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53 当年之事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这事,实在太过离奇,并不是只有临海市如此,而是全世界都如此,若说是巧合,世间又怎么可能有如此巧合?若不是巧合,而是有着原因,那么真不是凭人力可以理解……

    “局长说的是!”张警队几人木讷着点头,纷纷沉默下来。但耳听四方的喧嚣,心头还是忍不住在不停想不停猜测,花无语在他们心头也自然而然更加神秘万分,若这世上真有神仙,他们想花无语可能就是一尊神仙。

    ……

    凌熙几人并没等多久,花无语便下来了。

    他整个人,虽然看上去还很平静,但浑身散发着萧瑟气息,飘落的片片雪花还没近便被那气息绞为虚无。

    踏着石梯一步一步下来,就像踩在人的心尖上。

    那双淡漠至极的眼神,更是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低沉着声音,“凌局长,洛一凡在哪儿?”

    空气的气压很低,让得凌熙张警队几人有些喘不过气来,花无语跟他们说话言语并不冰冷而是还较为随和,但那种气息,实在太有压迫感。

    “先生,洛一凡去了外地,我查过他的行程,还要等几天才会回来。”凌熙说,他就知道花无语看完那资料,一定会怒,这怒意,恐怕无人能承受,果然是怒了,那平静的外表下,让他感觉有着火山欲怒而爆发。

    “好,那就带我去见曾军。”

    “嗯,先生,请!”凌熙与五位警察躬身。

    几人上了山脚下的警车,加花无语一共七个人有些挤,花无语坐的副驾位,由承受能力最高的凌熙开车。整个车内,让人感觉到深深的沉寂,没有人说话,只听得一顿紧张杂乱急跳的心跳声,闻着一股酸酸的新鲜与陈旧汗味。

    花无语闭上眼睛,背仰靠在车座上,双手紧紧抱着木盒子,脑海里不断闪过刚刚看的内容,心头一阵阵剧烈的绞痛,磅礴的杀气快要压抑不住。

    ……

    1997年4月27号,在许薇家待了一天之后,慕九倾确实回了临海市,途中并没有出意外,而是在临海市出意外了。

    确切的说,是在去找许薇之前就出意外了。

    洛一凡,花无语认识,准确的说,这个人算得上当年的情敌,是慕九倾的头号追求者,家境很好拥有过百万资产,1997年,过百万资产在整个临海市都排得上前号,不过其名声不是太好,为典型的花花公子。

    花无语失踪之后,洛一凡不久便得知,就要让慕九倾做他的地下情人。

    自然,慕九倾不可能同意。

    而作为在强大父辈捧在手心长大的花花公子,没得到自然就很不甘心,有花无语在也就罢了,花无语失踪了慕九倾还不愿意,这可能是让其觉得很没面子亦或者还有其他的原因,便开始施一些手段,威逼与利诱。

    慕九倾去找许薇,是逃过其耳目去的,后来又回了临海市,应该是要等他回来而没有选择离开临海市,就只换了个很隐秘的地方租房躲藏起来。

    期间,慕九倾与一个警察联系很紧密,经常寻问有没有花无语的消息。

    接连几个月,慕九倾都还算平安,新租房的房东挺照顾她,也许洛一凡不太上心了或其他原因,并没有找到她。

    然而,在几个月后,花轻泪诞生,慕九倾要去警察局登记,便又被洛一凡找上门来,在房东的帮助下慕九倾带着刚刚出生不久的花轻泪逃跑,不知所踪。

    帮助慕九倾的房东,被安了个罪名,早就死在牢里面,那人也是可怜人,老公为军士,虽只是个级别最小的军士,却早已为国捐躯。夫妻都赴黄泉,只剩下一个痴傻的儿子,也幸好这儿子痴傻,不然作为正常知情人定然会如他母亲一样不得好死。

    而对于警察局查不到慕九倾的信息,是因为被人为抹除了。那时的洛一凡想从政,想在政途走得很高,自然不能留下任何污点,其父亲洛威串通当时警察局里的两个人员,直接抹除了慕九倾与花轻泪的身份信息,自然,那可怜的房东作为部分事情的知情人也是在这个时候遭遇的不幸。那年头网络系统一点也不成熟,要抹除一个人的身份信息并不难,于是不知所踪的慕九倾与花轻泪成了黑户。

    黑户,若到陌生地方,遇到善良有相应份量的人,兴许能够重新注册身份信息,可如果遇到歹人,那就算被怎么样了,只要做得够隐秘,也难有人会管。

    慕九倾无依无靠恐怕也不敢与权贵斗争,而逃到一个地方后,就是发现身份信息不能用了,恐怕也不敢轻易去再登记注册,那么,她们是居住山野还是若乞讨之人那样四处漂泊流浪?孤儿寡母又如何求生存?花无语本为孤儿,他是知道求生有多艰难,何况还是漂亮的女人太容易受到歹人的觊觎。

    那两个被串通的警察局人员其中一个已经被凌熙抓了起来,剩下那个是较有份量的人物,怕打草惊蛇凌熙并没有动。

    被抓起来的,名叫曾军,上上任局长的助手,而较有份量那抓的那个,便是上上任局长,如今在政途很说得上话,地位比临海市市长低不了多少,也确实很有份量。

    ……

    因为今日怪异现象,临海市大街小巷还有许多人,警车行驶得也就不快,平时半个多小时能到,现在却用了一个小时。

    快凌晨一点,终于到了。

    在凌熙的带领下,花无语冷沉着脸劲直前往拘留室。

    漆黑的拘留室打开,张警队去开了灯。

    一个神色带着惶恐的六十岁老人,正瑟瑟坐在椅子上,当灯亮起花无语几人走进去时,他抬起头来看向门口。

    身上穿的衣服挺凌乱,精神也很疲惫。

    有人来,其脸上的惶恐神情立刻消失,他的惶恐神情,是因为先前莫名其妙的情绪翻滚而惧怕这黑暗以及有些惶恐莫名其妙被抓,如今来人了,他就不再怕了,也有谈判的底气,因为在记忆之中他没犯过事,“凌局长,你无缘无故带我来,是什么意思?”

    他站起来,六十岁了,却并没有显得多疲弱,近一米八,背脊挺直,身材很魁梧,脸上布满重重的阴霾,整个人泛着凌厉的气势,曾为权势不差的当权人,那贯有的气质自然不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