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64 童真的笑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那土房子前,长着几棵没人打理了的柚子树,再远一些,是一片不平整的庄稼地,上有绿幽幽的各类蔬菜。

    “而牛聪明,家里房子垮了,他们家的亲朋好友都不管他,这里的干部就安排他住进这所学校,每个月也有救助金。”这学校,虽然也破烂了,但还不至于垮,遮风避雨不是问题。

    “嗯,进去吧。”花无语看了看远处那座垮了的土房子,双目出神片刻,心头有波动,这就是当年倾儿躲着的地方啊,也是他女儿出生的地方!

    二人进入这学校。

    刚进入,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穿着花格子衣服的微胖老阿姨,头发黑白间半盘着,满脸褶子,嘴里正自言正自语念叨着什么,蹒跚着步伐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沾有几颗米与油脂的饭碗。

    那老阿姨看着花无语二人,不由愣了一愣,混浊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还带着一些的警惕,“你们是?”

    “我是临海市警察局局长,来看看牛聪明。”

    凌熙和煦一笑。

    牛聪明,这个名字挺奇怪,当时调查时,有人说是其母亲在他五岁时给改的名字。

    “警察局局长?”老阿姨顿时紧张,局长,好大的官儿啊,“局局……局长,聪明可没犯过什么事儿!”

    “放心,我就是来地方考察考察。”凌熙神色很温和。

    “哦……哦,那您请,聪明怕生人,万一冲撞到您了,还请局长不要怪罪。”老阿姨还是紧张得要命,在前带路,也没怀疑这局长是真是假。

    “老人家,你别紧张,我昨天晚上可还过来过,和一个叫羊博的老人家了解过情况。”

    凌熙这一说,老阿姨倒轻松了一点,“老羊啊,我没有听他说过呢?”

    “老人家怎么称呼?”

    “我叫邓琴!”

    “你就是邓琴啊,听羊博说你一直在照顾牛聪明。”其实凌熙看见这个老人时就有猜测了。

    “是啊,他妈妈以前跟我是邻居,不知道怎么就……”怎么就犯法了,还死在牢里了,邓琴言语又顿住,明显很忌讳再说这方面的东西,“聪明是我看着长大的,可怜父母双亡亲戚也不管,现在还跟个三岁小孩子样,我要不管,他就难活哦。”

    红星小学,挺大,不过很多地方都是危房,不能轻易住人,邓琴带二人走向教学楼最左方的一个角落,那里是以前的老师办公室。凌熙来过其实知道牛聪明住哪儿的只是因为匆忙并没去看过他,不过邓琴明显不放心要跟着,也就让她跟着了。

    “老人家,你可记得一个叫慕九倾的人?”花无语插话。

    邓琴脸上的褶子更深了,想了好久。

    “哦,有!”她对花无语的语气也挺尊敬的,虽然这人长头发造型她有点看不惯,但跟局长一起来的肯定也是大官儿,“她在聪明家里住了好几个月,还怀着孕呢,也不知道她丈夫是哪个,怎么不来管她,那么漂亮的姑娘,又礼貌讨人喜。”

    “生下孩子时丈夫也没来,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离开了,聪明他妈也没给我说太多。”

    花无语沉默不说话了。

    推开教学楼左边角落教师办公室的破旧木门,里面很大,挺整洁的,看样子邓琴经常整理,四周墙壁角落有湿气,床也就放在最中心的位置。

    床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不胖也不瘦的男子,政府每个月有补助而且其父亲当年为国捐躯有抚恤金以及他家本有的财产,都是由邓琴代管着,一天三顿饭没亏待他,因此也没营养不良。

    牛聪明坐在床上,衣服除了旧一点还算整齐,就是衣服上面的图案是卡通娃娃,赫然是小孩子衣服的放大版。头发寸长,胡子也有刮过,倒挺正常。表情很傻,邓琴推开门时,他正抱着一个洋娃娃吧唧亲上一口然后呵呵呵傻笑。

    牛聪明觉察到有人来,抬起头来下意识就喊:“邓婆婆!”

    又突然看到花无语凌熙二人,明显被吓住,紧紧抱着洋娃娃一跳就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那模样让人觉得很可怜。

    邓琴赶快过去安抚,轻轻摸他的脑袋,“聪明啊,他们来找你玩儿的,都不是坏人,别怕。”

    牛聪明躲在邓琴身后,看向花无语二人,眸子之中,是忍不住的惊恐,将洋娃娃抱紧得好似都快柔进自己身体里。

    “不许抓我妈妈,不许抓我妈妈,我不玩儿我不玩儿!哇…”他突然就情绪失控了,神态语气跟三岁孩童没什么区别,嗷嗷大哭,泪水直直往洋娃娃上掉。

    邓琴抹了抹眼角,“局长,您看……”

    她从来没带过陌生人来,牛聪明上一次见陌生人,还是五年前突然有人跑进来,那时他状态跟现在一样。

    三十岁的男子,只有三岁的智商,脑海里一直记者陌生人将他妈妈抓走的那一幕,见到陌生人,便是铺天盖地的恐惧卷来。

    凌熙看向花无语,“先生?”

    花无语心头泛冷,都是洛一凡造的孽,他走向牛聪明,脑海里涌出念力抚平其恐惧。

    牛聪明立刻不哭了。

    牛聪明不哭了,邓琴很奇怪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上次他被陌生人刺激,喊着妈妈哭了一天一夜哭得声嘶力竭还发了烧,这次突然不哭了,可能是因为她在,陌生人是她带来的。

    碍于对方是大官儿,她不可能阻止对方来,就想自己跟着可能会好一些,但实则心头也忐忑,此刻终于松了下来。

    牛聪明不哭了,看向花无语笑了,笑得很童真,声音粗矿却也有些脆声喊,“叔叔!”

    邓琴脸色募然一变,“局长,他不懂事,只记得他妈妈说的跟她妈妈一样大喊叔叔阿姨,老人要喊爷爷婆婆,你们别怪罪。”牛聪明以前喊她邓阿姨的,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邓婆婆。

    凌熙自然不会怪罪,只是觉得心酸。

    “叔叔!这是我妈妈,我妈妈说爸爸快回来了,爸爸回来了要给我买糖,我请你吃,咯咯咯……”

    牛聪明抱着那个只半米高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洋娃娃对花无语介绍,嘴里咯咯咯直笑,一双眼睛里放着光,满是期待向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