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今世之西游记 第86章 作死之路

时间:2018-04-23作者:今夜不死

    托塔李天王气的差点当场吐血,想他成神许久,在天庭中也是高位上神,平素里面哪个见到他不是恭敬有加,没想到今日居然被一个凡人喊“垃圾”。

    强烈的反差和对比,让托塔李天王气的浑身哆嗦,脸蛋被血充的通红,感觉你要炸了一样!

    不过,饶是李天王气的半死,还是死盯着唐玄藏,刚想要破口大骂,终究没有开口。

    或许想到现在被人拿捏在手,就算是说了,终究被人打脸,岂不是自取其辱。所以李靖将目光投向了二郎神,不由得在想,生女就如二郎神,要是本王有二郎神做女儿,怕是会比天王更进一步。

    此等念头转瞬即逝,这样的可能本就不存在,他要不是有哪吒的缘故,怕是连天王的位子都得不到。

    托塔李天王老奸巨猾,当即闭口不。

    唐玄藏哼了一声,将玲珑宝塔握在手中,问道:“羽羽,许久不见,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哼!”二郎神却没有发怒,用不屑代表了他的情绪,可是这种反应,却让下面的托塔李天王惊疑不已。

    二郎神在天庭有着战神的名号,与此同时,她的冷酷无情,几乎是所有仙人们的噩梦,自她成神,无人敢跟他调侃玩笑,曾经有些不知好歹的仙人,想要追求二郎神,结果被剁手跺脚,有个别凄惨的直接被灭了肉身,活生生被二郎神塞进了,回炉重造了。

    几番下来,每一个神仙遇到二郎神,态度那叫一个恭敬有礼,生怕惹怒了这尊冰山战神。

    哪怕她绝色无双,可是也得有命去搭讪啊。

    为何唐三藏说出这般轻浮的话,二郎神没有直接斩杀了他?这……这完全不合常理啊?

    二郎神不去看唐玄藏,而是双手虚抓,就见那些封禁的天兵天将的符文全部被抽离,朝着她的手心汇聚,慢慢的被掌控的万名天兵天将恢复了法力,个个都敬畏而崇拜的仰望着二郎神。

    这娘们又变强了!唐玄藏震撼不已,仅仅是刚才简单露了一手,就将唐玄藏布下的术法破掉了。

    不得不说,二郎神天生就是一个战斗狂人,战神两个字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二郎神这一手玩得漂亮,轻描淡写,率性淡然,她静静的站在天空上,仿佛就是这方天地真正的主宰。

    绝对的实力,更容易令人心生膜拜。二郎神淡淡说道:“李天王,鸣金收兵吧,那敖雪乃是佛家子弟,你困死了她,可没什么好处。”

    二郎神不等李天王反对,又对唐玄藏说道:“唐三藏,奎木狼一家,天庭不会再抓捕他们,还请你将玲珑宝塔还给托塔天王。”

    唐玄藏撇撇嘴,暗想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个娘们向来冷血果断,怎么这会开始平衡关系了。

    她是想做什么?

    话说你带着这么一条二哈来,真的不是来找贫僧的麻烦吗?

    李靖心中憋屈,他本以为二郎神来了,肯定会将唐玄藏打的跟狗一样,哪知道自己反而要退走,不仅旨意完成不了,还要平白受这欺辱。

    “二郎真君,本王可是奉了玉帝旨意,那奎木狼触犯天条,务必带回去啊!”李靖当即说道,颇有些不满。

    “我知道。”二郎很惜字如金:“放了奎木狼他们。”

    “什么?”李靖大吃一惊,正要争辩,却见二郎神目光不善的看过来:“李天王,可是对我的决断有何意见?若是这般,那我就先行离开,若是你死在此地,我一定会禀明玉帝,你是为了天庭战死的。”

    我去!好毒的婆娘!李靖心里狂骂,可是脸上却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当即说道:“真君教训的是,本王这就召集兵马,速速返回天庭。”

    “唐三藏,我给了你方便,你解开天王的禁制吧。”二郎神再次发话道。

    唐玄藏一头的雾水,这娘们到底是闹哪样?明明恨不得让我去死,怎么会这般说辞,特么的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啊?

    不过既然你要做和事佬,贫僧乐得自在,当即解开了托塔天王的封禁,说道:“李靖,都让你早些滚蛋,你偏偏不听!你看现在,还不是要灰溜溜的给我滚走!”

    “你……”李靖勃然大怒,可是手中毫无利器,当真是干瞪眼没有任何的办法。

    唐玄藏冷笑一声,道:“怎么?瞪着贫僧很厉害吗?快给贫僧将敖雪、哪吒放出来。”

    唐玄藏将玲珑宝塔扔了过去,李靖连忙接过,虽然气恼不已,但是没有办法,二郎神都发话了,他就算不愿,也只能如此了。

    李靖心疼的看着玲珑宝塔,上面裂痕斑驳,将唐玄藏恨到了骨子,当即口诵咒语,就见一道金光闪过,敖雪和哪吒先后被放了出来。

    唐玄藏心中欢喜,一把就将敖雪扶住,关心的问道:“敖雪,你没事吧你?”

    “没事就好!”唐玄藏将敖雪拉到身后,倒是哪吒全身都是伤痕,一脸怒容,眼见李靖在此,当即吼道:“为何你要这么做?”

    “不可无礼!”不等李靖发话,二郎神出阻止道,哪吒一看是二郎神,喜出望外,纵身一跃,就到了二郎神身旁,委屈的拉着二郎神的手臂:“姐姐,他又把我镇压在宝塔中。”

    “好了!你先与李天王返回天庭,剩下的事情,本神自会处理。”二郎神酷酷的说道,在这种场合,她就是那真正的大天神,神威如狱,神威如海。

    饶是哪吒也不敢多,二郎神沉声说道:“李天王,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吧!玉帝那边,我自会处理。”

    李靖扫了一眼唐玄藏,驾云飞到二郎神身边,阴沉的说道:“二郎真君,唐丧葬一介凡人,破坏天庭大事,你作为天庭大护法天神,难道想庇护他吗?”

    二郎神瞳孔微缩,目光一冷,盯着李靖道:“李天王这是何意?难道对本神的作为,你有异议?”

    “不敢!”李靖拱手道,可是脸上的神情满是不服:“素问二郎真君乃是天庭秉公执法第一人,从不偏私,本王想知道,奎木狼可是犯了天条?这唐丧葬一介凡人,以下犯上,是不是罪孽深重?”

    哪吒在旁脸色陡变,想要拉住李靖,敢挤兑二郎神,后果不堪设想啊?

    “李天王奉旨拿人,奎木狼触犯天条,自然大罪在身。至于唐丧葬,冒犯天王在前,也是不妥。”二郎神目视下方的唐三藏,淡淡的回应道。

    李靖得意笑道:“我为天庭天王,秉玉帝法旨,乃是承天庭意志。真君千万不可偏袒奎木狼,尤其是那唐三藏,除非真君……”

    “除非怎么了?”二郎神第三只眼睛也睁开了,她转过头,三目盯着李靖。

    饶是李靖经历无数血雨腥风,内心意志坚韧如铁,可迎上二郎神三目凝视,莫名的心慌意乱起来,下意识的避开了二郎神的目光。

    本王居然怕了?一个臭娘们而已,恼羞成怒的李靖哼了一声道:“真君,除非你怕了唐丧葬,怕了西天的佛们,要是这样,本王可替真君捉了唐丧葬!”

    “你在说一遍?”二郎神竖着的神眼,金光闪过,好像有无穷的怒意要彻底爆发出来。

    李靖一手指着二郎神道:“别人怕你,本王可不怕你!你敢破坏本王好事,此番我定会禀告玉帝。”

    “有胆再说一遍刚才的话?”二郎神面无表情的望着李靖,冷冷的说道。

    哪吒早已惶急不安,一把扯住李靖,摇头示意。她知道二郎神的性格,越是这种表情,意味着她已经到爆发的边缘。

    李靖挥手摆开哪吒的手,吼道:“你拦我做什么?本王不信,她还敢对我动手不成?本王乃是玉帝统御的天王,可不是她二郎真君的!她凭什么代表本王向那妖僧妥协?当真以为我不敢说吗?二郎神,我看你就是怕了那唐丧葬,你这个虚伪的护法大天神!我呸!”

    哪吒惊恐的面如白纸,想要出劝阻,可是已经迟了,二郎神已经暴怒,斥道:“玉帝都不敢在本神面前说这等话!你算什么狗东西!既然你要禀告玉帝,那本神就送你去好了!”

    话音刚落,二郎神神眼光芒绽放,炸的李靖冠冕破碎,一脚踹出,惊愕不已的李靖被踹的骨断筋裂,大口喷血,人已经倒飞出去,越飞越高,最后消失在天空上,仿若化作了一颗流星。哪吒看得傻了,刚才一切快如闪电,等她反应过来,老头子就已经飞到了云霄之上。她张张嘴巴,想要说什么,眼见二郎神脸色阴沉的怕人,干脆闭口不。

    对于老头子找死的做法,哪吒没啥说的,也没责怪二郎神,只是道:“姐姐,我先带着天兵们回返天庭,这里就麻烦你了。”

    “你去吧!”二郎神背对着哪吒,怕是一并将她也怪罪了。

    哪吒无,摇摇头,召唤了手下将士,很快就离开了这处战场。她飞到高空中,纳闷唐丧葬怎么搀和到奎木狼的事情了。

    好在奎木狼一家子无恙,哪吒也松了口气,在玲珑宝塔中,她也受了不轻的伤,当下催动风火轮,不再留恋。

    等等,哪吒停住脚步,再看下方,疑惑不已,为何没有见到她最钦佩的悟空呢?

    她来回扫视,终究没有看到悟空,只好放弃离开。

    二郎神被李靖这个混蛋破坏了心情,正要落下云端,哮天犬可怜兮兮的盯着她,二郎神关切问道:“怎么了?奇奇?”

    哈士奇瞪着大眼睛,干脆趴在云朵上,呜呜的哼着。

    二郎神一愣,却是想到刚才“你算什么狗东西”的话,怕是伤害了奇奇一颗幼小的心灵,连忙说道:“奇奇,主人不是说你,那李靖可恶至极,主人说错了,拿他跟狗狗做对比,那就是侮辱奇奇。”

    哮天犬点点头,这才好受了不少。

    哈士奇这货出了名的撒手没,二郎神的哮天犬足有半人高,此刻站起来,威猛如狮,对着下面的唐玄藏一阵狂吠,似乎在表示他二狗子的特质。

    唐玄藏抬起头,骂道:“特么的一头哈士奇也敢对贫僧叫,找死是吧。”

    哈士奇不管不顾,还是对唐玄藏汪汪汪叫个不休。二郎神也不出阻止,就这般站在半空中,对望着唐玄藏。

    丫的这,你这是又想干啥了?打不过我,这次带你狗腿子来,就以为干的过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