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丞相,朕有公主病 153 丞相不正常了

时间:2018-08-03作者:奉天

    燕赤狐缓缓收起来手中军报,努力克制着自己脸上的悲哀神色。

    可他的表情还是被王建看到了。

    王建笑道:

    “呵呵~看来大周反击了。”

    大周的确反击了,来自大周丞相的反击。

    燕赤狐太多关注九公主了,竟然都忘记了大周丞相,都忘记了自己的右路军在大周东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消息了。

    手里的这封军报就是右路军被全歼之前送来的,梅家的两万族兵集合了大周东北部的官兵,在灭了右路军之后,梅家族兵挥师北上,竟然解了武寇之围。

    燕王真是个蠢货,带着十几万大军,竟然被击退了。

    其实燕赤狐也明白,燕王不过是不想看着自己在对大周的战争中取得成果,所以围困武寇的时候都不用心,一看到大周的援兵到了。

    燕王立刻撤兵,为了保存他那点实力,更多的不就是想把燕赤狐的军队给扔在大周、让他的军队成为一支孤兵,彻底的消耗掉他的实力么!

    “送客!”燕赤狐不想跟眼前的年轻人啰嗦了,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王建却赖在原地没动,笑道:

    “北燕内乱未平,就想吞并大周?!不觉得太异想天开了。”

    燕赤狐瞪着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看王建,侍卫已经上去打算把王建给拖出去了,王建笑看着燕赤狐,一脸的风轻云淡。

    从容被两个护卫拖下去,王建的脸上反而是露出了几分嘲讽。

    “等等!”燕赤狐被王建脸上那嘲讽的笑容给蛰伤了。

    护卫在燕赤狐的喝止下停手,看他们的主帅让他们出去,几个护卫就退出去了,只剩下燕赤狐和王建还在大帐中。

    “我北燕蒸蒸日上,吏治清明,哪来的内乱?!”燕赤狐盯着王建的眼睛,从这个年轻人的眼睛中看到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睿智。

    燕赤狐心里感慨,大夏也是人才辈出啊。

    “在下所说的内乱并不仅仅是战乱和祸乱,党派纷争也是内乱,而且相比战祸过犹不及。”王建放缓了声音,循循善诱的说出来,更具有信服力。

    燕赤狐听着,不得不点头。

    大燕虽然最近国力强盛,可惜内部党派太多了。

    就像是现在,燕赤狐已经带兵包围了皇城,只要燕王能够拿下武寇,整个北方都会落入北燕的手中,形势会一片大好,而北燕皇帝也会趁机派遣更多的军队南下,灭周有望了。

    可燕王却在这时候因为担心燕赤狐抢夺了功劳,而拖了后腿,从武寇撤兵了。

    燕赤狐绝对不相信,燕王的十几万军队会被梅家的族兵和武寇守军击退,燕王肯定是早就有了退意,只不过是在看到梅家族兵之后,有了一个撤退的理由而已。

    “王先生高论。”燕赤狐虽然心里十分认同王建的话,但是却不会符合,甚至还压制着自己内心的共鸣,表现出平淡的样子。

    王建眯着眼睛,眼神锃亮,他似乎是看透了燕赤狐心中所想,却没有丝毫戳破的意思,反而是在燕赤狐的对面坐下来,指着他腹部的伤口说:

    “小城弩箭威力强大,元帅还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王先生果然是有备而来,连我受伤的事情都知道。”燕赤狐冷笑。

    王建笑着回道:

    “不仅是我知道元帅受伤的事情,恐怕元帅麾下的这些人都知道吧。”

    燕赤狐没有说话,主帅受伤的事情,部下自然都知道了,可燕赤狐为了稳定军心,亲自带着伤上马督战、围攻小城,所以自己受伤的事情不会对手下的士气造成太大的影响。

    “元帅还是要爱惜自己身体的,此次你围攻大周皇城是没办法攻下来了,不如保存实力退去,来日再找时机!至少也要等到你国内有足够的力量支持你南下行动吧。”

    听着王建的笑,燕赤狐忍不住的笑问道:

    “王先生是大夏人,却帮助大周退我大燕军,不知对先生有什么好处?”

    王建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面上逐渐浮现出一种深邃的幽冷。

    “我不过是为元帅觉得不值而已,元帅军事奇才,政治敏锐,早就觉察出灭周的大好时机,可你国内势力却不认同,而且你在这个时候率兵南下,若是不能一鼓作气灭周,时日长久只会让原本混乱的大周凝聚成一股力量,激励出大周沉睡的力量。”

    “大周数百年底蕴,人口是北燕两倍,纵然有其国内氏族相互掣肘,可在遭遇外敌的时候,这些氏族还是会暂时放下仇恨,一致对外的。难道元帅没有觉察到大周的力量已经在逐渐凝聚了吗?”

    燕赤狐怎么可能没有觉察到呢,可他不甘心啊,如此好的机会,深入了大周腹地,并且包围了大周的皇城。只要北燕能够派全国兵卒南下,灭亡大周有望。

    可燕赤狐也知道王建说的对,北燕国内的势力太混乱了,还无法凝聚成一股力,齐心协力的灭周。

    这样拖延着,只会让大周国内各部分的力量都凝聚在一起,最后形成可怕的反抗力。

    “本帅听王先生的意思,现在不是灭亡大周的好时机,应该撤兵等待时机,方可一举灭周,不知王先生认为灭周的好时机是什么时候?”燕赤狐盯着王建问。

    王建展眉道:

    “大周全面推行改革的时候,到时候大周所有的氏族必然会奋起反抗,而我们只需要从中拉拢、结交一部分的氏族,许以好处,自然可以里应外合,一举灭周!”

    燕赤狐顿悟、忽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自己太过执着,竟然是没有把这些事情看透。眼前的这个青年如此年轻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计,果然是南方多才子,谋略阴沉可翻云覆雨啊。

    王建在燕赤狐的军营呆了一整天。

    第二天他离开的时候,燕赤狐的十万军队选择了撤退。

    站在小城城墙上,云翦看着撤退的北燕军队,心情复杂。

    “殿下,北燕竟然真的撤退了。”赵胜站在云翦身边,看着撤退的北燕军,觉得不可思议。

    昨天还在小城周围深挖壕沟、打算困死小城的北燕军,真的被王建一席话劝退了么!一语退万军,竟然真的存在。

    “北燕军撤退了,至少我们现在是安全了。”陆云翦松了一口气。

    小城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所以城外的北燕军撤退了,对于小城和陆云翦来说都是松开了心头压着的大石。

    带着两名随从的王建翩然归来,享受了小城热烈的欢迎。

    身穿锦袍的王建意气风发,脸上飞扬着年轻而活力的神采,一双眼睛蕴含着无尽的笑意,下了战马从城门口走进来,一路上跟欢呼的军民打着招呼,显得平易近人。

    陆云翦站在城墙上,看着容光焕发的王建,浅浅的笑了。

    王建仰头,刚好看到城墙上那风华迤逦的女子笑容清浅中,带着一份释然和洒脱的样子。

    王建忽然觉得,大周的九公主未必是最美的,但却是最有气质和吸引人的。

    她有着不输给男子的气魄和胆略,有着阔海一般的胸襟和梦想。

    “九殿下。”王建拾级而上,最后停在云翦面前,笑意盈盈的抱拳行礼。

    云翦笑着点头:

    “王先生一语退兵,风华绝代。”

    王建笑着摇头:

    “并非在下功劳,而是大周丞相早有计策,燕赤狐的右路军被全歼,武寇之围已解,燕赤狐不得不退。”

    陆云翦听着这些消息有些吃惊,不过她还是表示了对王建的感谢。

    王建觉得自己在说出来了这些情况之后,九公主应该会感觉自己没出太大的力,热情有些减退,甚至会克扣之前的合作条件呢,却没想到九公主热情依旧,待人接物没有丝毫改变。

    九公主越是如此,就让王建越发的感觉此女不简单。

    “小城的危机解除了,你们可以让商队来这里取货了。不知你们的商队什么时候能够到来?”陆云翦陪着王建等人返回将军府,一边笑着商谈接下来合作的事情、

    “正好在大周的南部有支我们的商队,应该一个月之内就能到石阶城了,殿下可有什么需要捎带的吗?南方粮食便宜,我商队北上的时候,可以帮忙捎带一些粮食。”

    王建也很客气的回应。知道小城肯定是缺少粮食的,所以卖给云翦一个好,对以后的合作也有帮助。

    陆云翦自然是高兴的答应了。

    林航志这次没有参加宴会,而是趁着北燕军队撤退之后,开始组织小城的劳动力,开始外出收拾战场、搬运木石扩建小城。林航志亲自在城门口指挥。

    远远地看到一辆黑色马车朝着小城驶来。

    古朴的马车却带着一种低调的尊贵,林航志不免多看了马车一眼,结果马车就在他面前停下了。

    马车打开,一身素袍的梅青臣下了马车,笑着寒暄:

    “林先生亲自指挥?”

    “丞……相!”林航志有些傻眼。

    一向稳重的林航志,看到眼前风华雍容的年轻人,都忍不住的结巴了,他是被梅青臣的气势所迫。虽然丞相脸上保持着微笑,气质温和,可他身上却隐藏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高贵。

    同时,梅青臣忽然出现在小城,也实在让林航志惊奇。

    “本相来找九公主,可否带路?”梅青臣笑着点头,一副和善的样子。

    林航志稳定了一下心神,才客气的陪着丞相上了马车,跟他一道去将军府。

    “此次退大燕军,听说是大夏使者所为?”梅青臣在车上跟林航志攀谈。

    林航志知道丞相要从自己这里打听情报,他也不隐瞒,这一路上就把王建的情况解释了清楚。

    梅青臣静静听着,面带微笑:

    “哦~能退兵自然是好的,不过本相还想着在皇城下拖死燕赤狐的十万兵呢!现在倒是让他跑了。”

    林航志听得愕然,大周丞相真的是好大口气,凭借如此颓败的大周,竟然还想吞下燕赤狐的十万军吗?!

    而且听丞相说话的口气,他似乎是对王建有着不满情绪呢,觉得是王建破坏了他的好事。

    宴会已经开始,可丞相的到来还是让整个宴会上的气氛高涨了起来。

    “本相恭喜九公主,退北燕十万兵,保全小城!公主千岁!”梅青臣一进门就冲着陆云翦行礼。

    都让云翦受宠若惊了。

    跟丞相接触这么久,她从未见过他这么礼貌过。

    难道是因为有大夏的使者在?

    云翦满脸含笑的起身,介绍:

    “这是大夏使臣,王氏嫡子、大夏中正使王建。”

    中正使是大夏官职,类似检查和律法机构。同时掌管刑法库,虽然比不上梅青臣的丞相有分量,可也是大夏内顶层的官员了。

    梅青臣给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同级礼,笑道:

    “三年前王先生曾来我大周,本相对先生印象深刻,先生的纵横理论让本相羡慕。”

    王建也连忙起来跟丞相寒暄,虽然双方都是恭维,可隐约有刀光剑影掺杂。

    皇后只是在宴会上露了一次面,之后就走了,老丞相也没有在宴会上多呆。

    所以,宴会上大部分都是云翦这边的文臣武将,王建则是带着两个人,一个是马晓莹、位居大夏转运使,另一个是礼部官员,也算是一个小型的使者团了。

    梅青臣作为大周丞相,能够亲自作陪,已经是很给王建面子了,可是跟梅青臣谈话的时候,王建却总有一种对方处处试探的感觉。

    “不知王公子在大周呆多久?本相正好有些事情要找你商量,可否赏脸?”

    梅青臣跟他攀谈了一会之后,热情的发出了邀请。

    王建心里苦笑,脸上却要表现出兴奋的样子,激动的说:

    “能得到丞相邀请,在下深感荣幸,岂有不去之理!”

    王建一点都不想去,他想留在小城,可是大奸相舔着脸的来找他套近乎,攀谈了这么久,发出隆重的邀请,自己不去就太不给面子了,而且王建觉得,自己不去的话,大奸相会把自己抓去。

    “太好了!本相甚慰,听说王公子此行二十余人,其他的人去了哪里啊?哦~好像是去了东郡,听说带队的还是你们大夏内赫赫有名的荡寇将军,本相实在想见一见。”

    梅青臣又冲着王建笑,王建这次却有些笑不出来了。

    那种一切都被对方掌控,自己逃不出对方魔爪的感觉,让王建有些挫败。

    王建的确是派人去了东郡,东郡赵氏,那是赵氏的祖籍所在地啊,而且赵氏族的长老们不少还在东郡,王建的人打着拜访的名声,暗地里去见赵氏族,的确有些摆不上台面的。

    如今已经被大周奸相给识破了。王建自然只能答应:

    “我明日就修书,让他们来小城。”

    “呀~本相跟阁下一见如故,以后还想多谢接触,所以阁下明日就随着本相去皇城吧,至于荡寇将军王朗,本相已经派人去接了。”

    丞相说的一本正经,谦谦君子、眸光清亮,坦荡高风。

    可王建却觉得自己被噎了一下。

    梅青臣就笑着解释:

    “你也知道,我们大周各个州府都有乱兵,本相是担心王朗的安全啊!”

    “多谢丞相。”王建笑着回应。

    云翦慢慢喝茶吃菜,不再说话,静静的看丞相和王建表面一团和气、暗地里肯定已经骂了对方十八代祖宗。

    虚伪!奸诈!

    这个王建和丞相果然是同类人!

    之前宴会上,云翦就看出来了,王建是个胸有沟壑的人,野心和智慧并存,这样的人是危险的。

    云翦没想到怎么防备他呢,丞相就来了,而且还直接把这人“笼”住了,那自己就放心了,可以安心的发展小城了。

    这一顿晚宴,大家都吃的很“尽兴”。

    梅青臣热情的拉着王建去了后院,说是要跟他秉烛夜谈。

    云翦回去书房,审阅了一遍林航志最近的施令之后,打算去休息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一阵松木香混合着酒香味先传了进来,一身长袍的梅青臣站在书房门口,眸光定定的看着她,眼神中忧深思远,可在云翦看过去的时候,他脸上旋即浮现出一层笑,缓步走了进来。

    房间里只有云翦和他两个人,莫名的,云翦觉得气氛有些不同了。

    “给我倒杯茶吧。酒喝多了。”梅青臣在椅子上坐下,夸张的揉了揉额头。

    云翦白眼,你才喝了多少?!宴会上就听你口若悬河的说话了,根本没喝多少。虽然不相信,可她还是去给他倒上一杯茶。

    梅青臣看着九公主给自己倒茶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微笑。

    在云翦转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换上了一副忧伤神色:

    “武寇之围已解,梅家族兵也已经转到恒山南侧,截断了燕赤狐的退路。只要燕赤狐在皇城在多呆几天,我们就可以从容布兵,吃下这突入大周腹地的十万兵!”

    “哎~可惜啊,燕赤狐走的太快了。”

    听着丞相的话,云翦心头震荡,觉得自己让王建去做说客,好像是做错了。

    梅青臣看了她一眼,似乎是为了安慰她,笑道:

    “殿下不必伤神,其实我的计策冒险性太大,谁都不能保证燕赤狐能不能求来援军,若是北燕有更多的军队南下,皇城危险。”

    虽然他是这么说了,云翦还是有些失落,若是能消灭燕赤狐的十万军,就太好了!

    “殿下,一切有我呢。”

    梅青臣声音忽然柔了下来,低醇的声线如同陈年美酒,沁人心脾,让陆云翦恍然感觉,他说的是最宠溺的情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