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32 斯文青年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最终,花无语决定以‘花无语的儿子’这一身份。

    手机拨了几次,都没人接,只听手机中传出暂时无人接听的提示音。

    花无语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拨打过去。

    直到第六次,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接通了。

    “你好,请问你是许薇?”花无语问。

    这次,他的声音是二十来岁年轻人的声音。

    这让得车上的人再一愣,刚刚他为中年人的声音,众人惊奇,不过一会儿也就习惯了,这人说不得是天生声音老沉呢?毕竟好多人也见过天生声音老沉的人,别说声音老沉,就是年龄不大却长得老沉的人也不是没有。

    可现在,又是年轻人的声音。

    一个人变着声音打电话?

    众人心想,这人好生奇怪,那一头乌黑发亮顺直尺长长发,也是奇怪得很。

    那边传出一个少年的声音,说他妈妈不在。

    “哦,我是她朋友,今天会过来找她,麻烦你跟她说一声。”

    “请问你是?”那边那少年疑问。

    “她朋友。”花无语道,‘花无语的儿子’这几个字他不便说出口,毕竟车上这么多人,刚刚两次声音不同已经让他们很奇怪,还有人在小声议论。

    花无语倒并不在乎别人如何看他,可刚刚说他是花无语,现在又突然说他是花无语的儿子,这就太奇怪了,车上之人恐怕都会当他是骗子。毕竟两次他声音不一样,以他的耳力已经听到有人跟同伴说那是不是专门模仿他人声音来骗人的骗子,他要是‘花无语的儿子’这几个字一说出口,就有可能会有好心人报警,如此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可就不好了。

    “哦,请问你姓名是?等我妈回来,我让我妈给你打过来。”少年回到。

    对方问到他姓名,花无语言语稍顿了片刻,才说,“你给你妈说我姓花,她就知道了,你能告诉我你妈具体在什么地方吗?”

    ‘她就知道了’,自然是随意说说,花姓很少见,兴许许薇会往他身上联想,不过如此说的目的并不是想让许薇联想起来,而是规避要说出自己名字这一问题。

    “等我妈回来,我让她打给你再说吧。”那边少年戒心挺重,并不愿意说。

    “那行。”花无语也不强求便挂了电话。

    ……

    两个小时左右,已快中午,客车才到知州县客运站。

    下车时,还有好些人惊奇盯着花无语,尤其是那个刚刚坐花无语旁边的斯文青年,一直盯着花无语的背影,目露怪异疑惑神色。

    他心头在想难道这个人就是他哥哥给他说的、那个在临海大学外面拿着牌子要找家教给自己讲‘这个世界是怎样的世界’的长头发怪人?

    嘿,还真是一个怪人!

    而且他怎么感觉坐在他旁边给他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连客车上以往有的那种令人发闷的气味都好似没有了,而一下车那种气味便扑鼻而来,真是奇怪!

    其实一开始那种舒适之感他还没有明显感觉到,可车上坐了两个多小时之久,再加上一下车之后感官上的鲜明对比,不算迟钝的他就感觉到了。别说是他了,就是比他迟钝得多的哥哥在如此情况下也定然能感觉到。

    不明所以,只道真是奇怪!

    而也因为心头好奇,让他加快脚步跟上去,想要再体会体会是否真有那种舒服的感觉,还是只为他莫明其妙的错觉。

    有人盯着自己,是一些疑惑好奇的人,花无语没做理会,就随大流出客运站。

    还没有等到许薇的电话,花无语又打了个电话过去,那边还是那个少年接的电话,说他妈妈还没有回来。没有相约,也不知道许薇的具体位置,花无语是迷茫的,就只按凌熙所查信息上的地址走去,那是许薇的住址。

    知州县,为临海市管辖下的一个小县,虽小,却是一个有名的旅游城市。就1997年,知州县就比较出名,因为有好几处古时名人的遗迹,而现在,好似更出名了,从车站出来之人络绎不绝,听那言语能判断很大一部分是外来之人。

    刚出客运站,四处都是在问打不打出租车、坐不坐摩托的,还有几个眼神飘忽的人手上拿着个看上去很新的手机遮遮掩掩地问要不要买手机。

    人多嘈杂拥挤,有人还挤到他身上来了,花无语眉头微皱不太喜欢,便加快脚步。身上微微散发出淡淡气息,让得那些会拥挤到他身上来的人不知不觉被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道排斥开。

    走出客运站许远,花无语转过头来,因为从客运站到出来,一直有个人离他很近,现在都还离得有些近。

    回过头,就对上两米远的一双眼睛。

    一个一米七左右青年,二十来岁,花无语知道,正是车上坐他旁边的那个青年。白色v 领体恤,浅蓝色休闲裤,带着黑边框眼镜,短寸头,看上去斯斯文文。

    与花无语归来地球遇到的一个人有九分像,花无语想应该是血脉双胞胎兄弟,就是昨天在临海大学外找人想要具体了解如今地球情况时遇到的第一个人。

    青年看花无语回过头来,眼神只微微一闪,便神色平常,若无其事地一笑,“这位哥,你好,请问江家沟怎么走?”

    问路,自然就是掩饰了,刚刚出客运站之时,在人最多最拥挤的地方,拥挤得碰到了花无语的人有好几个,而他,却是那些人之中故意往花无语身上碰的。

    隔得近了,果然有那种车上体会到的舒服感觉,他就想试试再近一些,于是手臂假装无意去碰花无语的手臂。

    而令他诡异的是,竟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似有又似无的排斥,他碰了那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了,他又不可能强行去碰,也就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竟然伸手去碰一个男人,心头也不禁恶寒,可那种舒服的感觉真让他太奇怪了,难道是这个怪人有特殊魅力不成?男人的魅力能吸引男人?心底产生这个问题,不禁又一阵恶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