脸色发黑昏迷不醒的陈潇潇,便淡漠地看着刚刚站起来对他躬身、此刻在茶几后沙发旁站着的李国强李嫣宁教授宁彤彤几人,没有开口作任何言语。

    李国强李嫣宁教授宁彤彤四人脸上局促不安极了,在花无语淡漠的目光下,只觉一种让他们惶恐得难以承受的压迫感袭来,这一瞬间额头纷纷淌汗,嘴唇发白哆嗦,这种感觉,恐怕跟古时无名小卒见到帝王那样。

    四人不敢与花无语对视,也不知如何开口,尽管下午已经想了很久很久如何开口,此刻却脑袋短路硬是吱不出一句话来,嘴皮绷着开始微颤。

    萧王山亦感觉到一股压抑,如泰山压顶,刚刚喊了一声道友,他本打算以‘道友’的身份开口请花无语出手,此刻也开不了口,他竟然产生一种若他开了口会引来高人震怒的怯意。

    整个客厅,这一刻气压都非常低,茶几上十来杯没怎么动过温度早凉的茶,此刻好似都散发出一阵冷寂气息。

    跟随花无语来的狗,一改好动特性,静静趴在花无语旁边,神色很乖巧。

    余边豪与他老婆、他姐姐与姐夫、陵叔张桂芬老两口,亦不由感觉一阵沉闷,那种沉闷,不同于李国强等人感觉到的压迫,而是气氛很是不对,沉寂压抑,几人感觉出来李总几人怕是得罪这个长头发年轻人了,他们不禁有种做了亏心事心虚的感觉,毕竟人是他们喊来的。

    好片刻,陵叔开口,“边豪,还不去给花…先生泡茶!”此刻,他感觉那声‘花小子’完全喊不出口。

    “喔喔……,好!”余边豪慌慌忙忙去泡茶。坐他旁边的老婆姐姐姐夫,亦本能起身,好似想要离开这里去透气。

    花无语仍然淡漠看着茶几对面的几人,“你们想找我谈谈?”

    花无语话音落,李国强四人心中绷着的那根弦陡然一断,已有些站不稳。

    找他谈谈?那次在警察局外李嫣就是如此说的‘花先生,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这是身份地位所在、面临困境亦傲气凌云、习惯性地想要掌握主动权,立足于控制事情走势的地位,可他们有资格占主动权?

    完全没资格,他们哪还敢说谈谈的事?

    生命受到威胁,花无语是唯一能救他们的人。

    他们的身份,他们的钱势,在现在,通通没有用。

    李嫣今日仍然穿着几日前的蓝纱裙,整个人脸色苍白的可怕,娇好的面容看着让人心疼,裙摆处曼妙的双腿都好似有了一点病态而微微发黑,头发好几天没洗了又没睡好觉,很油,整个人此刻让人感受到一种太久没见太阳而发霉了的气息。

    听着花无语这问话,本在崩溃边缘的精神全然崩塌,双眼迅速模糊,泪水哗哗哗地流,对着花无语瘫了下来,“花先生,求求您,救救我妈,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得罪了你,我道歉,我补偿,真的,我什么都愿意做,真的,求求您!我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做,求您救救我妈妈!”

    李国强,完全顾不得自己百亿身价的非凡身份,顾不得跺一跺脚临海市诸多商业经济都得动荡起来的超然地位,此刻完全是一个在致命困境中拼命挣扎却无能为力的普通人,他看见一只手悬下来,只要抓住那只手,便能挣脱困境。此刻唯一的念头,便是要使尽一切力气抓住那只手,也瘫软下来,“花先生,我李家有眼不识泰山,只要您愿意出手救我爱人,我愿付出一切代价,哪怕用我一命换我爱人也可以,求求您!”

    “花先生,求求您……”宁彤彤还站着,却也哭成了泪人,小鸟依人性格的人儿哭起来,那柔弱的脸颊让人心化。她心如此,温柔柔弱善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