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0015 白裙女子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才哥

    到今日,到白天,这个高傲的女强人又恢复了本质,说话语气仍然是那样冷傲不容反对质疑。

    李家偌大商业帝国,他爸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花了无比大的心血来培养,而现在,她已经能接替她爸绝大部分事情了,在整个临海市的商业区圈都是知名女王,做事果断霸绝雷厉风行。

    很快有监控的地方的所有监控发到了李嫣电脑上。

    李国强陈潇潇几人,都围了过来。

    数百个监控,几人浏览了两个小时,将花无语出现的所有片段查看完。

    感觉上有用的信息就两个。

    一个是糟蹋的乞丐形象,去了一家衣服店。

    一个是买了衣服的花无语去了一家药店‘仁草堂’。

    衣服店、药店,虽然不一定能问出什么,但就这两个信息,他们自然就不会放过。

    “彤彤,你去那家衣服店问一问,我去药店看看,爸,你们就将监控截个图发出去,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李嫣说完,就踩着高跟鞋挎着包嗒嗒嗒地出去了。

    李国强等人也赶快忙起来。

    李嫣去到仁草堂,那胖老板立刻笑着迎接出来,他一眼就看出了这绝对是个有钱的主,衣服高跟鞋挎包都是几万块的名牌,这一身打扮加起来恐怕上了十万。

    他问:“你好,请问您需要什么?”

    眼睛都笑眯起,在他眼里先是这女人有钱,再是绝妙风姿,就是有些高冷,明显给他很不自在的压迫感。

    但是,只要有钱就好。

    李嫣手机拿出来,给他看向照片,不是太清晰,正是监控里面截屏下来的,“老板你好,你见过这个人?”

    “嗯,见过!”老板点头,这不就是那个要他留意五十年以上人参的人么。

    “你知不知道他在哪儿?”

    “不知道。”老板摇头,心头纳闷儿,看这女人的架势,莫非是那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这女人要兴师问罪的?

    “他在你这儿说过些什么话你方便告诉我吗?或买过些什么所有的信息都告诉我!”

    老板心头有些寒,越加想那小哥是不是得罪这女人了,居然来调查每一个信息,看那样子是每一个细节都不想放过。

    “他买了二十几种药。”他进柜台拿出一张单子给李嫣,这是他的习惯,习惯性将大一点客户买了些什么东西写下来,下次客户来了可以套套近乎。

    李嫣一看,二十多种,买了多少,总价7854元,当真详细。

    看到这个7854元,她心头不禁一颤,当人家骗了她一万,结果买药材就花了近八千,只赚了两千多点,两千多有多少?就她买一件衣服的零头而已。

    心头很懊悔,怎么就不稍微信一信他呢?就是不信至少好好说话也好啊!

    “嗯,他还有说过什么?”

    “他说让我帮他留意五十年以上的人参和年生久的药物。”

    李嫣一喜,立刻递过去一张名片:“好,有就给我打电话,不管是五十年一百年还是几百年的,都帮我留意着,钱不是问题。”

    老板一看名片上的信息,脑袋立刻变得眩晕。

    ――

    ――

    花无语拿着找家教的牌子在临海大学外等着。

    走校门口过的人,很多就好奇地看一眼就走了。

    临海大学的学生,不是有钱的就是成绩特好的,而有钱的人占大多数,因此需要做兼职去找钱的人很少。要是到临海科技大学去,肯定老早就有人问了。

    花无语等了半个小时了,不过并没什么不耐烦。

    终于,来了一个人,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纤瘦青年,带着一副黑边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穿着牛仔裤牛仔衣,一米七五的样子,跟花无语差不多高。

    “你好,请问您是要给高中初中还是小学找家教,是教什么科目呢?”他礼貌一笑,问。

    花无语微微一笑,他可不会说给他自己找家教,于是就说:“我想找个人给我讲一些东西。”

    “给你自己?”那男生一愣,这人跟自己年龄差不多,还要找家教?俨然,花无语说的找人给自己讲一些东西,他就是理解的花无语给自己找家教。

    这人看上去二十岁上下,而且气质挺成熟,不可能还是高中学生吧?找个什么家教?

    当然就奇怪。

    而且有人举着牌子去给自己找家教的行为本就奇怪。

    花无语点头,“嗯,我想找人给我说说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

    接着,花无语明显看到那男生眼镜后方的双目瞪大,再接着,他竟然看到了同情神色。

    这就让花无语摸不着头脑了,这是什么反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个我讲不了。”他摇摇头,转身就走还走得挺快。

    这好好的人,不会是脑袋有问题吧?

    这就是他现在在想的问题。

    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再引申出一个问题,这个世界未来会怎么样,这妥妥是经济学家社会学家等专家想的问题。

    这个人跟他年龄一样,来找大学生讲专家都想不通说不清楚的问题,八成是臆想这些问题想多了脑袋出问题了。

    如果再引申偏一点,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就是哲学家。若再来个更偏的,我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那就臆想成疯魔了……

    “好好的人怎么就这样呢,难道是社会压力太大了造就的,我回去要更加努力学习了。”他心头默默低语,很快就消失在花无语的视线中。

    花无语挑眉心头自问,“我说错什么了吗?”

    他是真要了解这个世界。

    又等了十几分钟,又来了一个人。

    一个白色长裙女孩,长发飘飘眉目挺清秀,身段发育得很成熟,手上提着一个手提包,二十二三岁的样子。

    “你好,我是临海大学大三的学生,做过很多次家教,有丰富的经验,你能说说需要什么样的家教么?”一开口,就能让人听出来这是一个有经验且非常自信的人,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两个娇俏小酒窝挺迷人。

    这是一个如若春风般的女子。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