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31 当年好友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小姑娘牵起金毛狗的绳子,见金毛狗长长的舌头在舔着鼻子,还紧盯着花无语,一双放着精光的狗眼,就好似她每天给它喂狗粮时、尤其是喂新口味狗粮时那样,更确切的说是比那还要精光,都快泛出幽光了……

    “哼哼,你怎么了?”小姑娘心头惊奇,蹲下身去捧着金毛的脸左看右看,神色很是不解,她家哼哼这眼神明显是很想要,或很想吃的眼神,它这是把犀利哥当很好玩的玩具了还是当很好吃的新种狗粮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小姑娘又看了看已经走远的身影,喃喃低语一声,便继续哼着歌牵着念念不舍在不停舔着嘴巴鼻子的金毛进入小区。

    前天她拍了犀利哥秒五个小混混的视频,回去看了许多遍,都没有看清楚动作,只道真是神奇,莫非是现实中的武术高手?后来与犀利哥买了衣服形象大转变的照片一起放到网上,与粉丝调侃‘路遇犀利哥一只,犀利哥秒变男神’,可惜,放到网上去面部必须得打码倒是不怎么完美,不过虽如此,也让她涨了不少粉丝。

    而拍照时,她还被犀利哥给发现了,因此,刚刚见到他有些不好意思。

    ……

    花无语离开弘发小区,便直奔临海市汽车站。

    临海市,是全国二线城市中较顶尖的城市之一,因此,车站人多挺拥挤嘈杂。

    到车站排了好一会儿队,才买到车票,车票七十八,还好,他身上有八十多块钱还有多余。本来车票为实名制,需要身份证,花无语没有,就只好施了个小手段迷惑过去了。

    他要去的地方,为临海市管辖之下的一个县,知州县。

    去知州县,距离临海市有两百多公里,花无语倒是可以以地图定位,直接以练气巅峰修为赶路,速度也会比汽车快一些。但灵气会耗费很多,而且被路人看到,也定然会吓着人,就没有必要了。

    待车上坐满人,便开始嗡鸣着出发。

    在司机几次吆喝下刚系好安全带,花无语手机就铃响了一下,是凌熙发来的短信,为包括陵叔在内六个朋友的联系方式。

    看着六个好友的联系方式,心绪有些波动,花无语沉默片刻,便拨通了其中一个。

    拨通的是除了陵叔和许薇之外的四人之一,庞荣。

    “喂?你好,你是?”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声疑问,是浑厚中年人的声音。

    “老庞,我是花无语。”对面传来的声音,他几乎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了,二十一年前,老庞二十八岁,现在已经快五十岁。花无语说话时,特地以灵气控制变声,声音浑厚而又深沉,若不是见到他本人在此,别人定然会以为这是四五十岁中年人的声音。

    客车上他附近的乘客,都不由看向他,目露惊奇之色。尤其是他身旁坐着的那个斯文青年,眼镜下方的双眸都瞪得溜圆。

    对面愣了片刻,而后声音提高一声惊呼,“花无语???”

    “哪个花无语?”

    “自然是当年有两次被你灌醉两天都没起能起床的花无语,慕九倾的丈夫。”花无语道。

    “你真是花无语!!?”听花无语如此说,庞荣好似确定了,却还带有疑问。

    “是,当年我不得已离开,想问问老庞你关于倾儿的事。”

    对方沉默,应该是在想,片刻之后才开口,“九倾啊,我不太清楚,你去问一下陵叔呢,哦,我都十几年没联系过陵叔了,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你应该能查到吧,毕竟我的手机号你都能查到!”

    “花老弟,不是老哥说你,当年你离开也不跟老哥说说,有空到望都来玩儿给老哥打电话,老哥还有事情要忙,先就这样啊……”庞荣说了几句,就匆匆挂了电话。

    花无语心头叹息,能听出来庞荣的态度除了最开始那声惊呼之外都挺淡,跟陵叔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如同是接到陌生人电话而应付那般。

    心头感怀一笑,他也确实算得上陌生人了……

    接着,花无语又先后拨通了董国良、陈中书、王大发三个好友拨通电话。

    如出一辙,三个二十一年前的朋友,与他差不多也如陌生人那般了,要说有不一样的,就王大发跟他多聊了几句言语要亲切一点,就是唠嗑唠嗑过去的事,问问他当年不知会一声到底是去哪儿了,随口邀请他去上京找他耍耍。

    打完电话,花无语眉头皱得很深。

    因为,从庞荣、王大发、董国良、陈中书四位曾经的好友那里,仍然没有得知关于慕九倾的任何情况。

    不应该啊!

    至少应该知道一点才对,哪怕如陵叔张桂芬那般知道得并不太多但至少会知道一些。

    二十一年前,他失踪的那一天中午都还与其中两个朋友一起吃过饭喝过酒,那两个朋友是庞荣与陈中书。要说董国良与王大发两者是因为那时恰好去了外地、故而他失踪了这事不能立马得知、也就可能不得知慕九倾的情况还合常理,但庞荣与陈中书没道理一点点也不知道,除非是他刚失踪,两人也刚好离开临海市,亦或者他失踪了,二人得知却也没太关注……

    第二种可能性不太大,毕竟当年大家关系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忙里偷闲聚聚、谈谈生意拉拉家常,但那个时候这种平淡的交情,在关键时刻有什么需要相助的,只要力所能及基本上不会说二话。那么就是第一种情况,可也太巧合了些,那日中午吃饭也没听二人提过要离开临海市。

    花无语心头疑惑重重。

    最后,花无语又拨通了许薇的电话,虽然要去找许薇,但既然凌熙发来了联系方式,就提前打打电话要好一些,至少可以相约一下。

    这次电话,花无语就有些纠结了,是以花无语的身份?还是以如陵叔所认为的‘花无语儿子’的身份?毕竟是要去见她的,若以花无语的身份,到时候见面了也不好解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实在太过离奇,也不想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