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35 有苦衷?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有朋友能查到,我爸确实走不开,就让我来了。”在陵叔那儿已经呼过自己为爸,这第二次说的时候还挺自然。

    许薇沉默了,在花无语身旁只管带路并未再说话。

    不过花无语感觉得出来,其情绪在起伏,双目神色有些涣散,应该是在回忆曾经之事。

    许薇与慕九倾同岁,如今四十二岁,年龄不算大,不过她应该过得很累,脸上很容易看出来疲惫之色而显老,双目没有多少神采,身子也很瘦弱,一米六几的身高,恐怕就只有八十多斤的体重,垂在两侧的双手,手指节粗大也很粗糙,有不少老茧与一些被什么东西划过的细小伤痕。

    遥想当年,许薇与慕九倾,都是青春靓女,爱慕者颇多,仅仅四十二年过去,却已是如此模样。岁月对凡人来说,当真是一把不留情的刻刀,一年复一年在身上留下岁月的划痕,再加上许薇本人过得肯定很不轻松,划痕更加深刻。

    其身上穿着的衣服,也非常陈旧,白色的衬衣,已经染上了淡淡一层其他的颜色,蓝色牛仔裤都褪去本来颜色而发白。

    花无语心头不禁喃呢,“不知倾儿现在如何了?”

    慕九倾,也是凡人,与许薇同岁的凡人。

    三层建筑背后,有一过人的小巷道。

    建筑本身背后,有两道大门。

    二人走进最左边那道大门。

    昏暗一片,没有什么光亮。

    也很寂静,二人脚步踏在楼梯上,清晰可闻,就是呼吸声,都能隐约听见。

    楼底楼梯口不远,堆了不少杂物,再稍远一点还有个垃圾桶,有一股浓浓的发霉气味,闻着有些刺鼻。

    “你小心点,路灯坏了,维修的还没来。”许薇提醒。

    “好。”花无语道。

    “这里没住多少人吧?”他不禁问。

    这三层建筑,占地挺宽,可除了正面那家巾池商行,他就没感应到太多人气,本来看这大小,里面应该可以住二十多户人,却只住了三四护。

    建筑陈旧,昏暗中以花无语的视力,能清晰看见墙上表面粉刷层掉落露出红色土砖来,还有一些地方有裂缝,他们走的楼梯,一梯一梯有些发黑,上面布满湿气,整个就阴暗潮湿。

    看来许薇过得很不好,这让他不禁心头发酸。

    “嗯,还住着三户人,这里等不了多久,应该就要拆迁了。”许薇道,平淡的声音,有几分落寞悲戚的情绪。

    到三楼,木门是关着的,门上贴着破旧的画,是门神,两边还贴着不知哪年贴的对联。

    许薇敲了敲门。

    门打开,开门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瘦弱少年。

    相比于楼道的黑暗,住房里透露出来的光亮,显得有些刺眼,看样子住房里面设计得还行,并不像楼道那样不怎么见光。

    “妈,你回来了?”

    “这个大哥是?”少年问。

    “妈妈朋友的孩子。”许薇答到。

    “哦哦。”少年点头,又对花无语礼貌一笑,“你好,请进。”

    “好的,谢谢。”花无语点头走进去。

    “程程,准备吃饭了。”许薇看着自己儿子如此礼貌,脸上全是慈祥神色。

    闻言,少年进入厨房,顿时厨房里传出碗盘碰撞声、哗啦啦的流水声等一阵杂乱动静。

    客厅茶几旁,有一张陈旧的沙发,沙发黑色的表皮有些破,人常坐的地方已经凹进去一个屁/股大的窝。

    花无语随意坐下,“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他啊,他叫江程程,已经十八岁了,现在上高三。”

    “十八岁了?”花无语不禁诧异,刚刚进来初步一看,长得瘦小穿衣也显幼稚,还以为是个十五六岁的人。

    “嗯,是啊,马上高考了,要上大学了。”

    “准备上什么大学?”

    “他打算上临海大学吧,离家也近。”

    “嗯,临海大学很好,在全国都能排上前不低的名次,程程成绩不错哦。”

    “嗯,还可以。”明显的,许薇脸上散发荣光,“他在知州一中能排前十,考临海大学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你呢,我看你二十岁,也是上大学的年龄吧?”许薇问。

    “哦,我没上学。”

    “没上学?”她诧异,“你爸呢?他在做什么?”

    花无语就怕问‘他爸’,不知如何说。

    “这个能不说吗?”

    “好吧。”许薇没勉强。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许薇看花无语的神情,就如长辈看小辈那样。

    “我……”正说着,江程程端上饭菜,打断花无语正要撒谎,而花无语便直接不说了,打算绕过去这个问题。

    江程程也入座,三人吃饭,就简单的饭菜。

    许薇端着江程程递给她的一碗饭,没开始吃,也没继续问名字的问题,而是步入正题,“你爸让你来找我做什么?”

    “他想知道关于慕九倾的所有情况。”花无语双目紧紧盯着许薇神色紧绷起来,心头祈祷一定要有消息。

    闻言,许薇陷入沉默,但神色间能看出来,她情绪在开始由慢到快翻滚。

    许久,才开口,“呵呵,他还记得九倾啊?”言语些许冷,些许嘲讽,还带着一种来自她本人心底的难过情绪。

    就这么句问话,冷和嘲讽都不浓烈,听着还有些平淡,却让得花无语心都硬生生揪了起来,一阵难受。

    “他当年离开,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他为自己辩解。

    他的离开,真的是无从选择。

    许薇放下碗筷,双目直直盯着花无语,那目光,若是普通人被盯着的话,绝对会心里发毛,“不得已的苦衷吗?”

    这个‘不得已的苦衷’,真让她心头有些怒了,“难道那个不得已的苦衷就是你?还是你妈?婚外出轨不辞而别吗?”

    “你差不多二十来岁吧,你爸离开二十一年,却有了二十岁大的你。”

    “你不知道九倾……”

    “唉……,对不起,我情绪有些失控了。”

    “也是我对不起九倾……”最终许薇没再质问下去,神色酸涩着以如此一句收尾。

    是她对不起九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