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丞相,朕有公主病 171 各为其主

时间:2018-08-03作者:奉天

    不管梅青臣是不是故意放他们去衡山郡。

    氏族们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他们不会把家族所有的力量都放过去,也不可能调过去,但他们可以分出来一部分,前往衡山郡,跟萧静恒一块,把衡山郡打造成氏族之地。

    萧老没有把心中的顾虑说出来,毕竟自己最得意的儿子,还有萧家的五万兵卒都在南方呢。

    让这些氏族的力量过去也好,壮大了儿子那边的力量,也是他们萧家能够存下去的保障。

    “萧老,我们苏家不会去南方的!”等到所有的氏族都走了之后,苏维权来到了萧老面前。

    “苏大人也在啊!”萧老有些惊奇,刚才那么一大群人,萧老竟然是没有看到苏维权在里面呢。

    话说这个苏维权也真能装,竟然藏得这么好,之前那么多的氏族,恐怕都没有看到他吧。

    而且等到所有的氏族都离开了,他才现身说这些事情。

    “你们苏家打算如何?”萧老有些心不在焉。

    现在丞相的高压和新政之下,他们都是自身难保的,哪管得了那么多啊,不过苏家是豪族,苏维权这个时候表态不去南方,难道他们有了更好的出路。

    “服从新政,绝不谋反!”苏维权一字一顿的说。

    萧老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老友,从前的一幕幕开始在脑海中回放。

    依稀记得苏维权年轻时候是个热血冲动的青年,曾经跟好多氏族作对,还闯下了不少的祸事。可他是个敢作敢当的真汉子,在官场这么多年得罪的人不少,可施恩、受他恩惠的人更多。

    近几年的苏维权已经收敛了浑身的锋芒,甘愿做一个平庸却能干的户部尚书,维持着整个大周薄弱的钱粮运作。

    萧老记得多少次,苏维权被大周的这点烂帐搞得焦头烂额。

    按照萧老的话:大周这笔烂帐谁算得清,也只有苏维权像是个糊裱匠一样,处处修补。

    苏家是超一流的氏族,可是这么多年,苏家从来不做出头的事。

    即便是这次丞相改革,苏维权也带着带着苏家做缩头乌龟吗?!

    “你们不动,会被丞相吃的骨头都不剩!”萧老努力从床上坐起来,打算跟苏维权长谈。

    苏维权阻止了萧老的动作,道:

    “萧老不用起来了,我就是来跟你说一下我们苏家的态度而已。”

    其他的,苏维权明显是不想跟萧老多说了。

    萧老却抓住苏维权不放:

    “苏老,你我都是大周的老人了,我们是看着梅青臣那个兔崽子起来的,他曾经做过的事情,你我都清楚,他那样歹毒凶残的人,会用什么恶毒的办法对付我们都不奇怪!”

    见苏维权不说话,萧老继续劝:

    “你怎么就看不清楚呢?!梅青臣这是要把我们这些老氏族都吃光啊,你看看他扶持起来的那些新氏族,一个个都像是饿狼一样。他说的什么改革、新法,完全就是扯淡!”

    苏维权这时候才开口:

    “萧老,我认为丞相的做法是没问题的,这也是如今形势下,唯一可以用的改革路子。”

    萧老气结,怒道:

    “这么说,你同意他的新法了?!你对他的改革了解多少?!”

    苏维权苍老的脸上有某种苍劲和刚毅,浑浊的眼睛闪烁出某种犀利的神光,点头:

    “至少从丞相最近颁布的新法来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我比对过其他几国的律法,都不如丞相的完善。”

    萧老哼了一声,苍老而干枯的脸上有某种狰狞的愤怒:

    “若他只是颁布新法,我没意见,可他的改革是针对我们氏族的!你没看到他是要削弱我们氏族吗!?”

    苏维权叹了口气,嘴角带着苦涩:

    “这些年我管理户部,最为难的地方就是出力有氏族州府的税务,地方的资源已经被氏族剥削一层,根本拿不出资源供给朝廷,如何供养朝廷的戍边军队!

    而且,氏族的族兵严重影响了我大周的战斗力!你看大元帅镇守北方武寇的边军,就是因为属于统一的指挥,才能发挥出正常战斗力。

    萧老可还记得恒山之战?我氏族联军几十万人,被北燕打的丢盔弃甲,一下损失十万兵!氏族勾心斗角,无法凝聚力量,就如同张开的五指一般。怎能不败!”

    萧老很诧异苏维权竟然说出来这种话,他承认苏维权的话不错,可自古以来,他们氏族就是这样过来的,要想改变哪里是那么简单的。

    苏维权沉默了一会,继续说:

    “我看出来丞相的意图了,他改革的新政只是削弱了氏族利益,加强集权、分散财力以养民,重农重商,都是好事!”

    经过苏维权这么一说,萧老也有所觉悟,或者说,是对丞相的新政有了一定的了解。

    丞相的新政对于大周来说,真的是有很大益处的,只可惜他削弱的是广大氏族的利益。

    在如今权利和资源都掌控在氏族手中的状况下,丞相的新政就是跟氏族谋皮了。

    “你苏家甘愿放弃这么多的利益?!你家族的人同意吗?”

    萧老觉得不太可能,苏家也不是他苏维权一个人说了算的,即便苏维权支持丞相,可是手下的那些人呢?

    那么多的分族和旁支,他们怎么甘心!?

    “总之,尽我最大的努力就行了!”苏维权不愿多说。

    留下这句话之后,苏维权就走了。他知道自己跟萧老说更多也没用,萧老就不是一个听劝的,跟他说这么多,固执的萧老也不会改变心意。

    苏维权回到府宅的时候,梅青臣正在苏家等着他。

    跟在梅青臣身边的还有大批官员和幕僚,这些人都是随时等待着梅青臣的吩咐,一条条把命令传递下去的。

    苏维权回来就看到丞相正在下达命令,清俊的丞相眼下有很重的青色,眉宇间有着很压抑的倦色。

    苏维权是个细心的人,只是一眼就看出来,丞相的每一条政令都是他口述出来的。

    一切都已经在丞相心中。

    苏维权心里暗暗敬佩,上来行礼:

    “丞相大人。”

    梅青臣立刻停了下来,看着走进来的苏维权,笑容中带着几分真诚:

    “苏大人,这么晚来访,实在打扰了。”

    苏维权忙道无碍,进来大厅之后,看到家里人已经送上了茶水,但丞相没有喝,他也不客气,直接问:

    “丞相可有事情?”

    这段时间丞相这么忙,肯定是因为有事情才来这里的。所以,苏维权也不想耽误丞相的时间。

    梅青臣没有着急说话,给了随从一个眼神,等那些人都退下去之后,梅青臣才斟酌的开口:

    “本相可以在改革中尽力保存苏家。”

    苏维权脸色一怔,怅然的看着梅青臣。

    梅青臣笑道:

    “自然是有条件的!”

    苏维权没说话,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丞相。

    丞相琢磨了一会,才开口道:

    “苏大人觉得九殿下如何?”

    “恩?”苏维权一时间不明白丞相是什么意思。

    梅青臣眉峰微压,眸光越发的深邃,整个人身上都透露出一种冰冷的气质,声音薄凉:

    “氏族要支持二皇子,苏大人觉得二皇子会答应吗?”

    苏维权沉默了起来,这种事情都不用他说出来,二皇子有不答应的道理吗?既然是身为皇族的皇子,自然是以继承江山为目标了,那么氏族的支持对二皇子来说就太重要了。

    或许,二皇子开始还能压制着自己的本心,不会答应这些氏族。

    可是挡不住形式的变化,还有他内心的变化。

    当越来越多的氏族支持二皇子的时候,二皇子恐怕是答应的吧!

    “丞相是想支持九公主?”苏维权心里还是有疑问的,九公主的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可九公主是女孩,继承皇位终究还是男子的。

    这个时代对于女性没有太多的压制,可终究还是男权时代,在皇帝没有皇子的情况下,让公主暂代国事尚可以,但有皇子的情况下,自然还是让皇子继承了。

    尤其是二皇子这种文武双全的人才。

    “不错!众多皇子公主中,只有九公主支持本相的新政和律法。”梅青臣的口气中带着几分无奈。

    似乎是想说,若是有其他的皇子支持他的律法和新政,那么梅青臣自然会选择支持他们了,可惜啊!

    “丞相说的不错,那些氏族既然支持二皇子,那么二皇子自然不可能支持你的律法和新政了。似乎也只有跟氏族作对的九公主才会支持丞相的新政!”

    苏维权也持肯定意见。

    梅青臣接着说:

    “让苏大人支持九公主,不过是想跟二皇子抗衡而已,皇帝如今鼎盛,继承皇位的事情尚早呢!”

    苏维权考虑了一会之后,很肯定的点头:

    “丞相所言不错,我苏家会支持九公主的!”

    “如此,多谢了。”梅青臣笑着道谢,甚至还起身给苏维权行礼。

    苏维权急忙起身回礼,嘴里一直说着不敢当。

    “丞相,莫要客气了,其实我还是很看好九公主的,当初户部艰难,拿不出给北方武寇军团的军粮,还是九公主主动站出来帮忙的,九公主心系国家,这是我等大周人的荣幸和福气!

    老夫能够为九公主尽力,也是自愿的。”

    听着苏维权的话,梅青臣脸上笑容扩大,似乎是很开心的样子,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却不达眼底,眉宇间隐藏着一种锐利。

    “九殿下如今想发展琅琊镇,恐怕最缺少的还是弄潮好手,若是苏大人有能力的话,尽量帮衬一下,苏家的颍川郡,本相会让人格外照顾的。”

    梅青臣的承诺让苏维权为难了一下。

    苏维权是属于那种少有的为国着想的人,所以不想因为自己的家族而妨碍了改革的事情。

    不过,苏维权也是苏家的族长,也需要为自己的家族考虑。颍川郡是苏家的氏族地,家乡有要多的长老了,若是丞相的新政的确影响了那些长老的利益,苏家还是会发出反对声音的。

    而丞相给出来的这些优惠,对于苏家来说太重要了。

    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家族对丞相新政的反对。

    苏维权本就不想跟丞相作对,却没想到他的主动退让,竟然是让丞相网开一面的放松了对他们苏家的压制。

    “放心好了,苏家一定尽最大的努力!”苏维权跟梅青臣做了保证之后,却看到丞相的脸色没有好多少。

    苏维权也没有放在心上,就当是丞相身上的压力太大了吧。

    送走了丞相之后,苏维权迎来了第二个客人。

    大元帅陆丰城踏着夜色而来,一身冷厉的气质,尽管大元帅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可苏维权还是感觉这个大元帅身上的风沙气息太重了。

    “苏大人,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啊!”陆丰城的口气中带着几分冷厉。

    苏维权哼了一声,甩着袖子进了房间。

    陆丰城默默的跟上来,顺手把房门关上了。

    苏家的老管家制止了那些要上去的人,把这些院子里的下人都叫走了,甚至两个来送茶的小丫头,都被管家给制止了。

    进了房间的陆丰城没有说话,看着坐着的苏维权皱眉:

    “老师,梅青臣是个很危险的人。”

    苏维权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哼:

    “难道你不是?!镇守边关十年,杀人无数,现在带着虎狼之卒回到皇城,不肯离去,难道你镇守的疆土就在皇城么!”

    面对苏维权的质问,陆丰城脸上更难看了,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怒道:

    “老师。我带着十万军队驻守武寇,多年来缺粮少饷,可曾有过半句怨言!我为大周守护边疆,难道如今休假回到皇城几日也不行?!”

    苏维权是大元帅的老师,当年为了教导这个学生,苏维权没少劳累。

    整个皇城,能让大元帅如此尊重的人,也只有他这个老师了。

    而且多年来,陆丰城在武寇的粮饷都是苏维权支撑的,也正是因为有苏维权管理户部,陆丰城和他的军团才能在武寇支撑下去。

    “说吧,你来干什么?”苏维权不想跟陆丰城多说话,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

    陆丰城眼中一片阴霾,在外人看来,他是战无不胜的儒将,谋略过人的良帅,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会清楚,陆丰城是怎样一个血腥阴沉的人。

    苏维权不想跟他多说话,若不是看在他镇守边关多年的苦劳上,苏维权想直接把人赶走的。

    “学生来是想求得老师支持的!”陆丰城直白的开口了。

    他好看的眉宇间那种戾气已经消失了干净,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神态,一双眼睛也变得清亮起来。

    苏维权看着学生刻意表现出来的温和,切了一声:

    “支持二皇子?”

    陆丰城连忙点头:

    “对啊,难道师父觉得还有什么人比二皇子更加合适皇位的继承人吗?”

    苏维权没有说话,陆丰城就继续说:

    “所有的皇子中只有二皇子和三皇子,可惜三皇子却是个残废,而且不可能有子嗣,所以他跟皇位无缘了,二皇子文武双全,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苏维权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他盯着陆丰城,那幽深的目光像是要把陆丰城给看穿一样。

    陆丰城就那么坦然的迎着师父的目光,还露出一种温和的微笑:

    “已经有不少的氏族支持二皇子了!当然,我最尊重的苏家若是能够支持二皇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苏维权沉默了片刻,问:

    “那你的目的呢?”

    陆丰城一怔,旋即苦笑:

    “难道师父担心我会篡权?去争夺那皇位?”

    苏维权毫不犹豫的点头:

    “当初若不是你非要去争夺皇位,也不会陷入死地。若不是我保下你,恐怕你已经被先皇赐死了。”

    听到苏维权说起往事,陆丰城眉眼间似乎染上了一层阴霾。

    当初他抢夺皇位,差点被先皇赐死,最后是苏维权看中了他的才能,救下了他。结果皇位就落到了愚蠢的、现任皇帝的头上。

    “多谢老师,若不是老师,我当年不可能活下来!我的确有过不甘心,可是我现在明白了,皇帝不过是一负担而已,我支持二皇子成为继承者,不过是想获得更多的支持,维持好武寇!”

    苏维权默不作声,心里却是冷笑:要想维持好武寇,那你可以选择支持丞相!

    丞相已经定下计划,要在北方建立九城重镇,分明就是想巩固北方的。

    这种时候,你何必跟丞相作对呢?!

    苏维权的心里有些苦涩:当年自己的确是有些妇人之仁,竟然保下了他,若是当年陆丰城被赐死,也就没有现在的麻烦了。

    不过……陆丰城的确是军事奇才,若不是他,恐怕大周的整个北方都丢了。

    “你先回去吧,我考虑一下,顺便跟那些长老商量一下!”苏维权没有答应他,而是起身送客。

    陆丰城眼中有些失望,他知道老师这样的说辞,基本上就是把自己拒绝了。

    “老师既然如此,那学生告辞了,只希望老师不要站在学生的对立面!”陆丰城临走之前,口气温和的警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