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今世之西游记 第257章 老版本

时间:2018-08-21作者:今夜不死

    玄藏穿过缝隙,来到了步禁风的牢房,在九龙指针的指引下找到了一本黑色的书,是用某种动物皮做的,但是以玄藏的见识竟然不认得这种皮,上面清晰的印着两个字“具舍”。

    玄藏轻轻翻开那本书,只看了前面几句就大至明白这本书是用来干什么的了,大至上这本书就是类似于机关术,学习之后能开世间任何锁,锻造世间任何一件神兵,可以可以将一把普通的武器改造成神兵利器!

    玄藏简单的看了几张就放在了包里,而正在此时一个官兵扔给他一把钥匙,然后悄悄和玄藏:“皇上让告诉你,今天晚上就动身,五年后必须带着书回来,否则别想见到你母亲!”

    玄藏微眯着双眼,无数的杀气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什么时候一个虾兵蟹将都这么拽了!还是我出家太久了,有些人已经忘记我了!”到这里玄藏发出阵阵杀意!

    官兵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玄藏身上散发的寒意让他冷汗直冒。

    玄藏收起杀意,一拳打开关押他的牢房,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半时后,玄藏走在大街上,手里拿着九龙指针念道:“该找几帮手了!”

    九龙指针很识趣的指向了一个方向,玄藏看了没看的直接朝着龙头所指的方向走去。

    夜晚的长安城里没有什么人来往,但一些零散的黑影都朝着一个地方去,巷子里,一间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屋子,从窗边可以看到一点光芒,里面时不时还传来一些吵杂声。

    就在这时这间屋子的木门突然被敲响了,一个圆脸的壮汉打开门缝看了一眼,然后直接打开了门,里面有十几张桌子,每张桌子面前围着一群人,正在赌博。

    “买定离手了!开三三四大!”

    “赢了!哈哈”

    “我去怎么又是大!”

    而这时玄藏跟着九龙指针来到了这里,本来是想找人的,但是看到面前这间赌场,手有些发痒

    摸了摸身上,竟然还有一两银子,唐朝的货币一两金子等于十两银子,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钱,一文钱相当于现在的一元钱,所以玄藏还算比较有钱了!至少还能撑一个有!

    玄藏抬头挺胸,如同一只胜利的公鸡一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可刚一进门就被一个圆脸大汉给拦了下来。

    壮汉问道:“和尚,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可不是寺庙!”

    玄藏:“我没要去寺庙啊!”

    壮汉皱眉道:“那你他妈是来化缘的?还是给老子滚吧!”

    玄藏摆了摆手道:“大兄弟,我不是来化缘的,我是来赌银子的!”

    壮汉上下打量了玄藏一眼,有些疑惑道:“看你穿这样,整个就一要饭的,能拿出多少钱来?”

    玄藏把带有些泥土的银子掏了出来,然后递到壮汉面前道:“你看!我这不是有钱吗!”

    壮汉皱着眉头道:“就一两?你是看戏的吧!”

    玄藏有些不悦的道:“一两钱不是钱吗?有钱还不让进?”

    壮汉有些无语的点了点头,侧过身道:“行行进去吧!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玄藏进来后随便找了个桌子,摇色子的是个年轻人,身穿一件灰衣,骰盅在空中摇了几下后,放到了桌面上,这时年轻人道:“赶紧下注了!买定离手!”

    而这时桌子上的十几个人纷纷压好了大,正当他们准备开时,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等一下,这还有一个呢!”

    众人闻声看去,发现竟然是个和尚,而且还是穿着很邋遢的和尚,年轻人开口问道:“你这和尚那冒出来的?”

    玄藏想了想道:“旁边冒出来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没下注呢?”

    年轻人看了玄藏一眼,皱眉道:“就你?身上有钱吗?”

    玄藏立即把那一两银子摸出来,并以展示在众人面前道:“我这不是钱吗!”

    众人立即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年轻人看了那沾在污泥的一两银子道:“你最多就能玩一局!”

    玄藏点了点头道:“一局就行了!”

    年轻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那你要压什么?”

    玄藏立即把银子压到的位置道:“!”

    年轻人把骰盅打开后,里面三个色子,分别是一二二,,玄藏那一两银子瞬间变成二两,玄藏接着压!

    第二次还是,玄藏手中的银子也再次翻倍,几个来回后,这桌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像,那就是玄藏压什么其他人了跟着压什么!

    玄藏突然把手中的上百两银子放下,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两银子放到了上面,而其他人了跟着玄藏压了,但令人意外的是骰盅里竟然是大,于是玄藏就输了一两银子!

    这一幕让很多人都不敢相信,纷纷露出懊恼的神情,有的人还差点晕到,更有些人压上了全部的家当,还有的人想责怪玄藏,但这也不过去,因为这不关另人的事。

    正在此时玄藏叹了一口气,道:“唉!看来贫僧最近运气不好,不宜赌博!是时候该走了!”完拿起银子就准备起身离开!

    “慢着!”

    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玄藏闻声看去,只见一个长得比他壮,比他帅的光头走了过来,走近时玄藏才看清光头的面貌。

    虽然和玄藏一样是个光头,但另个眼中带着凶狠,胸口挂着一串佛珠,每一颗佛珠像人眼睛一眼,正盯着他们,而光头的穿着很简单,就一件普普通通的僧衣。

    玄藏闻言转过身问道:“这位兄台,有何贵干?”

    光头双眼紧盯着玄藏道:“没什么?就是想和你都几把!”

    玄藏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这的老板?”

    光头晃了晃脑袋道:“不是,我和你一样是个赌徒!”

    玄藏皱着的眉头立即松了下来笑道:“大兄弟,你我都是和尚,没必要赌来赌去的,你要是实在缺钱,可以和我借,我不收你利息!怎么样?”

    光头微眯着眼睛道:“我不是来借钱的,钱我刚才赢的可不比你少!”完将身后的袋子拿了出来,将里面的白银整个到了出来,本来有些昏暗的房间,立即因为这些银子而变得有些明亮!

    玄藏眼睛也差点被闪瞎,立即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道:“快快把它们遮起来,它们耀眼的光芒书把我的眼睛闪瞎了!”

    光头立即问道:“怎么样?现在可以各我赌了吧!”

    玄藏从手缝里看了光头一眼道:“这些光把你的头照得好亮啊,都能当镜子了!”

    光头皱起了眉头,有些微怒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话,我叫你和我赌,别给我扯开话题!”

    玄藏想了想道:“这不明摆着吗?不赌,我现在已经赢了不少钱了,再赌?要是输了,我又得喝西北风去了!”完就转身就离开!丝毫没有被那些闪瞎人眼睛的银子给诱惑住!

    光头看着玄藏离去的背影道:“就算你输了,我也一分钱不要你的,这样总行了吧!”

    光头的话刚完,玄藏就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异常灿烂的笑容道:“那就这么定了!”

    众人纷纷有些愣神,本来以为是一位品德高尚的和尚,没想到下一秒就变成了无赖!

    光头随便找了个桌子,其他人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玄藏也站在光头的对面问道:“怎么个赌法?”

    光头指了指桌上的木牌道:“这一共有三十六张木牌,分为两种颜色,每种颜色分别是一到九两张,我们各选三块,谁选的大,谁就赢!”

    玄藏想了想问道:“我输了,真的不要钱吗?”

    光头笑着道:“那当然了,要钱多俗气啊,我直接会要你的命!”

    玄藏嘴角抽了下道:“那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光头笑着:“你觉得呢?”

    玄藏想了想道:“你还是要钱吧!输了我就把钱都给你,你觉得怎么样啊,大兄弟?”

    光头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行,你觉得你的命比得上一两银子?”

    玄藏愣了一下然后,然后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严肃道:“既然如此,那贫僧只有赌一把了!”完直接从桌上抽了三张牌出来。

    光头也从桌上抽了三张牌出来,两个人对视一眼,道:“我先开!”

    玄藏:“大兄弟让我先开怎么样?正所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我都是和尚,就别计较那么多嘛!”

    光头同样笑道:“和尚,你这话就得不对了,你我虽然是和尚,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同行是冤家,所以我先开吧!”

    玄藏:“我先!”

    光头:“我先”

    “你们两个一起吧!”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众人闻声望去,一个留着长胡子的中年男人慢慢朝着他们走来,走到玄藏那桌后:“我叫林月风,这间赌场是我开的!”

    林月风简单的介绍完自己,然后朝着玄藏和光头道:“你们之中只有赢的那个可以活下来,活下来的人我将另外给他一百两白银!”

    林月风完这句话,玄藏和光头同时皱起了眉头。

    林月风接着道:“现在,你们两个把牌给打开吧,我身后那位仁兄已经等不及了!”

    玄藏朝着林月风的身后看去,只见一个着上身的大汉正拿着一把大砍刀,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两个。

    玄藏和光头对视一眼,同时翻开了手中牌,当看到对方的牌时,他们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

    于是两个人以风的速度跑了出去,林月风和其他人都被这一幕给整懵了,转差看身桌上的牌时,林月风脸色一党道:“把他们两个给我剁了!”

    只见桌上翻开着六个九,面一副牌只有四个九,六个九明显是作弊!而此时冲出房间的弟已经看不到玄藏和光头的踪影

    玄藏和光头一路跑,直到跑到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才停下来,两喘着气,几乎同时道:“你竟然也作弊!”

    玄藏笑着道:“我法号玄藏,外号三藏!你呢?”

    光头:“我出家后叫做沙悟净,外号沙和尚!”

    玄藏拍了拍沙和尚的肩膀道:“你也是打通了灵脉的强者吧,为什么要跑?”

    沙和尚也笑着道:“你不也是打能了灵脉的人吗?”

    玄藏轻轻一笑问道:“今天你打算去那过夜?”

    沙和尚:“随便找个酒店住着就行了!”

    玄藏:“那你有钱吗?”

    “我当然”沙和尚有字还没出口,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的钱都还在那赌场里,现在他身上没有一分钱!

    玄藏拍了拍沙和尚的肩膀道:“别心痛,我和你一样都没把自己的钱带出来!”

    沙和尚看着着漆黑的周围道:“我们现在去大街上睡吗?”

    玄藏挥了挥手道:“你要去睡就去吧,赌场的那些人可还在找我们呢!一定你刚一躺下就被人给砍掉四肢了!”

    沙和尚问道:“那我就把他们给宰了,我一个打通了三条灵脉的强者会怕他们吗!”

    玄藏有些惊讶的道:“真是豪情万丈!一副大侠风范!那么请问这位大侠,你不怕皇灵吗?”

    沙和尚顿时什么话都不出来了,玄藏接着道:“要是没那群家伙,我早就把那赌场的人杀光了!”

    沙和尚微叹一口气道:“妈的,有实力又不能杀人!真他们不爽!要不是因为皇灵这些家伙在盯着,我一定血洗长安!”

    玄藏拍了拍手道:“我也想,其实我老早就看那皇帝不顺眼了,可我也没办法啊!皇灵的人一出动,我们两个离死可就不远了!”

    沙和尚有些担忧道:“那现在怎么办,照这么下去我们迟早会被找到!到时肯定会被打残的!”

    玄藏微眯着眼睛道:“有个办法!”

    沙和尚皱眉道:“什么办法?”

    玄藏突然笑着道:“我们出城怎么样?”

    沙和尚一愣然后摇了摇头道:“算了!还是别去了,外面妖魔鬼怪多得快成山了,要不是长安里有皇灵,这里早就是一片废墟了!”

    玄藏拍了拍沙和尚的胸口道:“你怕什么啊,不就一些妖魔嘛,以我们三条灵脉的实力在外面还不是横着走!”

    沙和尚直接打掉玄藏拍在他胸口的手,回道:“横个屁!你是不是没遇到过真正的妖魔?我们的实力最多只能和三条灵脉的妖魔干架,而在夜晚长安城外围着不少妖怪呢!不定你刚一出城就遇到四条灵脉的妖怪!”

    玄藏摆了摆手道:“那有那么容易碰到,我们就离城门不过百米的地方休息就行了,反正我是走了,你如果想留下来被赌场的人打死,或者是你把他们打死然后皇灵的人再把你打死!”

    玄藏完也不理会沙和尚,直接朝着城门方向走去,沙和尚一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片刻之外,两个光头来到长安城东门附近,躲在一间屋子后面,看到城门口有几队士兵正在来回巡视着,玄藏有些皱眉道:“忘了还有这群士官兵在!”

    沙和尚怒道:“妈的,一群蝼蚁竟然敢挡我的路!看老子去废了他们。”

    沙和尚完就起身准备去和那群官兵大战一场!而刚走几步就回来了,朝着玄藏问道:“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玄藏疑惑道:“我为什么要阻止你?你不是要装英雄吗?快去啊!只要你一用灵脉,皇灵的人马上就会来到你面前!然后把你的头砍下来做尿壶!”

    沙和尚尴尬一笑,道:“开个玩笑,呵呵”

    就在这时一队人走到城门面前,点头哈腰的对着官兵了些什么,然后官兵面无表情的把他们赶了回去!

    玄藏有些眉道:“看来这城有些不好出啊!”

    沙和尚同样眉头紧锁道:“再有怎么办?城也出不了,而那些赌场的人还在到处找我们!而且那个姓林的好像在长安城里还是个很有背景,想找我们真的很简单!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找到这里了!”

    玄藏想了想然后眼睛突然一亮,笑着道:“其实我们不一定要走正门!”完就拿出了九龙指针。

    沙和尚皱眉道:“你是别一个门?可是四个门的把守都差不多走那都一样!”

    “也许不一样!”玄藏着头看向了九龙指针,只见九龙指针的龙头指向一个方向,大概是东南方向!

    半个时辰过后,玄藏在九龙指针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城墙下面。

    玄藏与沙和尚来回找几圈后,终于找到他们出城的门,只是这个门有点,到只有狗没事那么大!

    玄藏把杂草抛开后道:“看来我们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出口!”

    沙和尚皱眉道:“不错?你脑子有病吧!这他妈一个狗洞,你给老子就不错!”

    玄藏摆了摆手道:“冷静,冷静,能有狗洞就不错了,总比被打死强吧!”

    沙和尚还是摇了摇头道:“不钻,死也不钻!”

    玄藏直接从狗洞里钻了出去,道:“爱来不来,反正被打死的人又不是我!”

    沙和尚刚要些什么,一阵脚步声就在他们附近响起,不用猜就是赌场的人了,不过能在整个长安城里召集这么多人,看来他们得罪的势力不啊!

    沙和尚一咬牙还是钻了出去!来到城外刚一起身,就看到玄藏背靠在城墙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除了那张脸有些欠揍,其他地方都还可以!

    玄藏笑着道:“欢迎来到长安城外,好好欣赏一下长安城的风景吧!”

    沙和尚怒骂道:“这大半夜的,你是准备让我去看个鬼吗?”

    “你想看个鬼?”玄藏想了想一脸严肃的道:“其实想看鬼很简单,你只需要把自己的脖子给扭断就行了!”

    沙和尚怒道:“你你算了,我们现在去那里?”

    玄藏摸了摸下巴道:“我们能去那?太远了会遇到妖怪,太近了又会被守卫发现,要不我们就躺在地上,等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对森林里怎么样?”完用手指了指对面!

    沙和尚朝着玄藏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一片漆黑,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片森林的轮廓!有些疑惑道:“去那干嘛!不知道森林的妖怪是最多的吗!”

    玄藏从身后掏出一张纸,然后展现在沙和尚面前道:“看见没有!”

    沙和尚皱着眉头怒骂道:“看个屁,这么黑的天气你让我怎么看?”

    玄藏微微一愣道:“稍等一下?”然后又从身后拿出一节火褶子,然后打开盖子轻轻一吹,顿时亮一点火光。

    玄藏靠着这些火光找到了一些木材,以最快的速度制造了一根火把,然后可以看到到整张画像!

    沙和尚借着火看这才看清了画像上面的字,边看边念道:“悬赏令,野猪王猪刚鬣?凡是能杀此妖之人,都能来官府领取白银五十两。”

    玄藏听到这里邪笑着道:“你觉得怎么样,五十两白银,够我们花一阵子了!”

    沙和尚一把抢过画像,然后转过来对着玄藏道:“那你告诉我,你种野猪那找去?”

    画像上面画着一只长得有些奇怪的野猪,一眼望去与一般野猪没有什么差别!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把野猪的牙齿画成了虎齿状,而且这只野猪有三根尾巴,尾巴的末端还有尖刺。

    玄藏用灯火照了照道:“这应该是那位画师的想像力比较丰富,而且这很好找!”

    沙和尚摊了下手道:“怎么找,去那片黑漆漆的森林?”

    玄藏拿出九龙指针道:“那可不一定!”完亮句话指针就开始转动!龙头指在森林的方向停了下来!

    玄藏看了一眼森林,又转转头看差沙和尚道:“我草,还真让你给懵对了!”

    沙和尚有些不屑的道:“懵个屁!成精的妖怪都他妈呆在森林或者山洞里!你见过住在城里的妖怪吗?”

    玄藏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以前还真见过!”

    沙和尚愣了一下然后道:“那他死了没有!”

    玄藏摇了摇头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是见过,和他又不是很熟!”

    沙和尚笑道:“现在怎么办,我们今天去那里休息?难道就在这外面过夜?”

    玄藏看了一眼指针道:“我们还是离城远一点的地方生米休息吧,明天天亮再动找猪刚鬣!”完就顺着指针方向走去!

    沙和尚也跟了上去,片刻之后两个人走到森林附近,生起了火堆,沙和尚朝着火堆里扔了一根木材后道:“你为什么选这个地方?”

    玄藏用看着傻子的目光看着沙和尚道:“我不选这里选那里?这时离城门最近,而且不会被守卫发现!要知道大半夜的点火,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沙和尚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玄藏口袋里九龙指针道:“你那个是什么东西?”

    玄藏淡淡的回道:“九龙指针!”

    沙和尚瞳孔瞬间放大,有些来敢相信的问道:“就是那个,指向你想要的九龙指针?”

    玄藏点了点头道:“就是那个!”

    回过神来的沙和尚问道:“有这个宝贝,还找什么猪刚鬣!直接去找宝藏不就行了,如果我们找到一些什么宝贝,那我们一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玄藏摇了摇头道:“那你个宝藏的名字给我听听!”

    沙和尚瞬间没声了,要知道宝藏很容易,但是宝藏的名称这谁他妈知道,都管宝贝去了,谁还理这个宝藏叫什么!

    玄藏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要是随便知道个宝藏名,我还会在城外烤火?早就成为富甲一方的商人了!”

    沙和尚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然后一巴掌拍在大腿上道:“我想起来一个宝藏的名字了!”

    玄藏也露出一丝兴趣,开口问道:“什么宝藏?”

    沙和尚回道:“好像叫高老庄!”

    “高老庄?这不是猪八戒的地方吗?”玄藏眉头一皱道。

    沙和尚叫听到玄莫名其妙的话,有些疑惑的问道:“我怎么没听明白?猪八戒是谁?”

    玄藏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是我以前听过的一个名字,不要在意这些,你继续!”

    沙和尚接着道:“听就是在隋朝的时候,有一户姓高的人家,在当地算是最富裕的,他们家中有一位美若天仙的姐,叫什么我也忘了,我只记得他们好像招了一个身手很不错的女婿,好日子没过多久,他们高家不知怎么就得罪了当做地委有权利的一位高官,然后那位高官以辱骂皇帝的罪名,将整个高家满门抄斩!而那个招的女婿那时正好不在家躲过了一劫。”

    玄藏饶有兴趣的听着,沙和尚接着道:“听后来那个女婿将那位高官给分尸了,人头被挂在城门上足足有七天,有人想过取下来,但第二天又会多一颗人头,这让所有人都没有了取下来的心思!那”

    到这里时沙和尚突然朝着玄藏靠拢,走到两个距离不到十公分时才停了下来,然后把嘴巴凑到玄藏的耳边道:“那宝藏里拥有的财富肯定不少,是那位高家的女婿把高家所有的财富,以及所有高家人的尸体都埋在了坟里,只要我们找到了这座宝藏,我们真的变有钱人了!”

    玄藏摸了摸光头道:“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那宝藏叫什么名字?”

    沙和尚有些无语道:“我告诉过你了,宝藏的地名就叫做高老庄!”

    玄藏缓缓拿出九龙指针道:“看来我们要去盗墓了!”

    九龙指针缓缓转动,直到龙头指向森林才停了下来,玄藏微微皱眉,拿着指针左右摇摆起来,但指针还是指着森林方向。

    玄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们不得不去森林一躺了!”

    沙和尚问道:“难道高老庄也在森林里?”

    玄藏点了点头道:“好像是那么回事!”

    沙和尚朝着火堆吐了一口唾沫道:“妈的,还是得去那该死的森林里!”

    玄藏笑道:“你也别在那里瞎叫唤,有句话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要想发财就得去冒险!我睡了,你自己看着办!”完直接到在地上开始睡觉!

    沙和尚刚想什么,就听到玄藏的呼噜声,骂了一句到在地上开始睡觉!

    第二天,温暖的阳光照在玄藏脏兮兮的脸上,玄藏缓缓起身然后伸了个腰,拿出九龙指针找了一条河流,开始洗他不知多久没洗过的脸了。半个时候后沿路返回,然后看到还在熟睡的沙和尚,就一瓢水泼在他的脸上。

    睡梦中的沙和尚感觉到凉水浇到自己脸上,真的起身看到是玄藏的时候怒道:“你他妈想死啊!”

    玄藏笑着道:“该起床了,伙子!”

    沙和尚怒骂道:“你他妈打了一晚上呼噜,害得老子一晚上没睡觉!”

    玄藏摆了摆手道:“这也没办法,我天生就这样,现在该我们搞事了,我们最近几天只能吃野味了!”

    沙和尚擦了擦脸道:“真的,我真不想进去!”

    玄藏直接转身道:“那你就不去吧,反正饿死的又不是我!”

    两人直接走进森林里,森林里野草比人还高,时不时会有条蛇从你的脚下穿过,各种动物的叫声在森林里传来,空气中带着一丝花香,数丈高的松树遮挡住了阳光,尽管这是的天,但行走在森林里还是如黄昏一样,如果玄藏没有九龙指针肯定会迷路!

    玄藏跟着九龙指针漫无目的的在森林行走着,至到这一天过去了,天已经开始变黑,森林时传来了狼群的咆哮声,乌鸦发出噶嘎的叫声,鸟儿的叫声开始停止,月光从树叶的缝里渗透到林了里。

    玄藏和沙和尚每人拿着地把火把,走在玄藏身后的沙和尚突然出声道:“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走了一天了,我们鬼都没找到一个!”

    玄藏转过头回道:“回去?我们走了一天少也有二十几公里的路程,你现在给我回去?要回去你回吧,这高老庄我一定找到!”

    沙和尚轻笑道:“你那来的自信?这只是一个传,你还把它当真了?还不如去杀猪刚鬣来得实在!”

    玄藏将九龙指针放在眼前笑着道:“九龙指针是不会骗人的,它指向了前方就证明高老庄的确存在,如果我们幸运的话还能遇到猪刚鬣!”

    玄藏不紧不慢的朝着龙头指向的方向走去,沙和尚带着一脸的遗憾跟在他的身后!

    一个时辰过后,玄藏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座庄园,他们只能看到大至的轮廓,而这座庄园里没有点灯!而在这森林里除了这座庄园以外没有一户人家,不由让人心中升起一丝恐惧!

    玄藏抬起火把,将光照在庄园上面,只见上而写着三个大字,高老庄!

    一眼望去高老庄的门还是很新的,没有沾上一丝灰尘,红色的大门,门上镶嵌着的银锁,门的两边各放在一尊威武的石狮子。

    玄藏手中的九龙指针将龙头对准了大门,而牌匾上的字也清楚的告诉他,这就是高老庄!

    玄藏笑着回过头,朝着沙和尚道:“瞧瞧,我们这不是到了吗!财富就在我们面前!”

    而沙和尚却皱着眉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玄藏微微一愣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相信我,九龙指针绝对不会出错!”

    沙和尚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这个,你难道没有发现吗?自从我们踏进高老座庄后,四周就变得很安静了!安静得就像在另一个世界一样!”

    玄藏朝着四周看了看道:“听你这么一,我也觉得四周好安静啊!没有了那些鬼哭狼嚎,我还有一点不习惯!”

    沙和尚接着道:“不仅如此,你看这高老庄,就像新修建的一样,剧我所知这高老庄少了有几十年了,连一点灰都没有掉,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玄藏摊了摊手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一间鬼屋嘛,我玄藏还真没怕过谁!”完直接朝着大门走去!

    玄藏来到门前直接用手拍门,发出砰砰的声音,然后大声吼道:“有没有人啊!来开一下门!”

    敲门的声音传到了庄园深处,黑暗中睁开了一双明亮的眼睛,这双眼睛像人的,又像发狂野兽的!

    玄藏风没人回答,直接推门而入,一进门就看到四周黑乎乎的一片,但里面场地宽阔,但枯树的影子在园中若隐若现。

    玄藏朝着身后的沙和尚道:“走吧!我们今晚去会一会这庄园的园主吧!”

    沙和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可要想清楚,我们现在只是三条灵脉的实力,这庄园很明显就是一个陷阱,我们进去不就是找死吗?”

    玄藏不紧不慢的:“那你想怎么样?是想回去饿死?每一个座城都有皇灵的分支,我们可不能在城里使用灵脉,要我饿死?想都不要想!”完直接走进庄园。

    沙和尚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着进去了,就在他前脚刚踏进庄园,后面的大门就瞬间关上,而且关上时还没发出任何声音。

    玄藏走进庄园后,四下看了一下,然后拿出九龙指针,当他看到龙头在不停的旋转时微微皱起了眉头,道:“这什么意思?我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沙和尚看了一眼在打转的九龙指针道:“他妈的!你到底想找的什么?”

    玄藏抬起看着沙和尚,淡淡的道:“我想找猪刚鬣”

    沙和尚微微一愣道:“那这破指针是什么意思?”

    玄藏摊了摊手道:“我也不知道,这情况我以前没遇到过!”

    沙和尚气得跺了跺脚,怒骂道:“我就知道,不应该进这该死的地方!”

    玄藏再次摊了摊手道:“我们也回不去了!”

    “怎么会回不去!门就在我们后面”沙和尚着转过身,然后他的瞳孔微微放大,眼中露出一丝惊恐!

    他们的身后没有任何门,只用看不到尽头的枯树,而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天上没有任何月光,更没有星星,黑暗的世界让人无法分辨出方向!

    沙和尚转过身刚想要开口,就被玄藏打断道:“别指望九龙指针了,我刚才试过了,找不到任何出口,就好像这个入口不存在一样!”

    沙和尚有些焦急道:“什么叫不存在!我们刚才明明从那里进来的!你再试”

    玄藏摆了摆手道:“指针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门在围着我们转圈!”

    沙和尚一脸懵逼的问道:“哈?你这是在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玄藏看着九龙指针皱着眉头道:“我知道,不过现在我们得准备战斗,因为有个东西朝着我们走来了!”

    沙和尚有些惊恐道:“什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玄藏到这里时,远处一双明晃晃的眼睛正看着他们,而一转眼那双眼睛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玄藏和沙和尚本能的背靠着背,并警惕的看向四周,而正在这时一阵阴风吹来,带着一丝桃花香,随之而来的还有枯树的藤鞭。

    两个人迅速躲开,但是藤鞭却将两人分离开来,而正在这时枯树就像长了树一样,在黑夜里走动起来。

    玄藏手中的火把将他的位置完全暴露,但他不能丢弃,因为这是他们唯一能用来照明的东西。

    藤鞭打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这种声音的次数开始逐渐曾多,变就证明他们身边的枯树已经越来越多,如果再不想办法,待他们体力耗尽之后,就是他们死亡的时候!

    玄藏朝着沙和尚大喊道:“你能玩火吗!”

    沙和尚刚要回答就被一藤鞭打中了背部,大叫一声然后朝着玄藏吼道:“妈的!老子怎么玩火?你是想让我把这些树给烧了吗!我不是火属性的灵脉玩不了火!”

    玄藏一边躲避着藤鞭,一边皱着眉头道:“我看你脾气这么火爆,肯定是火属性的!”

    沙和尚听到玄藏这话有些生气道:“我火你大爷,老子是金属性的,不是火!你别在那里瞎扯!”

    玄藏叹了一口气道:“那现在就很难办了,没火也烧不烂这些树藤!”

    沙和尚怒骂道:“都叫你别进来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我们两个就准备死在这里好了!”

    听到沙和尚的怒骂,玄藏笑着道:“哈哈!我们是会死但绝对不会是现在!”

    玄藏着拿出九龙指针,龙头瞬间指向了一个方向,玄藏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就在下一秒玄藏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指针方向跑去,一个女人的身影渐渐显露出来,玄藏没有丝毫犹豫,直白朝着那个身影出拳,拳头上带着爬满了白色的脉络,这是使用了灵脉的特征!

    就在玄藏的拳头刚要打在女人身上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在了玄藏的面前,并使用同样的脉络进行还击。

    两拳相撞,在空中发出砰的一声,接着两人同时后退了一步,期间所产生的气浪将周围的树木给震得开始颤抖!天上的黑云似乎也消散了一些,一些月光照进了庄园。

    后退几步两人,同时看向了对方,玄藏眼中带着一丝兴奋,而另一双眼睛里带着的则是震惊!

    而自从那一次交手后,庄园陷入了一阵沉默,正在这时玄藏突然出声道:“对面那个,不露下脸吗!我想见见你那张欠揍的脸!”

    而对面那个男人没有理会玄藏,而是转身看着女人,语气温柔道:“你没事吧?翠兰!”

    “我没事”一道清脆的声间从翠兰的口中发出。

    玄藏见两个人有不理他,有些不开心,朝着前面走那两个身影所在的地主走去!边走边道:“你们两个要秀恩爱回家再,现在先露下脸吧!传闻中的猪刚鬣!”

    猪刚鬣缓缓从黑影中走出,此时天上的黑云已经消散,月亮如一盏明灯一样照在园子里。

    玄藏看到猪刚鬣的样子就开始皱眉,而猪刚鬣走得越近,玄藏的眉头就皱得越紧,终于玄藏忍不住道:“你怎么能这么帅,你不是一头猪差吗?你看看你这脸,好看得有些过分吧!”

    淡雅如雾的月光里,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摇椅中的他宁静地望着那张纸,仿佛是一位从画里走出的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玄藏再次试探性的问道:“你确定你是猪刚鬣!”

    那名美少年点了点头,这让玄藏有些难以接受,因为这和他印象中的猪刚鬣完全相反,在他的意识里,不是应该是长着一个猪头,外加一个啤酒肚的妖怪吗?而眼前这位美少年是什么情况!

    玄转念一想,这肯定是他用了三十六变,然后抬头挺胸的道:“伙子,你整这些假的没用,你应该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猪刚鬣有些皱眉,带着一丝警惕的语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三十六变!这天知道这事的只有只有一个,但那个人肯定不会是你!”

    玄藏摆了摆手道:“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要多问了,问了也是白问,你现在要回答的就是,你为什么要变得变得这么帅!”

    猪刚鬣摇了摇头道:“我没有用三十六变,维持三十六变的形态很费真气的!每个灵打能了灵脉的,无论是人还是妖,灵脉中的真气只有那么多,要是一直维持三十六变死得会很快的!”

    玄藏有些不甘心的点了点差道:“这不科学,你怎么能长得这么帅!”

    猪刚鬣直接开口问道:“你是什么?来这里干什么?”

    玄藏有些无语道:“我不是和你了吗?我叫玄藏,是来这里寻宝的,那你有什么宝藏要交出来的吗!长得没我帅的猪刚鬣!”

    猪刚鬣轻笑了一下道:“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宝藏,你最好现在离开,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玄藏摊了摊手道:“这就没办法了,我今天要是找不到值钱的东西,我就不走了!”

    猪刚鬣面色一凝,道:“这么,你是想死了!既然这样那我就成全你!”

    玄藏无语道:“我们两个实力差不多,你打算怎么杀了我?”

    猪刚鬣身后瞬间出现一只巨大的身影,身高是人的两倍,唯一能看清的就是那双明晃晃的眼睛!

    玄藏笑着道:“怎么?打不赢就想打帮手吗?让那个鬼东西现身吧,我不喜欢和黑暗中的人打!”

    猪刚鬣一挥手,一只体型巨大的猪妖就出走了出来,玄藏看猪妖的外表开始有些皱眉,然后转头看着沙和尚道:“你觉不觉得这只猪很眼熟?”

    沙和尚有些焦急道:“他娘的,能不熟吗?我们今天早上还见到了它的画像呢!”

    玄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手道:“哦怪不得,我怎么这么眼熟,原来见过啊!”

    玄藏话音刚落,猪妖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就发疯似的冲了上来,两个颗巨大的獠牙似乎要把玄藏的身子贯穿。

    玄藏没有闪躲,直接双手握住猪妖的獠牙,将猪妖的冲锋给挡下了!

    玄藏手臂上出现了白色脉络,这是打能的灵脉人,使用真气的特征。使用真气后人的体质会得到飞跃性的提升,而玄藏的的六条脉络所以比普通的三灵脉者要强很多。

    而玄藏从猪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真气,应该是某种兵器幻化成的妖形态。

    玄藏只用了八成的力道就将猪妖给推了回去!边推还边朝着猪刚鬣道:“你这只猪不怎么样吗!如果你亲自变成猪的话,不定能把我给推回去!”

    猪刚鬣摇了摇头,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它还没有使出真正的本事呢!”

    (本章完)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