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59 荒郊野外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冯业鹏猛踩刹车停止下来,因刹车很猛而速度骤减差点将另三人给甩飞出去。

    四人双手双脚齐用费了好大力气才堪堪稳住身形,胸口一阵剧烈起伏,而后都看向花无语,神色万分诡异与警惕,还有几分慌张,身体极度紧绷而僵硬起来。

    他们现在这种感觉,就跟梦游一样,当梦游到一个地方突然醒了过来,突兀的诡异离奇,像遇到鬼那般惊心动魄。

    花无语仍然背靠在车座上,一动也不动。

    但,一股冰冷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在车内弥漫开来,强烈的压迫感压得四人头脑发涨胸口沉闷似有逆血要喷出,心头猛然升起恐惧情绪,本就惊魂未定,此刻又感觉到这气息心跳就好似挣扎那般在疯狂跳着。

    “开车。”花无语淡漠的言语更像一把千斤重锤猛然砸下,快要将四人绷着的最后一根弦砸断,四人紧紧靠在座位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仍然感觉快要窒息。

    那姓邓的,身体一阵抽搐,嘴里一声闷哼,右手捂住心窝子,脸上全是痛苦,慌慌张张从包里掏出一瓶药吃几颗下去。

    “去,去去哪儿?”冯业鹏异常用力才勉强吞了吞口水。

    这冰冷的气息,让他感觉自己旁边是坐了一尊死神,只要对方愿意,轻而易举就能要他命,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种人这种气息?

    “郊外有山的地方。”

    “这……这位先生,您到底是谁,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做您说,我们一定能给您做好。”

    冯业鹏心头猛抖,去郊外,荒山野岭无边黑夜,总让他想着这青年是不是要将他们弄死然后抛尸荒野,只想想就脊梁骨剧烈发寒。

    “开车。”花无语声音淡漠好似毫无情感,却让四人更加感觉到冰冷,冷到骨子里,冷到心神灵魂里。

    “好……好,我开车……”冯业鹏握着方向盘的手,跟发羊癫疯样,抖得方向盘都握不稳,汽车启动,一颤一颤开始向前方行驶。

    “先…先生,您到底是谁?我在什么地方得罪您了?还请您给个明话。”冯业鹏吞吞吐吐问,活了五十年了,他从来没遇到过今日这种事,诡异离奇恐惧,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呵、”花无语冷漠吐出一个音节,就如一柄利刃杀向四人。

    ……

    好片刻,他才继续开口,“本座乃是慕九倾的丈夫,花轻泪的父亲。”

    话音落下,车内陷入沉寂,那种冰冷的气息与沉重压迫随着话音落下,越来越盛,就若快要决堤淹没下来的洪水。

    “您……”他想了好久,才隐约想起,瞳孔扩大,“不可能、不可能……”

    冯业鹏心头发慌,汽车在路上走的路线为‘s型’。

    慕九倾花轻泪,这两个名字太久远了,久远得差点没想起来,但还是想起来了,因为正是慕九倾花轻泪之事,他与洛家交好,获得许多好处,可以说慕九倾花轻泪给他与洛家牵的线,因此还勉强能想起了。

    都好久远了,这人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是慕九倾的丈夫?他知道慕九倾好像是有个丈夫,只不过失踪了,至于名字,就完全忘了。

    “先……先生,我们是无关的人,您让我们下去。”冯业鹏三个朋友,纷纷恳求。

    “先生,我愿意给您钱,一千万,只要您让我下去。”

    “是啊,先生,我们是无关之人。”

    “你……你们……”冯业鹏牙关打颤,他三个朋友的意思,是要丢下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不稳,要不是这路段偏僻没什么行人与车辆,这绝对能成超级级别的马路杀手。他好想踩刹车,但完全不敢。

    花无语沉默,没有要再说话的意思。

    “先生?您说句话,三千万!恳求您让我下去!”那姓邓的吃了药,状态明显好多了,见花无语不说话,立刻加价。

    他们感觉若真去了郊外有山的地方,极有可能会要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与自己命比起来,钱就次要多了。

    “先生,您说句话。”

    “五千万!”

    “一亿!”

    “一亿五千万!”

    “都闭嘴。”

    花无语淡声命令道。

    这淡淡的声音,拥有强大的杀伤力,几人立刻闭嘴。

    “冯业鹏,你敢开错路线?当本座不知道?”

    冯业鹏拐了个弯,方向是城里面,花无语轻易觉察到。

    他手一抖,身体惊惧起一层一层鸡皮疙瘩,肥胖的身体往远离花无语的那方缩了一缩。

    随即,他感觉到自己耳朵处一凉,好似有冰冷刀刃划过,紧接着便是让脑袋发晕的疼痛。

    一只耳朵,飞在方向盘前方落下,鲜血溅了一方向盘。

    “啊……”冯业鹏惨叫,汽车差点撞在一石梯上。

    他三个好友,纷纷捂住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恐惧得巨颤,抖得不行,双目充满血丝,他们都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耳朵处一阵剧痛,脑袋发晕募然一沉。

    一股尿味和shi味,弥漫开来。

    三人都吓尿了,吓拉裤裆了。

    花无语眉头微沉,身体散发淡淡气息,将一切阻挡在外。

    冯业鹏没了耳朵的地方在不停滴血,车子勉强稳住,他不敢再出声也不敢去管耳朵,车子拐弯回来往郊外方向,再也不敢耍花招,他感觉他再耍花招,下一刻被冰冷划过的地方恐怕是脖子。

    这是什么手段?他旁边那个青年一动也没动啊。

    魔鬼,这肯定是魔鬼!

    他现在只祈祷,祈祷后面三个人机灵一点赶快通知人来救他们。

    后面三人,确实在偷偷摸摸通知人来救他们,他们见花无语没转头过来,车后视镜也看不到他们的手,便用手机不断发短信。

    然而,还没开始打字,一道奇怪冰凉的东西划过手腕,顿时,鲜血猛飚,手机哐当一声落下。

    啊……

    三人捂住手齐齐惨叫,脸色成了猪肝色。

    ……

    四人绝望了,今日真是倒了血霉。

    ……

    车子越跑越偏僻,周边的建筑越来越矮,前方的路面,越来越狭窄,隐隐之间,已经能看到远方的青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