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39 结婚照片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花无语点头,“我确实是花无语本人。”

    “你当年突然离开,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是背弃九倾而离去?”

    “嗯,我若有选择,又如何会这样?”花无语脸上神色酸涩,若有选择,如果在能安顿好倾儿的情况下,也许还会选择进入修仙界修行,如若不然,他宁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好吧,我就当你是真的花无语本人了,花无语,我为我刚刚情绪不好说了些重话给你道歉。”她多半确定这人真的是花无语了。情绪稳定后她能觉察到对于慕九倾这事,面前这人神色是真正很急切很关心,再加上刚刚叙述当年的事那么详尽情感那么真实,便多半是没说假。而且其诡异的手段,好似为传说之中的高人,既然是高人,那么对她这么个普通人想来多半也不会说假。

    按花无语的意思,当年是迫不得已被带走到深山修行,如今才回来,如此离奇的事情,竟会发生在自己这故人身上。

    故人归来,看上去却比当年还要年轻,仿若二十年华。而她,已经显老了,四十二岁,而样貌恐怕已在四十五岁之上。虽已确定但心头难免还在恍惚,这世界真有超脱凡人的存在?可这样的存在就实实在在在她眼前。

    不由地,许薇心头产生了几分羡慕,她想知道花无语是不是会活很久,是不是会很久很久都保持如此年轻。保持年轻与长寿,没有人不想。

    “你突然离开了,可是苦了九倾。”但想着慕九倾,她心头那种羡慕又淡了许多,这件事,终究有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她想,对花无语来说,这多半也并不是他想要的吧。

    “不用道歉,你是我和倾儿的朋友,而且你说的对,确实因为我苦了倾儿!”花无语摇头,神色伤感。

    “现在你能告诉我倾儿的事情了吗?”

    “好,你等等,我给你看些东西。”这次,她没再犹豫。先前一直想与花无语联系上,就是想知道警察局查慕九倾的具体情况以及想要质问花无语;如今确定面前之人就是花无语,那么一切重心,都在九倾身上了,对这个二十一年没见过的好姐妹,她也很担心。

    说着,许薇便起身向一个房间走去。

    片刻,他捧出一个很陈旧颜色很深就如同古董那般的木盒子,陈旧归陈旧,上面却没有沾染一丝灰尘。盒子不大,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的长宽,五六公分高。上着锁,为1997年的老式铁疙瘩锁,上面有些铁锈。

    “1997年4月25号,也就是你失踪之后的一个多月,九倾来江家沟找过我。”许薇为江家沟人,其父亲在临海市做杀猪匠人,她也因此在临海市待的时间很多。

    而花无语失踪之前,她恰好回了乡下,因为照顾病重的母亲会待很久。

    那个时候通讯不灵通,乡下根本没有电话,她爸也几个月才会回家一次,所以慕九倾来找她时,她才知道花无语失踪了。

    “九倾来找我时,很憔悴,眼睛是红肿的,她来得很急,好像除了你失踪之外还有什么事,但她不跟我说,我只以为她是因为你失踪了而伤心过度。”

    “只待了一天,她走得也非常急,并让我不要找她,那个时候我意识到她可能真的还遇上其他的事了,可她说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她会回临海市等你回来。”

    “我看她情况不对,就想让她多待几天,我还可以陪陪她,她也答应了,而结果却是,她不辞而别了,趁我去县上给我妈妈拿药是不辞而别的。”

    “就给我留了一封信,还有一千块钱,以及些她走的时候太急可能拿掉了的东西。”

    许薇回忆当时的情况,眼睛微湿着说来。

    “你看看吧,都在这木盒里面了。”她将木盒递给花无语。

    花无语接过,双手都在不停发抖,情绪波动很大,已经很久很久恐怕至少四千年以上没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了。

    “搬了几次家,钥匙掉了,但你应该能弄开吧?”

    “嗯。”花无语点头,捏着那铁疙瘩锁一扭,咔嚓一声,那锁就断了。

    木盒打开,兴许是太久没打开了,打开时还有木头有些卡住而发出的嘎吱声。

    一张泛黄的纸,一叠放得整整齐齐的钱,还有一个发饰品与一张黑白照片,几样东西静静的躺在盒子里,带着被尘封了许久而带有的深沉气息。

    花无语最先拿起来的,是那张照片。

    他深深记得是1996年底照的黑白照,是他与慕九倾的结婚照,他一身非常正式的黑色中山装,头发寸长,嘴角微翘泛着笑意,右手环过慕九倾后颈把在她肩上,手指弯曲握住她的臂膀,好似有些用力想要将慕九倾柔进自己的身体里去一样。慕九倾为简单的白色婚纱,曼妙的身姿很夺目,她浅浅而幸福的笑着,双眸灵动就好似会说话,比花无语矮了大半个头宁静地靠在他肩上。

    那个时候能请人拍照片的,都比较有钱,而他虽然钱不多,因为自己的肉食品加工厂才起步,但这是一辈子的大事,代表他与慕九倾的幸福时刻,自然请来了摄影师。

    一张照片,没有过多色彩,只有平凡简单的黑白色,却装上了他们的幸福!

    拍这张照片的当天,是花无语那一年、也可以说是那些年最为高兴的一天,因为他终于有家有归属了,同时也是慕九倾将她自己完完整整交给他的一天。度过娇羞与幸福的痛,而后是酣畅淋漓的情感宣泄,夜晚二人身累却难入眠,互枕而畅谈未来。

    花无语手指摸过照片上慕九倾的脸,眼睛有些湿,喉咙不禁苦涩发干,脸上带着很深很深的情凝视着照片。

    那晚,他们畅谈的未来,在哪儿呢?

    一个人,看着一张照片深情发呆,这一画面,好似定格住。

    许薇本来就湿润的双眸更加湿润了,心头酸涩的情绪快要从眼眶迸发出来。

    江程程十八岁,虽懂得不太多却也被此时的气氛感染,心底沉寂而有一股伤感的舒麻升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