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丞相,朕有公主病 154 我们都藏得很深哦

时间:2018-08-03作者:奉天

    书房中点着几根粗烛,光线明亮,可因为丞相说的这些话,似乎是让整个房间的光线都暗淡和暧昧了起来。

    “燕赤狐麾下都是骑兵,要想吃掉他们这十万人,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云翦属于没话找话,同时她也是真的感觉到奇怪,云翦从未想过可以吃掉燕赤狐所部,丞相的胃口未免太大了。

    “骑兵也要粮草,皇城十几万军队,小城还有阳城虎,只要他们北上的路被封死了,没有粮草支撑,即便不能全歼,也可以重创他们。”

    梅青臣说到这里就主动停下了,用一种随和的口气又说: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计划得以实现、所能预料的最好情况,而只要发生点点的变动,要围杀燕赤狐根本不可能,那十万骑兵也的确是来去如风。如今他们的军队撤退了更好。”

    云翦握着茶杯,纠结了一会就释然了。

    她是觉得有些可惜,可她跟梅青臣的想法不一样,梅青臣是在用冒险的手段博取最大胜利,而云翦却不喜欢孤掷一注,毕竟有足够的时间,让小城来发展是最好的。

    “我觉得北燕还会找时机卷土重来的,丞相要改革的话,北方的武寇不能放弃,还要着重北方防线!”云翦沉默了一会之后,又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

    梅青臣不断点头: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改革过程中只要激起来氏族的强烈反抗,内乱扩大,就会给外敌机会。王建让王朗去了东郡,应该是想拉拢赵氏族。”

    赵氏族的族长赵叶华在小城送命,现在赵氏推选了新的族长,可赵氏跟小城的仇算是结下了,大夏很会选人,选择赵氏居心叵测。

    梅青臣的改革压到现在还没有推行,他不仅担心国内形势,也担心国际形势。

    “不过现在氏族手里已经没有多少军队了,皇城卫十万人,梅庄的六万人,几乎掏空了皇城氏族,殿下小城中赵胜带着的两万多氏族,更是氏族骨血。现在氏族想组建军团都不可能了。”

    梅青臣紧接着笑了起来,口气愉悦,显然是因为心头的轻松。

    云翦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道:

    “赵胜带进来的两万多军队,让寇玄从中挑选了一部分补充虎贲之后,剩下的人都遣回去了。”

    血战余兵,都是精锐,云翦也不想把这些人放回去,可是小城养活不了这么多人。况且让这些人留在小城,云翦还要担心他们做奸细、暗中破坏。

    梅青臣听到她竟然把那些军队遣了回去,明显吃惊不小,不过他的眉头在挑起来的时候就被他瞬间压了回去,脸上一派平淡:

    “无碍~氏族仅剩下那点兵力也不能做什么。现在军事的主动权已经控制在我们手中,就可以温和的进行改革了。”

    其实云翦想说,军事力量现在都掌控在你这个丞相手中了,皇城十六万军队,加上恒山南侧还有他梅家族兵,梅青臣可以调动的军队已有二十万。

    比镇守武寇十年的陆丰城,这个大元帅的兵还要充足。

    “关于改革的事情,殿下有什么建议吗?”梅青臣淡定的喝着茶,喝完之后就把茶杯往云翦面前一送,然后笑眯眯的等着她倒茶。

    云翦是想把喜庆叫进来,专门倒茶水的,但是想到跟丞相谈的这些都属于机密,不应该让第三个人听到。

    她便亲自给丞相倒茶,一边回答他的话。

    梅青臣眼角余光撇着她乖巧倒茶水的样子,薄薄的唇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仔细听着她的话:

    “其实大周的律法已经老旧了,丞相完全可以补充律法,一段时间增加和改正一点,不至于引起氏族太大的抵触,另外新政的事情还是用试点的方法,挑选一些城推行。”

    梅青臣赞同的点头:

    “对~要在全国推行,也没有那样的条件,国内一片混乱,乱兵太多。只能是让军队荡平一处,改革一处!”

    梅青臣一边说话,目光还柔柔的落在云翦的身上,让她感受到他的目光之后,觉得很不舒服。

    可云翦却说不出来哪里不舒服,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鼓励和赞许,似乎是在认同她的能力,却又有安抚的意思,甚至还有点情愫。

    而感受到云翦回望过来的目光,梅青臣就笑着把目光移开了,起身道:

    “你身上还有伤,早点休息吧!我把王建带走,省的在你的小城添麻烦。这段时间你发展小城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

    已经走出了房门外,梅青臣还停下脚步,看着云翦,说:

    “作为九公主,你能做到这个程度,实在难得。”

    云翦有些呆,这算是丞相对自己的夸奖和承认吧。

    自己应该高兴的吧!

    可为什么云翦觉得有些假惺惺的呢?

    喜庆端着夜宵过来了,见丞相已经走了,她小声说:

    “皇后让我来的,说殿下不应该跟梅青臣独处一室太长时间,我来了一段时间了,可是没好意思进去。”

    见公主看着自己,没有回答,喜庆就笑着说:

    “其实我看丞相很不错的,而且他对殿下的态度好了很多啊!不像是以前,总是想着利用殿下。哼~我一直都以为丞相是个喜欢利用别人的人,全都是坏心眼。”

    云翦似乎被她这话说中了心事,是啊!

    关于丞相这个人,云翦一直都觉得可怕。

    因为他的心思太重了,你永远都想不到他在酝酿着什么计谋,直面他的时候,都有种被他算计的感觉。

    宴会上的王建,那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可是在丞相面前,他的气势好像是完全被丞相给压制了一样。

    梅青臣是一个城府极深的权相,但对大周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福气呢!

    贫弱到几乎崩溃的大周,恐怕也只有梅青臣这样的人才能撑起来吧。

    陆云翦是应该庆幸的。好在大周还有他这么一个权相谋臣,可以撑起来一片天,让这个摇摇欲坠的王朝有一丝希望和曙光。

    “殿下,您干嘛笑得这么诡异,你不会是着魔了吧!”喜庆看到云翦脸上的笑容就觉得毛骨悚然。

    好像殿下已经看穿了一切,可殿下一点都不在乎。

    那种感觉让人着急啊!

    “着什么魔!不早了,赶紧休息去吧!”云翦白了她一眼,抓紧时间回去休息。

    喜庆跟在后面哼哼,当然是着了丞相的魔了。

    从一个女人的角度出发,丞相的确是太有魅力了,绝世无双的样貌、无比尊贵的出身、即便是他翻云覆雨的霸气也那么的让人着迷,他是个权相,可也是最出色的男人啊。

    喜庆都觉得丞相完美呢!

    可就是太坏了点!

    云翦躺在床上之后,喜庆吵嚷着,非要给她上药,无奈的掀开衣服,喜庆打着灯看了半天,惊奇的喊:

    “呀~殿下,你的伤口竟然好了。不愧是南宫家族当做宝贝的神药啊,太神奇了。”

    云翦自己看过伤口,的确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种药物能加速伤口愈合,原本要十多天才可以长合,现在外表的伤口应该都快长好了,当然内部肯定还是很脆弱的。

    她这个伤口至少也要等半个月之后,才可以舞刀弄剑。

    “南宫燕真舍得啊,我听说他偷出来的家族神药,还被他爹给打了呢!啧啧~殿下啊,我觉得南宫燕真不错,你考虑一下啊!”喜庆乐颠颠的说。

    “不错给你吧!”云翦白了她一眼,睡觉。

    喜庆的脸腾~的红了,给自己?让自己做南宫燕的侍妾么?做妻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只是宫女而已啊。

    后院凉亭中,三皇子陆云舒抱着掌中猴,在怀中逗弄着,这是云翦的掌中猴,被她拿来送给他解闷玩了。

    九皇妹一个女孩子竟然不喜欢这么可爱萌物,反而是扔给了他、

    三皇子嘴角含着笑,翻弄着掌中猴身上的皮毛,在看到掌中猴身上那几个痘痘留下的疤痕时,三皇子的指尖颤了一下。

    “果然!他是要她死的!”

    三皇子低声说着,音色低沉到几乎听不见。

    站在三皇子身后的文珠,小声道:

    “九公主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治好了这种疫病,这种疫病是在南方的一个小镇流传的,发展迅猛,一日之内可伤亡近半,只是很多人对这种疫病具有天生的抗体,这种疫病能够造成的最大伤亡也就是一半了。”

    见三皇子没有说话,文珠又说:

    “这种疫病对老弱的伤害更强,若是当初阳城虎的军队感染了这种疫病,恐怕青壮年死伤较少,老弱妇孺反而会死伤惨重!”

    三皇子目光一凝,沉声道:

    “这么说,丞相并非是想要削减阳城虎的势力,而只是想帮他去除那些老弱病残?”

    文珠轻轻点头:

    “至少这种疫病对老弱的伤害更大,一般军汉即便感染了这种疫病,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而且……殿下还记得当初丞相派出去的、藏在和亲队伍中的兵卒,他们是直接冲击的阳城虎的后方妇孺团。”

    三皇子把掌中猴放在了桌子上,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自己轮椅扶手:

    “去查一查,看阳城虎是否提前知道丞相要给他释放疫病的事情!”

    文珠站着没动,低声道: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用查了,因为不可能有消息的,丞相不会留下任何把柄,阳城虎也不会!”

    “阳城虎一直都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文珠补充道。

    三皇子缓缓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文珠着急的看了一眼周围,见周围黑暗、且没有人之后,文珠才快步走过来:

    “殿下,还是回去房间了再走动吧。”

    “残废了这么多年,早就没有人注意我了,没事!”三皇子不在乎的笑笑,目光幽幽的看向陆云翦休息的房间,放低了声音。

    “九皇妹还是我那个妹妹,她不是丞相替换的人,尽管她跟之前有很大的不同,可她还是她。”

    听到三皇子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宠溺和高兴,文珠扁嘴:

    “她当然不是丞相的人了,丞相几次利用,都差点让她死掉,我觉得丞相不会喜欢九公主的,或者说,丞相根本就不喜欢任何人,他是一个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什么都可以舍弃的疯子。”

    三皇子苦笑:

    “他的野心也就是中兴大周而已。”

    文珠哼了一声,问:

    “难道三皇子就不怕,他掌握了太多的权利之后,有称帝的心思?”

    三皇子满脸的无所谓:

    “他若是想做,尽管去做好了,那至高无上的位子只不过是一道枷锁,戴上永远摘不下来,会压垮你的脊梁,知道你死亡。”

    “殿下倒是看得开!”文珠有些失望。

    “从我被他害的双腿”残废“时起,我就看开了。”三皇子叹了口气,缓缓坐回自己的轮椅上坐下。

    文珠便乖巧的上来,轻轻的推着他的轮椅,带着他回去休息了。

    在凉亭不远处,竹林后面,一个巨大的阴影动了一下,若不是这个阴影动弹,人看到只会以为那是墙壁投下来的阴影,等阴影站起来之后,才可以分辨出来那是一个人。

    身高一丈的阳城虎站直了身体,看着三皇子走远的方向,虎目在黑夜中闪烁如同明星一般。

    “阳城虎,原来你在这里!”南宫慕雪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

    阳城虎侧目,就看到一身红色长裙的女孩像是精灵一样跑到了他面前。

    阳城虎突然伸手,手掌像是铁臂一般牢牢的卡在了女孩的脖子上。

    女孩瞪大了眼睛,脸色涨的通红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不敢相信。

    她已经无法呼吸,她双手用力的想要掰开他的手,可哪里掰的动,她想踢、想抓阳城虎,可是他的手臂那么长,伸直之后卡着她的脖子,让她根本触碰不到他的身体。

    阳城虎的眼睛是明亮的,可也是冷厉的,没有一丝丝的温度。

    南宫慕雪漂亮的大眼睛中流下滚烫的泪水,可对面的阳城虎没有一丝动容,单手死死卡着,知道感觉手中人儿软了下去,他才松开口,让女孩的身体滑落下去……

    ------题外话------

    早上八点还有更新,求pp~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