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36 狼心狗肺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花无语理解她的意思,要说慕九倾,其实花无语最先认识的是许薇,许薇的父亲,为临海市杀猪匠人,他当年开的肉食品加工厂需要的肉,就要经过许薇的父亲,从而认识了许薇。通过许薇,才认识了慕九倾,而那时,撮合他与慕九倾的好事,许薇出了不少力。

    可最终,他无缘无故消失,慕九倾过得不好,所以她说是她对不起慕九倾。

    “能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慕九倾的所有情况吗?”花无语神色伤感着问。

    “吃饭吧,想要了解,你让你爸花无语亲自来吧。”许薇不并想说,神色有些低迷,潜意识里,她想要当面质问花无语。

    “许薇,请你告诉我!”花无语神色万分真挚急切,许薇应该知道些什么,他是真的急了。

    许薇神色一冷,眼中闪烁出厌恶之意,刚刚拿起的筷子有些重地一放,“你这人好没礼貌,我与九倾,为与你父亲同辈之人,你竟然直呼我们的姓名?你爸就没有教过你礼仪尊卑?还是说你爸就不懂礼仪?”

    对于这故人的儿子,她第一印象就不好,刚刚陷入回忆中还没注意这人直呼她们名字,现在注意到了心头就厌恶,再加上她好姐妹慕九倾与花无语二者的曾经,心头的厌恶被放大许多。曾经有段时间非常恨花无语,替自己的好姐妹恨,如今二十一年过去,恨被时间冲淡了许多,但仍然是恨。本不想将这种负面情绪往面前这个年轻人身上转,但恨屋及屋。当然,对这个年轻人也谈不上恨,却是真的非常不喜欢。

    初见这个年轻人还好,只是对其造型淡淡的不喜欢,这是故人之子,有些感慨,还能邀请上来一同吃饭,可谈到花无语与慕九倾,就连她自己的胃口都没了。

    情绪又有些失控,让得江程程都被吓得一抖。

    江程程神色有些茫然盯了他妈一眼,又看了看花无语,坐在小凳子上扭过去扭过来,很快,他觉得自己不适合在场,赶紧端着碗跑厨房去。

    花无语盯着许薇,双眸有些深沉。

    许薇好似不甘示弱那般,亦盯着花无语。

    气氛,陷入诡异的宁静,江程程在厨房吃饭的声音,都能清晰听见,厨房没有拧紧的水龙头,滴水滴嗒声有些刺耳。

    “请你告诉我,现在警察局都查不到关于她丝毫信息,这极其不正常,她可能出问题了!”花无语的气息有些重。

    若不是他现在修为施展搜魂秘术会严重伤害人的三魂七魄,若不是许薇是自己好友以搜魂侵犯其隐私也很不好,花无语定然会直接搜魂,有关慕九倾的事,真的很急。

    听花无语说警察局都查不到慕九倾的消息,许薇神色动容起来,双眸底隐隐有着担忧。对曾经的好姐妹也是这一辈子陪她度过过半快乐时光的好姐妹,说没有怀念,那是假的,时光是能冲淡情感,但如今听到这个,还是担忧起来,担忧情绪还很浓。

    警察局查不到,那么就是失踪了,这……,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竟然失踪了,可能会发生什么让人不敢想象,而且还是个那么美丽的女人。

    “那,让你爸给我打个电话也行。”最终,她嘴松动了,她想联系上花无语,想听听具体情况,也想质问质问花无语当年为何要突然离开。

    花无语双目转动,不知道如何说,好片刻才重重叹息,“你当真要他亲自来或者给你打电话,你才肯说?”

    “怎么,难道你爸连个电话都舍不得打?九倾在他心头就真一点份量都没有了?或者他连一点点愧疚也没有?”许薇一怒,双眸有些湿意。

    “那你爸突然找九倾做什么?想让她来看看她曾深爱的人、曾深深伤害她的人,如今跟别人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么?想让她知道,他花无语当年离开,是外面有一个女人而不得不离开这一苦衷吗?”许薇声音提高,厉声质问。

    ‘花无语的儿子’都二十来岁了,那么,她肯定花无语还没失踪前就在外面有了人,他背叛与九倾的婚姻,他出轨了。

    “九倾失踪了,警察局都查不到,也都是你爸害的,怎么,一个电话都舍不得打?”她已经想要立马与那个负心人通电话,然后臭骂他一顿,此刻,她心头真的是越来越气愤,也担心着慕九倾。

    花无语被许薇一连串的质问问得难受异常,看着许薇,背靠在沙发上,“我就是花无语。”

    “什么?你说什么?”许薇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就是花无语。”花无语再重复道。

    许薇呼吸急促一顿,突然站起来,胸口剧烈起伏,双目亦陡然间冷冽凌厉,“简直是荒谬!”

    厨房的江程程不由跑出来,因为刚刚他妈妈许薇与花无语是争执的话,现在,这声‘荒谬’,就是在吵架。

    他怕他妈妈吃亏,或者这个来家里的陌生人被他妈妈说得恼羞成怒而动手伤人。

    一米七不到,瘦弱的身影站在他妈妈身旁。

    对于二人吵的内容,他听得云里雾里,但也听懂了一些,尤其是这个‘花无语的儿子’突然说自己是花无语。

    这,确实太荒谬,听二人的对话他知道花无语为妈妈的故人,而且是同年龄段的故人,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人?

    这人,好不知廉耻!

    当他妈妈和他是傻子吧?难怪他妈妈会如此生气。

    因此,少年明亮的眸子,也紧紧盯着花无语,有几分凌厉警惕的味道。

    “当年,我与九倾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你家里,只互相静静地看了一眼,那时我很匆忙,也没去询问说话。”

    “后来,几次接触,我特地请你去当时最出名的饭店、临海楼吃饭,请你帮忙。”

    “1995年11月13号,那个冰雪天里……”

    “1996年,7月29号,那个夏日……”

    “这样,许多次磕磕碰碰,许多次嘘寒问暖,经过两年零十天时间,我们终于踏入婚姻殿堂。”

    “陵叔与老王老陈老董老丧几人都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