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丞相,朕有公主病 021 奸相无所不能

时间:2018-04-23作者:奉天

    周皇后没走,就看着九儿跟丞相聊天。

    皇后觉得云翦的要求有点多了,几百个工匠不是那么好拿出来的。可没想到丞相竟然一口答应了:

    “好的,五百工匠,五百铁匠,我给你一千人吧。”

    云翦十分高兴,一双眼睛都透着激越的神光,连忙点头:

    “太好了!谢谢。”

    丞相被她那双神光闪烁的眼睛看的有些意外,此时此刻的丞相已经确定:她不再是傻子了。

    “不过你要如何保证我这一千匠人的安全?”梅青臣紧接着问。

    知识匮乏的古代,技术性人才也是每个家族的宝贝,周皇后都不敢相信丞相会舍得拿出来一千人给公主,她相信自己的本族都不会这么帮助云翦的。

    所以,听到梅青臣的话,周皇后连忙开口:

    “本宫让本族出一千勇士,专门负责保护这些工匠的安全。”

    梅青臣冲着皇后行礼,道谢:

    “多谢皇后体贴。”

    皇后苦笑:

    “应该感谢丞相对大周的贡献才对。”

    皇后见丞相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是打算跟公主谈话,她就主动带着人走了,也好趁着云翦在去石阶城之前,她回到本家请求援助。

    “喜庆,你去把厨房能带走的铁器铜器都带上。”云翦支走喜庆。

    喜庆不放心让殿下跟丞相呆在一块,因为她觉得丞相太阴险,太坏了,他说给公主增添二十口箱子的嫁妆,结果箱子里面是人,喜庆没有忘记那些人从箱子里爬出来,手里拿着刀肆意屠杀的凶残。

    这些人都太坏了,公主殿下不适合跟他们一起。

    可公主给自己使眼色,喜庆不得不去了。

    丞相已经很自然的找了公主殿内最舒服的位子上坐下,看着公主笑:

    “送给殿下的宠物呢?”

    陆云翦就把小猴子从袖子中拿出来了。

    小猴子经历过一次疾病,被“特效药物”治疗好之后,精神好了不错,眼神都亮了很多,也比一般的猴子更加机灵了。小东西快速的爬上云翦的肩膀,坐下来之后举着胳膊指着丞相,吱吱乱叫。

    “它在说什么?”梅青臣觉得这个猴子指着自己叫的样子像是在说什么坏话。

    “它说你是坏人。”云翦的回答让丞相再次意外了。

    丞相本来就没有指望陆云翦能够回答自己,自己都听不懂,她能听懂什么?八成是借着猴子骂自己吧。

    梅青臣才不在意呢。反而是笑看着猴子问:

    “我很奇怪,你如何治疗好的它?”

    “任何生物体内都有抗性,只不过在凶猛的病毒下抗性被压制了,抗性和毒素维持平衡的时候是它病中坚持的时刻,而只要稍有助力和疏导,抗性就会爆发,压制病毒之后,自然恢复,而且恢复之后的生命比之前更加强盛。”

    听着公主的解释,梅青臣觉得她说的很有深意的样子,好像她不单单是在说猴子,从猴子这个事情上衍射到了这个世界,那些反贼就是病毒,如今已经压制了皇权和氏族。

    若是没有“治疗”,那么这个国家就完了。

    可若是方法不对,这个国家也完了。

    “城外的反贼是病毒么?”梅青臣笑着问。

    公主很配合的点了点头。梅青臣顺势问:

    “那病毒就应该彻底消除,否则有复发的可能。”

    云翦摇头:

    “任何生命的体内都有病毒的,病毒无处不在,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培养抗性,只要抗性完全压制了病毒,就可以维持旺盛的机能,无有全者!”

    梅青臣想了一会,他不得不承认,公主的这个论调十分正确,就像是阴阳论,有正必有反,白天黑夜阴阳协调。

    “那就是用药的问题了,殿下觉得城外的反贼如何论处?”梅青臣问出来这话的时候觉得很玄妙,经天纬地才华超群的自己,竟然询问大周最有名的傻子公主。

    搞笑!

    可自己就是这么问了,而且还在认真等待着她的回答。

    可云翦让他失望了,她什么话都不说,就用一双近乎阴沉的眼神盯着他。

    “怎么?”梅青臣笑迎上她的眼睛,坦然的没有一丝愧疚。

    “丞相已经有了解决之法,即便问我也不过是消遣而已,自负如你是不会接受别人意见的!而且我说的任何办法,你都会找出来理由反驳!”

    云翦的话让梅青臣笑了,因为他发现这个傻公主竟然还很了解自己。

    世人都说:丞相胸襟似渊、心深似潭。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猜不着的人。

    可傻公主看的就很准确么。

    “说说吧,我并非是那种不可理喻之人。”梅青臣依然不放过她,用逗弄的笑容盯着她,就等着她说出来,好像可以趁机取笑她一样。

    云翦沉默了一会,才说:

    “子民变寇,的确性质改变,这样的人已经变得更难控制,开了杀戒的人就像是无法驯服的狼,野性一旦打开就关不上了。可任何人都是求生的,没有求死的。只要给他们一条可以看得到的生路,他们就会温顺下来。”

    “何谓看得见的生路?”梅青臣追问。

    “让他们感觉到公平。”

    梅青臣咀嚼着“公平”这个字眼,忽然发现一切混乱和杂粕的根源都是因为公平,因为不公平的待遇,底层的子民选择了反抗,因为觉得不公平,小氏族跟豪门之间冲突不断,豪门跟豪门也因此结怨,就是皇族跟豪族之间,不也是因为不公平么!

    “可公平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谈何容易!”梅青臣苦笑起来。他很欣赏公主能够找到这一根源性的字眼,可惜啊,做不到。

    可没想到公主却冷笑了起来,甚至是用了鄙夷的口气:

    “让一群你们口中的”贱民“都觉得不公平,可见你们这些豪族做的有多差劲!”皇族有多差劲!

    梅青臣眉峰一凝,目光豁然犀利起来。

    是啊,这个时代知识属于上层统治阶级,下面都是一些不开化的愚民、贱民,他们能知道什么,不过就是吃饱穿暖,能够活下去,可连这都做不到,谈何统治。这可是最基础的公平。

    “殿下警句让本相醍醐灌顶,可见动乱根源跟豪门望族也扯不开关系,对吧。”梅青臣坐了半晌才站起来,口气幽幽的说。

    不知为何,陆云翦从他这幽暗的口气中听出了波谲云诡的杀机和阴谋。不单单是因为城外的反贼,还因为他出身的贵族,他对豪门望族有着厌恶和抵触的情绪。坚信这次反贼动乱的根源跟豪门望族是分不开的,因为他们的压迫而激起来的反抗。

    因为出身的限制,很多上位者根本就意识不到豪门望族自身的问题,觉得出现问题的时候,必定是别人的责任,没有自省,可梅青臣却不一样。

    他嫡子出身、位列丞相却能有这样的觉悟,通透啊。

    真是一个有趣又敏慧的男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