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42 能活多久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管那么多做什么?”许薇回头看了一眼,神色也有些奇怪,却没江程程那么重的好奇心,只心头猜测难道是冲着花无语来的?

    花无语并没理会,头也没回。

    那只狗,确实是冲他来的,应该是刚刚走得近了,它感觉到了他身上的灵韵,心头微思,以后得离动物远些。

    猫狗动物比人类灵敏,就是民间所传言的猫狗能看见鬼魂,花无语知道也确实是真的,因此猫狗真切感觉到他身上的灵韵而跟上来并不奇怪。

    他得离这些动物远些,要是以后走一个地方,后面突然跟上来一大群猫狗,那他绝对成人人都要侧目观赏并评头论足的怪人了,猫狗一多赶起来也挺麻烦。

    ……

    ……

    他们来得很巧,刚到,便有辆公交车要出发了。

    三人上了车,坐在车最后面的一排空位。

    南方近六月的天气,已经有一些炎热,许多一同上车的人,脸上都布满了汗渍。

    “无语,你头发这么长,不热么?”许薇开口问,花无语说能治她老公,她很激动,但激动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潜意识里就想找话题与花无语聊聊。而花无语从出了她家门就不说话,她知道他心头在担心着慕九倾,因此也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不知道聊什么,毕竟两人二十一年没见了,虽然还有感情在,却也有太多陌生,而关于慕九倾,自然是不能聊。

    看着有人在擦汗,于是,话题落在了花无语的一头长发上。

    与此同时,她也好奇怪,今日走过来,虽然不远,但应该感觉到热才对,她居然一点儿也没感觉到热,不仅不热,还有种舒适感,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好像也不热。

    18路公交车启动出发,那只瘦狗在后面猛追,引得不少路人纷纷侧目。好一道奇葩的风景线!见过狗追摩托的,却还没见过追公交车的,看那样子,追得好拼命,难道这只狗的主人离开不要它了,所以它追车?

    想想也是,都长成这样了看着怪慎人,作为狗的主人,多半也会直接丢了,少数可能会给饭吃却不会多管。

    花无语坐在窗边,能看见那只瘦狗,长得那么瘦还有病,岂能追上车?狗影越来越远。

    听见许薇的问话,花无语淡淡笑笑,“怎么,你看我这头发很不顺眼?”

    才来时,远远的许薇盯着他的头发神色就有些不喜欢,他非凡人的感知自然轻易知道。

    许薇脸色稍微有点尴尬,“没有,夏天到了,你可以去剪了,要不然会很热!”最开始她确实很不喜欢那长发,毕竟一个男人,弄得跟女人一样,而且足有尺长,比很多女人的还要长,总让人觉得男不男女不女有些妖异阴柔。不过后来知道这人是花无语,而且也没给她阴柔的感觉,也就没有印象不好不喜欢这种情绪了,只是不习惯,她想看背影若是只看头,还会以为是个靓丽女子呢。故人深山修行初回尘世,她觉得还是改为平常造型的好。

    “你等会儿可以去买把剪刀来试试。”

    “……”许薇无语,看着那一头乌黑发亮顺直得女人都要羡慕的长发,心头只嘀咕莫非这头发还剪不断不成?

    公交车要坐两个站,许薇不断找话题跟花无语聊。

    花无语心头有暖流流过,他知道许薇想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不要处在担忧中。

    当年许薇的影子,也显现出来大半。

    那个变着称呼喊他小花子、无语、无语哥的女子。当初两人才认识时许薇喊他无语哥;后来请她帮忙搞定慕九倾,便如女王那般经常戏喊小花子;再后来他与慕九倾结婚了,她便与慕九倾称呼他一样喊无语;如今也喊的无语,虽然与当年还有差别,却也很亲切。

    人民医院站,三人下车。

    下车站台到医院,中间隔了一条国道大路,上有一天桥。

    “无语,你是不是能寿命有很长?”这个问题,其实许薇一直都想问,现实中见到修仙高人,哪有不好奇的。

    天桥上,他们附近没人,许薇就很小声地问了,刚刚她找话题与花无语聊时,也问过一些问题,比如问花无语这些年在何处,车上人多耳杂,自然不好问在哪处深山修行,就问在何处。

    听着许薇的问题,江程程也竖起了耳朵。

    花无语眸子深邃,寿元么?

    他已五千多岁,未来就是各个宇宙纷纷灭了,他也在,他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多久,应该是永生不灭吧,时间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数据罢了。

    “几百年吧。”他随意答到。

    “几百年……”许薇咂舌,眼里有羡慕向往,她在想等她去世了花无语说不得还是这副面貌,还能送她一程。

    至于她能否修仙,就是不敢想的了,故人归来念旧情帮她一把已经很好了,她还敢奢求什么?何况她并不认为自己够资格修仙。

    江程程心头也震撼,果然如小说中的修仙高手一样吗?他想能活几百年是不是小说中的筑基修为?是不是可以御剑飞行?只不过他没想再求花无语收他为徒,自己爸爸能好起来,便是天大的恩,他虽懂得不多,却也知道做人不能太不知足,而且刚刚在家时他能感觉出来花无语不想收徒,若硬着求,恐怕会让对方不高兴自己也难堪。

    ……

    医院里,花无语跟着二人进了一间病房,里面好大一股药物的味道。

    下等病房,一间房里面住了多个病人,几个病得不重的病人还在玩儿着手机。

    花无语他们进来,这些病人倒纷纷看过来。

    许薇的老公,属于待了一年以上的老病号,在病房最里面的那个床位。带着一个护头医学装置,腿上绑着木板,他们三人到来时,他是醒着的。

    “这是我老公,江鸣!”许薇介绍道。

    “薇儿,这位是?”江鸣看向许薇的眼神有愧疚,有痛苦,有怜惜,又看向花无语,他说话声音有些低沉虚弱吃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