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28 老夫老妻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只不过本来不慢的心跳隐隐再快了几分,不知见到陵叔,能不能得知慕九倾的消息,心头期待且急迫。

    然而,还没等几分钟,花无语还没有去敲门,001号住房门就打开了,一个六七十岁模样穿着深色花衣老太太推着一个轮椅缓缓走出来,轮椅上面坐着一个老人,老太太与老人有说有笑挺温馨的画面。

    这个老人,样子与花无语印象中的变化很大,但他还是认出来正是陵叔。

    花无语走过去。

    陵叔与他老伴先是一愣,随后两人眼睛瞪大。

    陵叔看着花无语,“你……你是?”他花白的眉头紧拧,好似在冥思苦想,又忽然双手用力撑着轮椅惊呼,“你是花无语花小子的儿子!?”

    ……

    花无语花小子的儿子?

    陵叔的问话让得花无语神色不禁一愣。

    不过又立马反应过来,看来陵叔是以为他是花无语的儿子而非花无语本人。

    花无语没解释什么,而是直接点点头。

    陵叔已经苍老得头发都快掉完了,还剩稀疏得好似能够很快数清楚的少许白发,脸上的皱纹,为一条一条的小沟壑,上面还有许多老年斑,双目也因苍老而显得混浊沉寂无神。

    更重要的是,花无语能看出来他的精神虽然表面上看还挺好,实则已经有些恍惚,这样七老八十的人也受不得什么刺激,故而他不做解释,而且也无需解释。

    见花无语点头,陵叔立刻有些激动,撑着轮椅的双手都更用力了几分,手背上本突出的青筋更加突出,面色也红润了好几分,“花无语……花无语那小子呢?”

    “呃,”花无语不禁被噎了一下,“我爸……我爸现在……在上京……”

    如此应付,称呼自己为爸,实在是万分怪异。

    陵叔还是那个陵叔,即使是老了也是急性子,花无语看得出来见到他又得知‘他是花无语儿子’而有些激动,看得出来,他对曾经的朋友、已经二十一年没见过的那个朋友有念想。

    人老了,很多情感方面就比如友情亲情,终归会比年轻时更容易表露出来。

    曾经相处六七年,花无语帮过陵叔不少忙,其中有一次是关乎其店铺生意生死存亡的大忙,可能也因此,过了二十一年,他对花无语的那种友情或是恩情并没有减淡反而是因为太久没见而沉入心底发酵变得更深。

    花无语心头微微发酸,区区二十一年岁月啊,陵叔老了……,同时又有大荒仙界五千年从来都没有过的暖流源源不断在心间流淌。

    “上京,这么远呢,他怎么不回来看看呢……”陵叔用力撑着轮椅的手一松,好似很疲软一般坐在轮椅上。

    陵叔沉寂片刻,双目无神好似在发呆,却又突然问,“对了,花小子,你爸当年为什么要离开?你不知道,他离开后,九倾那丫头都快疯了,天天都在哭……,看得我和我老伴儿都天天伤心呢……”说着,双眸中隐隐有湿气,神色变得悲伤起来。

    花无语沉默,心头在苦笑,若是有选择,他会离开吗?

    他猜测地球所在的宇宙,有一件至少是天道主宰级别的宝物,当年不知为何被激活而一道闪电将他劈到了大荒仙界。对于是何物,他以后回去探查的。

    听到慕九倾天天哭,他心头万分难受。

    他就知道,那个很粘他的柔弱小女人,她肯定会疯,肯定会很伤心很伤心地哭……

    “好了,老头儿,花小子到这里来肯定是来找你的,这刚一见面就别说这些伤心的问题了。”陵叔老伴儿张桂芬拍拍陵叔的胸口为他顺气并提醒到。

    心头直嘀咕,唉,人老了,老头儿有许多时候神智不清晰,与花无语这个儿子,适合谈九倾那丫头吗?

    她看这个年轻人,差不多二十来岁,当年花无语离开,恐怕就是因为某个女子而离开,也因此有了这个年轻人;亦或者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花无语让一个女人肚子里有了这个小子而离开。与这个年轻人,自然不适合谈其父亲深深伤害过的人。

    对花无语,她曾在心头骂过不少次,九倾那丫头,实在是太可怜了……

    两个老人,都完全没有诧异他们认为的‘花无语的儿子这个花小子’为何会只一眼就认得出他们,又为何会能够找到这里来。可能是人老了这方面的问题一时之间没想起来。但从这个年轻人过来拦在他们面前便知是来找他们的。

    “哦,对对,走,花小子,进屋去,你还没吃早饭吧?”陵叔总归还是高兴的,停了老伴儿的话连连点头,还伸手要去拉花无语。

    花无语点点头。

    而后,他帮忙推推轮椅,三人进入一单元001号住房。

    “你们的儿女呢?”花无语随意问问。

    住房里,好像就他们这对老夫老妻在住。

    花无语知道陵叔有儿女,只不过他从来没见过,陵叔结婚挺晚,快四十岁了才结婚,就只算地球上的时间,他们的儿女都还比花无语小上一些。

    “现在年轻人压力大着呢,一周上六天班,早九晚九的,有的时候周末会加班,半个月或一个月才会来陪陪我们两个老东西哦。”张桂芬有些调笑着说到,不过听得出来言语中的孤独落寞。

    “儿子给我们买了这套房,还买了那些按摩椅,我们老两口也还能照顾自己!”说到这个,神色又无比骄傲。

    儿子给他们买房买养老产品还定时拿钱让他们安心养老,什么也不缺,怎么不骄傲!

    说话间,张桂芬安顿好陵叔便去弄早饭了。

    这是他们的习惯,每天早晨会先散步半个小时,再回来慢慢弄早饭吃!

    “花小子,坐!”陵叔轮椅是在客厅茶几旁,他指着茶几对面的沙发招呼。

    花无语坐下去,不想再多说其他事,他太想立刻知道慕九倾的消息了,直接开问,“陵叔,我这次其实来,是想问问关于慕九倾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