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66 有小麻烦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聪明,聪明?孩子哦!”邓琴不禁坐下来,背部佝偻,怜惜地摸着牛聪明脑袋。

    牛聪明泪水越掉越凶猛。

    许久他才抬起头来,那神情光看着就会让人动容,颤声喊,“邓阿姨……”

    从小到大,所有画面回放,让他也懂了不少,虽还比不得正常三十来岁的人,但至少已不痴傻,知道面前这老人,是邓阿姨而不是邓婆婆。

    而他妈妈已经不在了。

    已经不在了……

    牛聪明又看向一直不离手的洋娃娃,这哪是他妈妈啊,他妈妈早就没了,没了……

    “邓阿姨……”终于,他猛地抱住邓琴,哭出了声。

    “好,孩子,邓阿姨在!”邓琴不知道自己多久变成邓婆婆,如今再听到一声邓阿姨,她知道,这孩子确实恢复正常了,她并不知道那那长头发年轻人如何让他恢复正常的,也没那个好奇心去知道,此时只又高兴又心疼,高兴的是聪明恢复正常,以后只要好好教导,很快能学会一些东西,独立生存不是问题,她也放心了。心疼的是,这孩子突然清醒,不再是孩童,这得多伤心呢,就是此时,那汹涌的泪水砸得她都万分难受。

    ……

    花无语与凌熙,退出去,空间留给邓琴牛聪明二人。

    “凌熙,带牛聪明回警察局给他一个好的引导和前景,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凌熙点头,心头暗道先生果然是无所不能,他以前视宗师为了不得的大神,现在眼里的宗师要跟先生比起来,绝对是云泥之别天地之差。

    “嗯,我去那座房子看看,你在这里等着吧。”

    花无语丢下话,便向学校外走去。

    那座垮掉的房屋,是慕九倾住过的地方,是花轻泪诞生的地方。

    凌熙点头,便拿出手机,继续完成刚刚没完成的事,他看得出花无语情绪不高,帮不了其他忙,也只有将目光落在寻人上面。

    花无语到那座房子前,房子垮塌了,也没垮塌完全,还有朽木与几面残破的墙撑着。

    稍远一点的菜园子,有个老头在浇水,花无语也顾不上,就在那老头万分诡异的目光中走进残破房子,希望能找到与妻子女儿相关的东西,哪怕是一片衣角也好。

    老头儿倒是平淡,事不关己瞄两眼也不再多看,不过没几分钟时间,他就听到木头断裂咔嚓声与土墙坍塌的闷响,吓了一大跳,赶快冲过去。

    不过,也正是这个时候,花无语已经出来。

    “小伙子,你在做什么?”老头儿惊魂未定,要是这儿突然死了人可不怎么吉利。

    “没什么,我有东西不小心扔里面了。”花无语面色微沉,里面什么也没找到,心头有些低落。

    “嗨,小伙子,你扔了也就扔了,可别再进去了,危险!”老头警惕盯着,好似花无语要再进,必然会拦着。

    “嗯,谢谢。”花无语点了点头。

    ……

    半下午。

    在邓琴依依不舍中,沉默不言深低着头的牛聪明跟在花无语凌熙身后,走出那条小巷。

    三十来岁,跟凌熙差不多高,眼神中带着仇恨,“局…局长,我妈以前真的犯罪了吗?”

    牛聪明此时其实跟一张白纸差不多,什么也不懂,心头只念叨妈妈已经离世了,那个洋娃娃,他没舍得扔,仍然抱在手中。

    眼中的仇恨,是丝毫没有掩饰的,而且他也不会掩饰。虽然恢复正常了,成人的智商,但懂的东西太少可能比十岁小孩子都还少,没有那个能力与意识掩饰情绪,一切都表现的很直接。

    “如果你妈妈是被冤枉的,你想怎么做?”凌熙问。

    牛聪明双眼里浮现出浓浓的戾气,拳头捏得发红,指甲都快捏进血肉里,看向凌熙时,都有愤怒情绪,因为凌熙是局长,邓阿姨给他解释过局长是什么,他妈妈就是被警察局抓走的。

    没说话,但这神态动作已经表明一切了。

    凌熙没怪罪,牛聪明年龄三十多岁了,但论认知心智,还是个孩子而已,以后需要好好引导。

    “牛聪明,我与你邓阿姨一样就叫你聪明吧,你妈确实是被冤枉的,仇人我也知道是谁,到时候我自然会带你去报仇。”花无语突然道。

    “真的?”牛聪明激动得浑身一颤,花无语说的话,其实里面的词汇他都生疏,但小时候听妈妈说话,这么多年也听邓琴说话,还是很快明了花无语的意思。

    对花无语,牛聪明是有很强好感的。

    凌熙看向花无语,“先生,这不好吧……”牛聪明心智还是个孩子,直接去见血腥场面?

    “无妨。”要是心里的结不解决,容易憋出问题。

    花无语在他面前不会说关于慕九倾的事,也是避免再给其心里增添新结,如果说了,以此时牛聪明的心智,定然会很仇恨他,而又不能将他怎么样,恐怕就难有人能引导了,待他以后心智稍微成熟,会知道所有事情因果的,到时候是如何对他都无妨,至少在这之前已经引导过了。

    凌熙手机响了一下,他立刻打开看,这一看,嘴角就剧烈抽了起来,看向花无语时都忍不住一阵惊恐。

    花无语自然轻易觉察到,“怎么了?”

    凌熙赶快收敛神色,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怕花无语不高兴,“没什么,就是警察局乱了,可能会有一点小麻烦。”

    他手机上,赫然是几张图片和一大段话,警察局人员发来的。

    这个时候,电话响起,凌熙拿起来说了几句就挂了。

    花无语也听出来,是冯业鹏四人有关的事情,那四人的家人到警察局闹了,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制造的意外,不可能有人能想到是人为。

    凌熙手机上的图片,他也看到了,正是巨石压扁轿车的图片,路面上,还蔓延出血来,血已干枯呈黑色。

    三人上了车,奔向警察局。

    凌熙花无语二人,都没太在意警察局的麻烦。

    花无语没说话,牛聪明还沉浸在悲伤与仇恨中此时也很孤寂,凌熙则在脑海里不断回想刚刚看到的图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