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63 幽深小巷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多谢先生!”凌熙曾为武者脑袋承受力不弱,一震震荡眩晕之后就没大碍了。此刻,他双腿有些发软,差点没忍住跪拜下来叫一声师父。

    但心头及时抑制住了,先生这样的人物,要收徒也不可能收他这种,他虽然觉得自己并不太差,却也知道还差得太远,贸然一声师父恐怕就是得寸进尺,让先生觉得他不知好歹那就不好了。

    先生传他们功法,他知道是一场交易,就像两天前先生出手治他内伤一样,因此心头下定决心,一定要以最大的努力为先生寻找妻子女儿的下落。而且实力强大了,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寻人时遇上各类问题也能更容易解决,能够提升寻人的效率,这恐怕也是先生传功提升他们实力的最主要原因。

    张警队五人,只是普通人,此刻脑袋很不适,脸色涨红有痛苦之色,牙关咬得咕咕作响,脸上流淌着的汗水,比站在盛夏烈日下炙烤还要凶猛,明显还没适应过来。

    “凌熙,你让他们先下去修养吧。”花无语还是习惯对凌熙一个人说话就行,张警队几人,则由凌熙管,也方便。

    “好。”

    “老张,你们先下去。”

    “嗯,先生,局长,我们就先下去了。”几人脚步紊乱,互相扶着离去。

    而后,花无语将一只玉盒递给凌熙,“你们要用的药物,都在这里面了,到时候你分给他们几个就行,至于使用方法,我传你们的功法信息里都有。”

    又晃了晃另一只玉盒,“这个我就留下了,那只五十年人参我也留下,作为交换,我可承诺你一个宗师的名额。”花无语有自己的不灭傲气,除非是像大荒仙界那样靠实力争夺,否则不会白拿别人的东西,而是交换。对他来说,在这交换里哪方亏了哪方赚了,也微不足道。

    凌熙接过花无语最先递给他的那只玉盒,因为太兴奋双手太不听使唤,就觉得玉盒沉重无比差点没拿稳给摔了,花无语这话一来,让他不禁一怔,要不是刚刚一拿稳玉盒就死死包住,恐怕是直接给惊得摔了。

    本来盯着玉盒的双眼看向花无语,脸色有些蒙圈,只觉幸福来得太突然,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今日凌晨,花无语说的是只要能查到慕九倾花轻泪的下落,或是得到有用消息,宗师与武道先天也有可能,但有可能和直接承诺,那可大不一样!

    “多谢先生!”反应过来之后他立刻感谢,这好处,心头自然拒绝不了。

    “先生,您是不是需要五十年及以上的人参?”

    四十多岁了,已是中年而眸子却亮若星辰。

    五十年人参很贵,但对他来说却也就九牛一毛,再加上玉盒里可能是先生留下的灵丹妙药,成本对他来说也很小,如此小的代价,就换得宗师名额,看来宗师在先生眼里很廉价,要是再寻得先生需要的东西,岂不是能换得武道先天的名额?

    实则,花无语就是拿那些东西不做什么承诺,他也万分乐意,不过有了这承诺,他就更乐意了。

    花无语能看出他的心思,没什么反感,“嗯,五十年以上的,都需要,其余的药物,只要上了五十年年份的,也可以。”

    “凌熙,我希望你能用尽全力寻找我妻子与女儿。”意思是不要因其他事而耽误了。

    凌熙神情一肃,“先生,这请您放心!”先生要的高年份药物他可安排闲人去找,而自己,则全身心扑在慕九倾的事情上,先生对他有大恩,唯有拼命去报!

    “嗯,带我去找个人,就是那个叫牛聪明的。”从昨夜凌熙给他的资料上知道,慕九倾在他失踪之后为了躲避洛一凡而在偏僻地方租房安顿下来,一直到生下花轻泪的几个月时间,那房东对她都比较照顾,最后还因为帮助她逃跑而受无妄之灾入牢狱死于非命,那房东的老公,是为国捐躯的军士,夫妻双双入黄泉,只剩一个痴傻的儿子。

    这事,与慕九倾相关,也不难查到,也可能是因此,凌熙就弄在那份资料上了。

    那房东,算得上花无语慕九倾花轻泪三人的恩人,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一向是他的准则。

    “好,先生,我去开车。”

    “先生,您那只狗就等它在这里?”凌熙又看了看那只蜷缩着睡着了的瘦狗。

    花无语点头,那只狗他刚刚随意扔下两颗药丸,吃下去之后就睡去了,它有毅力跑临海市来,花无语也不吝啬,而且花无语知道自己有个女儿后,便做起了打算,以后寻得他女儿,他不一定能时时刻刻跟在她身边,弄一只妖物出来倒刚刚好,而慕九倾也需要,所以一只还不够……

    且有只听话的妖物,要处理什么事他也可以省下些没必要亲自处理的麻烦。

    凌熙立刻将会议室门关好,便去车库开车。

    ……

    临海市向北方向的边缘,这里有一地带,与城西贫民区差不多,只不过这里更偏僻,临海市在还未开发时,实际上是多山地形,而这里现在都还有未铲平的山,起伏颇多的地形,让这里坐落的建筑有些复杂。

    一条幽深的巷子,狭窄的碎石路面七拐八弯,碎石路两侧,是旧时小区的围墙。

    凌熙开来的车,早停在外面大路的停车位,紧紧不离身地抱着玉盒给花无语引路。

    花无语那只玉盒,则已经扔进自己背包了。

    走过一千多米,路过一旧时小学学校。

    ‘红星小学’,学校破烂得早就没人了,围墙上白色的粉刷层掉落,露出的土砖已经长满苔藓,那校门口,铁栏已经锈蚀得掉了许多棕色铁锈,爬山虎藤蔓缠绕,从铁栏两边的强攀爬上去,都已经笼住了学校名称的大半。

    铁门是打开的。

    在校门口,能看到旁边不远已经垮了的土房子,腐朽的木头发霉就如黑黑的瓦片一样。

    城市,在高速发展,这里是临海市边缘,地形又不平整,便是整个城市发展暂时被遗落了的地方。

    “先生,您妻子当年就住的那座房子。”凌熙指了指远处已经垮了的土房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